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世子的崛起 > 三十四、少女的愁緒

三十四、少女的愁緒

    李業不只是讓府中人出去傳揚那個故事,暗中還派季春生收買了很多勾欄酒肆的說書先生說有關瀟王舊將“陸游”的故事,只說大體,具體情節由他們自己編纂。

    時間一長,那個英雄遲暮的“陸游”形象越來越豐滿起來。

    事實證明千古名篇的實力是恐怖的,事情在慢慢發酵,才一兩天周遭已經有許多青樓開始傳唱《十一月四日風雨大作》,就如同一股風波,開始緩慢在京都中蔓延開來。

    曾經被遺忘十幾年的瀟王和他鐵血的故事也逐漸被人記起,這時很多人才慢慢回想起當初的事,他們都曾在瀟王羽翼之下蒙蔭。

    整個京城鬧得沸沸揚揚,听雨樓的名氣伴隨那一句“夜闌臥听風吹雨,鐵馬冰河入夢來。”開始逐漸被人知曉,每日來的客人絡繹不絕,加之李業精心設計,酒樓本身就能讓人不知不覺中感到舒適怡人,還有免費香茶,很容易就能留住人。

    夜里,秋兒高興的拿著剛從听雨樓取回的條子︰“世子,根據嚴掌櫃統算,听雨樓光是昨日就淨賺十九兩二百文,如果這樣下去一月就能賺六百兩左右!”

    “六百兩!”正在按李業教的方法泡茶的月兒也驚呼道,她可從沒見過這麼多銀子。

    李業揉揉她的小腦袋笑道︰“以後還會更多呢,到時候你要是喜歡可以躺在銀子上睡覺都成。”

    “才不要呢,又冷又硬的。”小丫頭掙脫他的大手,去拿茶杯倒茶,李業教她的其實就是後世的泡茶法,不放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清茶。

    “世子你怎麼愛喝這種東西啊,又苦又沒味兒。”月兒把茶杯遞到他手上。

    “習慣了。”李業喝了一口,苦味津香彌漫唇齒,不一會淡淡的回甜充斥口腔,熟悉的味道令人懷念啊。听雨樓的事情還在發酵,京中那些大名鼎鼎的才子還沒人過來,但李業相信他們回來的,等他們來了到時才是真正的人人皆知。很多連鎖產業也可以發展起來。

    商業模式基本都是這樣的,一個點起來了就會帶動一個面,走一步看一步的只會盯著點,而優秀的商人必須看到全部,並且早做準備,一步領先就會步步超前。

    李業想著把秋兒和月兒拉過來坐在身邊︰“你們學過籌算之術嗎?”

    月兒連連點頭,眼楮亮晶晶的︰“當然學過,世子要考我嗎。”

    秋兒安安靜靜的靠著他坐著,臉蛋微紅,也看向他。

    “倒不是考你們,我是教你們一種新的籌算法。”李業說著拿過紙筆,在紙上寫下阿拉伯數字的0到9。

    兩個丫頭都好奇的湊過來︰“少爺些奇奇怪怪的圖畫是什麼啊?”

    李業搓搓手,認真的道︰“這就是我要教你們的籌算之術,不過先跟你們說好了,這種籌算法我教給你們,你們不能跟外人說,也不能出去張揚,明白嗎。”

    秋兒和月兒都點點頭,表示明白。

    李業有他的擔心,很多東西並非越超前越好,越是超前的東西越難以被人接受,縱觀古今新知識的出現總伴隨爭議和沖突,要是在後世還好,人們越來越文明,爭議真的只是口頭的紛爭和辯論,但在人類更加野蠻血腥的時代,任何爭議都伴隨流血。

    秦始皇焚書坑儒,漢武帝獨尊儒術,維護日心說被燒死的布魯諾等等,數不勝數,時代洪流面前,很多事情並非想象中那麼容易,特別觸及觀念,學術,思想層面的。

    人類的思維讓人變得與眾不同,從眾多生物鐘脫穎而出,人類的思維也是爭斗的起源。

    所以李業只教秋兒和月兒,這樣能大大提供工作效率,並且不能傳揚,這事要是被外人知曉估計會有麻煩,想著李業認真給兩個丫頭講起來。

    阿嬌靜靜靜靜坐在小院亭中,炭火燒得火紅,冬月如鉤,冷冷清清幾點光,半個小院都照不亮,漆黑一片。

    她小聲問道︰“小惠,你說李星洲是個什麼樣的人。”

    站在她身後的丫頭道︰“當然不是好人,小姐你不知道,前些日子他還把翰林大學士陳鈺大人打了,差點都打死了。”

    “你怎麼知道的?”阿嬌問。

    “是听家里的護院說的。”小惠清脆的回答。

    “是嗎,又是听說的”她低下頭不說話了,忍不住回想起他說的種種。

    “人情脈絡如河中泥沙,一開始流通水土,拓寬河床是好事,可日積月累就會淤積成災”

    “呵呵,還能怎麼看,天上掉下個好老婆,肯定歡喜得不得行。”

    “這事明顯是王家人惹出來的”

    “他們王家人做事沒腦子,可到時肯定會把這筆賬算在我頭上”

    “反正我是紈褲子弟,胡攪蠻纏也不奇怪”

    不知為何想著想著她不由鼻子一酸,之前她確實恨死李星洲了,恨不能世上沒有這人,把自己所遭受的一切全歸結于他,可直到這幾天,听了他的話才發現自己是個何等自私無禮之人。

    是啊,這件事確實是由他們王家引起的,父親的魯莽行事,她的大意漠然,可最終罪責卻都歸結到世子頭上去了。他莫名其妙得罪王家和冢家,王家有當朝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冢家老爺子冢道虞乃是當朝樞密使,官至正一品大將軍,幾乎將他逼入死地。

    可即使如此,自己只會抱怨憤恨,悶悶不樂,郁郁無為,還要煩擾爺爺開導遷就。

    可世子呢,他孤苦伶仃,無依無靠,孑然一身,明明是最大的受害者還談笑自若說起此事,沒有抱怨,沒有愁苦,只是想著如何化解。

    每每想到這些她忍不住鼻子酸酸的,這世上怎會有這麼孤獨而堅強的人呢。他不會害怕,不會迷茫嗎。以前人們都說她如果真的嫁給世子就是辱沒了她,現在看來,或許世子根本看不上她吧

    這麼想著心中突然有些小小的失落了。其實其實世子很好的,只是她似乎知道得太晚了,他會想辦法推掉這門婚事的。

    輕嘆口氣,少女的愁緒如滿江春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