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世子的崛起 > 一百四十四、宮宴上的風波

一百四十四、宮宴上的風波





    不由自主的,皇帝開始掃視下方,發現所有席案都坐滿人,他眼楮有些花,看不清,就問伺候在身邊的福安︰“瀟王府的席位在哪?” 福安掃視了一圈,也微微一愣︰“陛下,老奴看不到.....” 皇上眉頭皺起來,福安似乎明白什麼,連忙道︰“按理說瀟王貴為親王,即便已經過世還有家眷,座次當在太子之下,太子居左首,瀟王府坐席與太子對坐。” 皇上點點頭︰“對啊,禮部這是怎麼搞的!” 他微微起身又看一圈,不少人注意到皇上的異常舉動,但也不敢插話,還是沒見著人後他問福安︰“福安你看看,瀟王府來人沒有?” 福安心里明白,皇上嘴上雖說是瀟王府,但瀟王府瀟王還有王妃早逝,說得不就是瀟王世子李星洲嗎。 大殿上人很多,福安也一下子看不清楚,干脆走下去低著頭表面是問候各位皇家貴人有什麼要吩咐的,其實卻是在找人,這樣一來既不讓皇上尷尬,又能達到目的。 他出身低賤,之所以能做到如今的位置,全是因為他知道如何做事。 一圈問完後福安才回到上首,搖搖頭低聲道︰“皇上,京中及附近的貴人們都到了,唯獨瀟王府沒人來。” 皇上臉色不好看了︰“他莫不是不把朕放在心里,連守歲都不進宮來。” 剛剛在和後宮諸妃討論太後壽辰的皇後听到這也忍不住嘆口氣︰“唉,陛下,你看看下面,桌席都是以府邸劃分,皇孫皇孫女們哪個不是跟著家中父母來的,他一個人孤苦伶仃跟誰來?來了難道孤零零獨坐一桌嗎,依我看不來也好。” “那.....那也要事先說一聲才是。”皇帝不說話了,過來今年他就六十,人越老就越掛心兒孫,越喜歡熱鬧。 獨自喝了兩杯他又問道︰“瀟王府賜菜了嗎?” 福安連忙拿出隨身記錄的冊子翻看起來,看了好一會兒小心翼翼的道︰“陛下,好像......沒有。”然後他又連忙補充︰“朝中大臣家中都賜過了,王府,公主府,郡主府卻很少有賜,陛下忘了也是正常。” “他們都在這當然賜不到府上。”皇帝嘆口氣,心里似乎有些難受,站起來道︰“今日家宴你們都來到齊了,朕是你們父親,爺爺,心里自然高興。” 皇上一開口下方的所有人都安靜下倆,還不懂事的孩子也被父母示意不能說話。 “可剛剛環兒一詞讓我幡然想起星洲來,那孩子的《山園小梅》朕也听過,文采同樣了得,沒想到一問他居然沒來。”皇帝苦笑,他今日難得放下平時威嚴與後輩說話︰“星洲孤苦,家中無父兄我都忘了,是我這個做爺爺的不稱職啊。” 他話音才落下整個大殿中安靜了一小會,他這麼說是給李環面子,畢竟他剛剛的詞雖說很不錯,但和《山園小梅》還是沒得比的。 皇後和紅宮諸妃連忙安慰起皇上來。 下面的小輩也開始議論紛紛,都小聲說起李星洲的事來,大多是自責居然沒想到這事,有真有假。 ..... 過了一會兒太子府首座位上聲音微微大了些,起初沒人在意。 大殿中人聲嘈雜,大家相聚都在拉拉家常聊天,可慢慢的聲音卻越來越大,逐漸有人注意到那個方向。 有皇子皇女微微皺眉,只以為是哪家不懂事的孩子說話聲音大了些,可慢慢的有人逐漸發現不對了,因為聲音實在太大,都蓋過眾人的聲音。 坐在中間位置的李昱也跟自己許久不見的姐姐一家閑聊,不一會他也听到嘈雜的聲音,才抬頭看去就見對過的太子一抬手掌,重重的打在自己兒子臉上,一聲清脆響聲響徹大殿。 所有人都驚呆了! 被打的是太子次子李譽,他低著頭捂著開始腫脹的半邊臉並不說話,長子李環一臉慌亂,一下子全場目光都吸引過來。 “怎麼回事!太子這是家宴,你要教育孩子也不是這時候!”皇帝生氣的指著太子責問。 太子還沒說話,他的長子李環立即出來拱手道︰“皇爺爺切莫動氣,都是孫兒的錯!” “那你來說說到底怎麼回事。”皇上冷著臉道,太子想要插話也被揮手制止了。 “這......”李環定了定神,讓自己不至于太慌亂才開口︰“都怪兒孫剛剛一時嘴快,說起了近日京中百姓都在說的傳言,孫兒只不過覺得升斗小民之言好笑罷了,沒想到觸怒譽弟,發生口角以至父親怕失禮數所以動怒,這全然不怪父親啊......” “百姓傳言?”皇上皺眉,然後指著他道︰“百姓傳言你們兩何至于此?你們是皇孫,處處要維護皇家體面,這樣胡鬧成何體統!” “孫兒知錯。”李環立即就認錯了。 “不過朕倒是對能讓你們兩打起來的傳言好奇得很,說出來給皇爺爺听听。”皇上道。 被打耳光一直沒說話的李譽連忙站出來,捂著腫脹的側臉道︰“皇爺爺,那是刁民胡言亂語,根本是污害構陷的話。” “李譽!忘記為父怎麼教你的嗎?民為天下先,怎麼能張口閉口就是刁民!”太子似乎生氣的道,說著一把將他拉回來,這話令皇帝滿意的點頭︰“你父親說得沒錯,還有你們也是,雖貴為皇子但也要明白天下萬民乃是國家之本。” “父親從未教過我什麼......”李譽小聲自語,這話沒人听得到,不知不覺淚水已經模糊他的雙眼。 他感覺心灰意冷,剛剛不過一時情急之下維護星弟,明明是兄長口出污言穢語,再三污蔑,最後被打的還是他,他也知道事到如今沒法阻止他兄長說話了。 皇爺爺接著問起那傳言,李環表面不想說,嘴角卻勾起笑,如同早就熟記背誦過的詩文緩緩說來,最近京中百姓傳言還能是什麼,當然就是坐實星洲抄詩的的故事,國子監生魯明和瀟王世子的故事,就是三歲孩童都說得朗朗上口..... 李譽無力坐下,皇爺爺沒叫他坐,父親也沒讓他坐,要是以前他絕不敢,但現在不在乎了,因為他死心。說什麼骨肉至親,說什麼一家人,到頭來還不是變著法子的想把兄弟姐妹往死里逼。 父親是這樣,兄長也是這樣,以前他還有些許期待,期待或許父親兄長只是一時如此,等父親做了皇帝,兄長成了太子,便又可以成為他的父親,他的兄長,大家還是相親相愛的一家人。 直到今晚看著他們如此齷齪構陷堂弟,還有那不分青紅皂白的一巴掌,一下子徹底把他打醒,那是痴人說夢...... 另外一邊李環說完故事後,皇上大發雷霆,說李星洲老毛病又犯了,派福安召他入宮,皇後和諸多妃子拉都拉不住。 李譽只是冷笑,不只父親,皇上也是,比起星弟到底有沒有做,他更在乎的只怕是有沒有丟皇家的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