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世子的崛起 > 一百二十六、實驗生產與規模生產

一百二十六、實驗生產與規模生產





    李業拍拍固封肩膀道︰“你好好學學,以後這釀酒的事就交給你了,今天的事也不許外傳,在場誰要是外傳我饒不了他。” 眾人紛紛點頭應下,然後李業開始指導固封該釀酒時要注意什麼,當然他之後會多次指導,不可能一兩次就交給他。固封雖是老人,此時卻像小學生一樣听得專心致志。 其實任何產品生產都存在兩個概念,那就是實驗生產和規模生產,想要讓一個產品影響市場並且走入人們生活,大範圍內改變現狀必須要做到規模化生產。 這就好比鋼,如果你說什麼時候有鋼,那麼早在公元前六世紀,中國的春秋戰國就有煉鋼的記錄,但鋼鐵持續幾千年在中國從來沒有實現大規模工業生產,所以它也沒有改變中國。 直到英國為首的資本主義強國崛起,工業化大規模的鋼鐵生產驅使巨艦大炮時代來臨,成為世界霸主,很長一段時間鋼鐵產量甚至成為西方列強衡量一個國家國力的標準。 再比如氧氣制取,實驗室里會告訴你加熱高錳酸鉀,但這種方法是不能大規模生產的,因為成本太高,效率太低,這種辦法就好比最原始的煉鋼法,可以煉出鋼,但大層次上改變不了什麼。大量成規模的制取氧氣是利用高壓使空氣中的氧氣液化然後分離。 而李業之所以用這套蒸餾酒的制作方法而不是用那種加熱煮好的酒然後冷凝提純的蒸餾法就是要解決這個問題,那種方法工藝復雜,損耗巨大,用來做實驗是可以的,用來大規模生產根本行不通。 現在一個酒籠可以裝幾百斤糧食,一次能出酒上百斤。 這次試驗一旦成功,李業可以把酒籠做得更大,做更多酒籠,到時一個王府,一次開灶能釀出幾千斤蒸餾酒!按照糧食十天左右一發的周期,加上幾天用來防止意外,一個月也能釀兩次。 而且除去飲用買賣,還有醫用用途,做防蚊水,做香水,做特定燃料,這就是一條完整而龐大的商業鏈,所以李業不得不慎重,他也需要很多會釀酒的人,而不只是他一個。 ...... 整個釀酒過程持續一個多時辰,最後幾壇出來的只是味道酸澀的淡酒了。 酒要勾兌,簡單的說頭幾壇出的酒度數太高,最高可到八十度左右,直接飲用人體是受不了的,後幾壇酒度數太低,喝起來酸而淡。 需要做的就是將淡酒與高度酒混合,來達到適合飲用的程度,後世一般是四十到五十度左右,但考慮到這個世界的人一開始不一定習慣這麼高的度數,而且要是有人把這新酒還當老酒喝說不定要出問題。 所以李業覺得三十五到四十度左右合適,最難的地方就來了,他沒有測量工具,根本不知道酒的具體度數,只能靠感覺還有經驗。 通過搖晃看堆花大小和持續時間大概能看出酒的大概度數,酒花存在時間越長度數越低。 一般搖晃十幾秒後有玉米顆粒大小酒花,存在十五秒左右,那麼就是五十度左右,如果只有高粱大小,存在低于三秒那就超過了六十度,但想再精確就不能了。 李業只得慢慢勾兌,兌一次嘗一次,因為他怕手一滑動作太大就兌淡了。 足足用了一下午,在眾人好奇的圍觀之下,他終于勾兌出七壇四十度左右適合飲用的蒸餾酒,總共有一百零五斤,讓下人封存好小心保存,而一開始出的那壇度數最高的他沒勾兌,而是單獨留下來。 那壇李業嘗了一下,度數應該在八十度左右,用來兌酒太浪費。 釀完酒退了火後取下天鍋,酒籠中的糧食已經變成熱騰騰酒糟,待冷卻下來後李業讓下人取出堆放起來,這東西可以用來喂牛、喂豬、喂魚,但目前來說王府用不上。 李業最後檢查了一次底鍋,酒籠,酒槽,天鍋都沒有出問題才放心下來,有了這次試驗只要按著這個藍本,蒸餾酒很快就能實現規模化生產。 李業高興得不行,忙活了一天又是在蒸騰的釀酒房,忙前忙後這時已經全身大汗,讓固封帶著家丁收拾東西,清洗酒籠還有底鍋,自己則準備帶著何芊回去吃個晚飯然後好好睡一覺。 就在此時卻有人告訴他德公來了。 ..... 德公這次依舊和阿嬌一起來的,還帶來禮物,一個精致的小盒,紅綢瓖底,里面是金燦燦的金塊,德公直說有一百兩,一百兩大概六斤多一點,這可是大禮! 一兩金價值十兩銀,成色好的只會更多,而且金子便于儲存,百兩金實際價值只會比千兩銀更多。 “德公你怎麼這麼客氣呢,來就來用不著送這麼重的禮嗎。”李業說著讓月兒趕快收起來,他要開始成規模生產蒸餾酒,還要造水力驅動系統,以後用到的銀子多著呢。 “呵,你這小子也就嘴上客氣。”德公搖頭笑道。 “哪里話,最近家里有點窮,想客氣也客氣不起來。”李業一邊說一邊讓秋兒月兒送上香茶,何芊也過來了,跟阿嬌打了招呼,不知怎麼高興了一下午突然就悶悶不樂了,坐在一邊不說話。 “我這次來也不是白來,上次湯舟為在宮中向皇上提及你的籌算之術高明,陛下便想校考你,但不便出宮,于是讓翰林學士院的祖逸出了題,讓老夫專程來考考你,不得徇私。” 李業哭笑不得,這湯舟為真是好事不做淨是給他添亂,早知如此當初就不幫他了。 德公鄭重從掏出懷里的幾張白紙,上面還有皇帝御畫,寫著密密麻麻的題目,李業接過來道︰“秋兒你幫我做吧。” “不行!”德公吹胡子瞪眼︰“這是皇上御旨,哪有你這般隨便的,你就是覺得簡單也要自己做,否則就是欺君。” “我來給世子研墨。”一直害羞的阿嬌這時趁機開口。 李業無奈,皇帝讓德公監督以他的脾氣肯定是沒法推脫,不過在他看來都不是什麼難題,還有個小美人伺候,干脆三下五除二輕輕松松就搞定。 做完之後將它交給德公,然後道︰“對了,我王府有新酒,送你一點吧。”畢竟上次德公可是把自己寶貴的梅園美酒送他的,這第一陣酒也不能少了他。 “呵,你拿酒能好過老夫梅園美酒?”德公撫須不屑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