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世子的崛起 > 一百五十一、爆炸就是藝術

一百五十一、爆炸就是藝術





    “小芊你也來啦。”阿嬌來到後山一見何芊便高興的問。 “嗯.....”何芊扭扭捏捏,慌忙解釋道︰“是,是我爹讓我來拜年的,我只是......只是來拜年的,沒錯,阿嬌姐我是來拜年的。” 阿嬌好笑的拉住她的手︰“我自然知道小芊是來拜年的,我又沒問你來干嘛。” “是嗎,哦....也是。”何芊連忙點點頭,不知為何心中有些不好過,總感覺悶悶的,又看眼前盛裝打扮,美麗文靜的阿嬌姐姐,心里更不好受了。 阿嬌姐人漂亮,又賢惠,還是京都最有名的才女,蕙質蘭心,會寫詩作詞..... 還有那混蛋也是,雖然平時嬉皮笑臉,從不正經,說話做事天馬行空,平時不會去賣弄,可只要一開口便出口成章,文采卓絕,阿嬌姐和他就如金童玉女,一個才子,一個才女,般配得很呢..... “小芊怎麼了?哪里不好過,不舒服嗎。”見她臉色不好,阿嬌關心的問她,又伸出手摸了摸她潔白額頭。 何芊連忙慌張搖頭︰“沒,沒什麼,只是覺得今天阿嬌姐你好漂亮。” 阿嬌高興一笑︰“小芊也很漂亮啊,還比我英武得多了。” 何芊低下頭︰“哪有人會喜歡武槍弄棒的女子......” 阿嬌一愣,低下頭湊過去道︰“這可不像小芊會說的話,莫非......有意中人了?” “沒,哪有,根本沒有!阿嬌姐你不要亂說。”小姑娘氣鼓鼓的著急道,阿嬌也跟著咯咯咯笑起來..... ....... 兩個女孩在那邊鬧,另外一邊德公卻皺著眉頭看李業手中的“大爆竹”︰“你莫不以為這爆竹聲響可以驚走馬匹?” 德公搖搖頭道︰“也難怪你會如此著想,你這小子雖精明聰慧,妙計百出,可始終不通曉軍事,沒上過戰陣,不知其中奧秘也算正常,不然你豈不成精了。 這戰陣軍馬和普通車馬的馬匹可不一樣,平時習訓之時就有軍士會專門用鑼鼓之音每日驚之,日久天長早就習慣,一到沙場之上喧囂吵鬧根本不會驚走,而且兩軍交陣之前所有馬匹都會青幔遮眼,是不懼火光的,你這爆竹便是再大也驚不動遼人軍馬。” 說著德公笑呵呵的搖頭,倒不是失望,他反而有些高興,畢竟眼前這小子實在多智而近妖,能讓他吃癟一次也好,不然以後要吃虧。 誰知這時李業卻嘿嘿笑著說︰“德公,我這爆竹可不是一般的爆竹。”他說著親自將大爆竹拿到五十多尺外的低矮灌木叢中,然後挖了個坑埋起來,德公好奇的跟過來。 “不是要听響嗎?你將這爆竹埋在土中干嘛。” 李業神秘一笑︰“你看著就行。”不埋不行,他這個大爆竹里塞了一斤左右的黑火藥,這個時代的秤一斤可有十六兩!這麼多黑火藥,如果沒有土壤阻隔聲音傳播,只怕炸起來能把周圍的鄰居都給嚇慘了。 李業埋好後露出引線,然後拉著德公往後退,一直帶著幾人退到六七十開外,還躲在一塊大石頭後面。 “呵,沒想你這小子膽子也如此之小,不過一個小小爆竹,何必如此!”德公鎮定自若的取笑道。 李業沒在意他的嘲笑,只是認真吩咐五個人︰“你們就躲在這後面,記著千萬不要出來,也不要往前走。” 四個小姑娘將信將疑還是點點頭答應,只有德公撫著胡須一臉不在意,畢竟他是上過戰場的人,何種陣勢沒見過,這爆竹無非大了些,至于嗎? 搖搖頭看著那小子翻過石頭,然後在遠處小心用香火點燃引線,奔逃一般就向著這邊跑來,德公臉一黑,香火是祭祀祖宗天地用的,哪有用來點引線的! 不過隨即心中也高興起來,因為難得見這小子如此膽小怕事,居然如同奔命一般向著這邊跑來,很快那小子跑到石頭後面,把四個站著的女孩一一按下來,不讓她們站著,自己也趴在石頭邊緣觀看。 德公不屑,至于嗎,這小子何時也如此沒出息,看來自己身為長輩歷經世事始終要穩重一些,鎮定自若看著遠處不斷升起的裊裊青煙,那是引線正在燃燒。 火光慢慢在灌木叢間移動,然後爬上山坡消失在土堆頂部,德公正定楮觀看著....... 突然,遠處一團耀眼橘黃色光團瞬間升起,第一次見到如此明亮的人造光源導致德公瞳孔瞬間緊縮,短暫出現幻影,接著一聲巨響伴隨看不見的沖擊隨之而來,讓人胸口一悶,呼吸一滯。 青煙霧升起,眾多石塊土壤如同一張大網,瞬間被氣浪拋上天灑向四面八方,很多高速沖向周圍低矮灌木,這種速度下就是普通土塊也會變成致命的殺傷武器,眾多灌木靠近爆點的被氣流掀飛,遠一些的被沙土石塊打折, 里啪啦的恐怖撕扯聲不絕于耳,好一會兒巨大的聲響才從遠處群山中傳來裊裊回音。 整個過程不過短短幾秒,德公已經呆愣當場,手和腳都在發抖,四個小姑娘也嚇得臉色發白,剛剛起爆瞬間有高速飛來的土塊打在他們周圍,那種速度下實在太過嚇人。 李業連忙站起來扶住全身還在顫抖的德公。 “天雷,這是天雷啊!”德公顫抖著嘴唇說道。 然後也顧不得嚇得全身發抖,連忙拍拍李業胳膊︰“快,快扶老夫過去看看!” 李業扶他走過去,故意放慢些速度,因為大量火藥燃燒後產生大量氮氣、二氧化碳還有硫化鉀,會造成呼吸不暢,德公年紀又大不安全,要等爆炸氣體散開一些。所以他故意走慢,但靠近爆點之後還是有大量刺鼻的化學反應遺留氣體。 德公卻不管不顧,也不怕髒,趴下摸著地上掀開好幾尺的大坑,焦熱燙手的土壤,還有周圍一片成圓形被掀飛的灌木激動的說不出話來。 黑火藥炸藥是威力比較小的,比起後世的苦味酸,硝化甘油,甚至還有核爆炸等等都弱太多,但放在現在依舊是震撼人心的恐怖力量。 所謂爆炸就是藝術,爆炸也是破壞力的一種極致體現,而人類對爆炸的追求一直是執著而且永無止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