位置︰愛書屋 > 世子的崛起 > 第三十三章、魏家姐弟

第三十三章、魏家姐弟





    穿過花草叢生的小院,何昭走到廂房門前,清了清嗓子道︰“咳,小芊,是為父,開門。”

    沒有回應。

    “不要鬧脾氣,快開門,為父最後警告你一次,你要是再耍脾氣我就讓你禁足一個月。”

    砰!

    這下有回應了,屋子里不知什麼東西被打碎了。

    “你不要胡鬧,快給為父開門!”

    “那你放我出去。”屋里很快傳來回音。

    “那你不要去找那李星洲。”

    “為何不能去!”

    何昭憤怒道︰“為父不是跟你說了,那李星洲就是狗屎,他擋不著道你也不要理他,上去踩兩腳還會沾一聲臭,你這丫頭怎麼就不听呢!”

    “哼,可那狗屎早就沾到我身上了,他都這樣欺負你女兒了,我不過稍微整治他一下,你還把我關起來,你到底在幫誰,嗚嗚嗚”

    “你明明知道他是狗屎,還要反咬一口,那不就是吃”話到此處何昭連忙停下。

    “呸呸呸,父親瞎說什麼呢,我我跟他只是打了個賭而已,你要是不放我出去我就輸了。”

    “打賭?”何昭皺眉︰“莫不是什麼騙局?你這丫頭只知舞槍弄棒,可別讓人騙了。”

    “哼,誰騙得了本姑娘,你不放我出府我就不開,死也不開。”

    何昭頭大,他近日事務繁忙,累積的公務要處理,年關的京都治安更是要不能出了疏漏,前幾天掌京城諸門管鑰、木契的武德司首官,武德使朱越大人還專門找他談過年關城門閉啟宵禁等事宜,偏偏這時候這丫頭鬧脾氣。

    “你這丫頭!快給為父開門!”何昭氣得直跺腳,卻又束手無策。

    就在這時,總管急沖進院子。“我不是讓你外面等著。”何昭不滿的道。

    “是是是,可是老爺,魏家姐弟來登門拜訪了,現已經在大堂等候。”

    “魏家姐弟?”何昭皺眉︰“偏偏這時候”看了眼緊閉的房門無奈道︰“你讓武烈查查看小姐和李星洲近來有什麼瓜葛,不過千萬不要得罪李星洲明白嗎。”

    “老奴明白,我會給他說清楚的。”

    何昭點點頭︰“你讓廚房隨時候著,小姐什麼時候要是願意吃東西馬上伺候,我現在去見見魏家姐弟。”

    才到正堂,遠遠的何昭就看得明白,里面坐著一年一女,男子二十歲左右,女子也差不過,身後站著僕從,還捧著許多禮盒。

    遠遠的兩人就起身行禮。

    “小子魏興平”

    “小女子魏雨白”

    “見過何大人。”

    “魏公子魏小姐不必多禮,請坐吧。”說著他也在主座坐下,下人立刻端來香茶。

    魏興平似乎躊躇一下,站起來作揖道︰“在下和舍妹此次南下京城,久聞何大人遠名,心中敬重,故而特來拜會,備上薄禮,望何大人笑納。”

    說著兩個僕從上前,將手中錦盒奉上。

    何昭哪會不知他們為何而來,正襟危坐,只是擺擺手道︰“魏公子的心意本官領了,只是這禮我不能收。”

    此話一出那魏興平顯然亂了方寸,連忙作揖︰“何大人,此番小子前來只是只想請大人听我說幾句話,並未它意,請大人務必收下”

    何昭不為所動︰“魏公子不必緊張,你坐下吧,本官此番肯見你便是願與你說話,既然願與你說話那就不用著急,可以慢慢說。”

    魏興平只好悻悻坐下,何昭端起香茶喝了一口︰“我知道魏公子和魏小姐不遠千里南下,又在京城四處奔波是為令尊大人之事,孝心可嘉,你們能夠找到本官府上想必也是知道本官在這個問題上保持中立。”

    “何大人英明,一語中的,小子佩服。”魏興平作揖,言語不暢,動作僵硬,顯然有人教他說的。

    何昭面無波動,接著說︰“可你們知本官中立,卻不知本官為何中立。我為官數十年,外人如何評說本官不管,自持問心無愧,故而從不結黨,也不妄言。因此本官不通軍事,不懂北疆時局,就不會為此事言辯半句,魏大人有理也好,無禮也罷都與本官無干。”

    听到這話魏家姐弟都慌了,魏興平剛想站起來就被魏雨白伸手攔住,她行禮道︰“何大人高風亮節,令人佩服,可家父確實冤屈,當時北方遼人兵甲不足萬數卻是事實,可南下的軍隊不止遼人,雖然不知來歷,可他們比遼人更加凶悍難擋,故而家父才慘敗。

    可戰報到京都之後卻變成只有遼人不滿萬數之眾,家父收到聖旨之時就驚詫陛下為何如此震怒,到京都才知曉此事,必是有人從中作梗冤枉家父,請何大人明察啊!”

    何昭皺眉︰“可信報乃是魏大人親自擬寫。”

    魏雨白道︰“確實家父親自擬寫,其中已寫明遼人前鋒不滿萬,還有其它軍隊不得而知。”

    何昭皺眉,起身來回踱步,躊躇不定,許久後才開口︰“你說的本官都听了,今日之事就到此為止吧,容本官思慮一二,就不多送二位了。”

    魏興平還要說什麼,被魏語白攔住,拉他作揖道︰“多有打攪何大人,我們二人這就告退。”

    說著帶僕從退出此地,一堆錦盒卻如忘記一般沒有帶走。

    “等一下,這些也帶走。”何昭指著一堆錦盒道,魏興平憤憤不平,還是讓人拿走禮盒。

    “姐,你為何攔住我,那老家伙顯然是在推脫,說得自己多高清,可遇事卻不講黑白,推三阻四。”才出何府魏興平就大罵起來,外面天色已經暗下來,周圍冷得厲害。

    魏雨白搓搓手,一邊走一邊看著漆黑的天空︰“京中人不懂寒苦,不見血光,哪會知道什麼黑白。何大人算好的,至少不知便不言,想想這幾日我們拜會那些,有多少是不知而妄言的。”

    “你這麼說也是”魏興平悻悻道︰“人命在他們嘴里都說得輕巧,可若真到了自己只怕提刀上陣的氣力都被嚇走了。”

    “抱怨也沒用,走訪數日無一人肯為父親說話,再這樣下去恐怕”魏雨白皺眉︰“明日把馬也賣了吧,你我只在京中,奔走習慣了,走點路不算什麼,帶來的東西快送完了,能湊一點是一點,上下打點不要省,多一分力父親就多一分生機。”

    魏興平點點頭︰“一切全憑姐姐做主,我皮糙肉厚,走路不算什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