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世子的崛起 > 一百七十、詩語的報復

一百七十、詩語的報復





    “小姐快些,幾位公子已經等很久了。”丫鬟催促道。

    詩語不慌不忙的插好珍珠發簪,然後又慢慢讓臉上胭脂暈開,笑道︰“你個小丫頭懂什麼,讓他們再等等,若我早去了,他們反而會輕視于我,若讓他們等上一會兒,他們見了我才會覺得鄭重難得,此後就會覺得見一面也格外珍重。”

    丫鬟想了想︰“那豈不是越久越好,干脆便明早再見吧。”

    詩語道︰“小丫頭不懂事,胡言亂語,若是久了他們又會覺得我擺譜,驕橫不懂禮節,反而心生厭惡了。”

    丫鬟撓撓頭︰“等也不是,不等也不是,這好難”

    “自然難,若無兩手本事,你姐姐我早讓惡人吃了,如何在煙花場混跡。”詩語說著戴上好看珍貴的紅玉手鐲,終于算梳妝完畢。

    “走吧,我們就去見見那些公子。”詩語說著站起來,丫鬟趕忙過來扶著她的手臂。

    “小姐,你說那魏公子等人真去王府鬧了嗎?”丫鬟好奇的問,說到底她是不信的。

    前兩天小姐听說魏公子等一行人求見,本不想見的,可一听說他們是國子監學生便見。

    她當時不懂就問小姐,為何平時眾多才子官宦人家求見都要斟酌一二,幾個沒有才名又無功名、官身的學生卻要見。

    小姐當時說能讓他們幫忙去王府鬧事,可她並不相信。

    人家豈會說去就去,那可是王府,若是李星洲發脾氣了,找人打他們一頓,可能還會丟了性命,也就有人罵幾句,還不是沒人敢管,除了故事里大義凜然,將生死置之度外的魯明公子,誰敢去鬧啊。

    詩語自信道︰“我說會去就會去。”

    小丫頭不服氣的吐舌頭,不過也不敢跟她頂嘴。

    詩語是有這種自信的,自從听說魯明那件事後她就明白,自己報復李星洲的機會來了。

    世上的男人他見得多了,風度翩翩的,自以為是的,放蕩不羈的,文采斐然的,各有各話,各中性格為人又有不同,且見的都是人中之人。

    什麼樣的人她沒見過?

    在這煙花之地,魚龍混雜的場所,她能坐到頭牌的位置,又連拿好幾年京中花魁,讓眾多男人追星捧月,拜倒在石榴裙下,除去背後田家實力強硬,給她撐腰,田妃也有時也會召她演樂唱詞外,主要還是她能洞察人心,將那些追逐他的男人玩弄股掌之間。

    可除了李星洲!

    她對那混蛋又恨又怕。

    因為他根本就不是人,徹頭徹尾的流氓混蛋,加之田妃之子李昱還是他的皇叔,芙夢樓又是田家產業,導致他更加肆無忌憚。

    好幾次若不是她急中生智,只怕早就被他用強,逼入瀟王府,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最近幾個月李星洲沒來找她麻煩,可這種過一天怕下一天,心驚膽戰的日子讓她受夠了。

    于是听到那個魯明和李星洲的故事之後頓時大喜,雖然她明白,以她的經驗來看故事十有**是魯明那些國子監學生放出風聲來的,因為李星洲沒那麼聰明,內容也大概不真。

    可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機會來了。

    她先跟田媽媽建議白天請說書先生來芙夢樓說書。

    而且她理由充分芙夢樓是青樓,白天少有人來,很多人不敢來青樓並不是沒錢,而是怕有損名節,所以猶猶豫豫,只要讓他們以听書的名義來過第一次,以後再來就順理成章。

    天媽媽覺得有理,欣然采納,然後她又私下讓丫鬟給錢,讓那幾位說書先生多說李星洲的故事,有時還請他們到樓外街上說,讓這事人盡皆知。

    然後每每有人求見,大多是來請她賞析詩、詞,或是請她奏樂唱詞,她其實精通詩詞之道,卻不感興趣,在閑暇說話時又時不時向人提起那故事。

    到這時候就故姿態,稱自己有多麼崇拜敬重舍命取義的魯明。

    那天見到幾個國子監生後,她也有意無意間向幾人透露自己是因為他們和魯明同為國子監生才見,然後又不著痕跡透露魯明因王府一鬧之後如何受京中百姓傳頌、崇拜,如何名利雙收。

    話一多,幾人果然坐不住,其中有個姓魏名子玉的年輕公子,更是當場義憤填膺,表示同為國子監生都應向魯明那般高義,舍身成仁,說著就帶眾人告辭。

    那時詩語便知事成了,而且經歷今日一事,日後效仿魯明,上王府滋事的國子監學生只會越來越多。

    想到李星洲疲于奔命,被眾人唾罵,京中風評越來越差,人人喊打,她心中就有一種復仇的快意,忍不住嘴角上揚。

    剛好推門而入

    她這一笑嫵媚迷人,頓時百花失色,天光黯淡,一下子屋子里等候的人都迷了魂,呆呆看著她。

    詩語笑語相迎,心中不屑。

    眼前這三位正是那日她慫恿攛動的國子監學生,帶頭的魏子玉父親是朝中門下給事中,是官宦之後,身份顯赫。

    幾人一來先是客套問候,丫鬟倒上酒之後便自覺炫耀起來。

    “那日小生听詩語姑娘一番話頓時幡然醒悟,君子在世應當轟轟烈烈,有所為,才能不愧先祖祭祀,所以今日我等號召同學,效仿魯明兄義舉,也上瀟王府鬧了一番”

    “對對對,真是好生痛快,吾等先罵李星洲欺世盜名,再罵他辱沒文風,三罵愧對先師,還有”

    幾個人滿面紅光,得意洋洋,話語連珠,根本停不住嘴巴,說他們如何又是罵人,又請人扔石頭,說得似乎做了多麼了不起的事。

    詩語笑臉相迎,心中不屑一笑,罵人幾句丟幾塊石頭便以為自己做了多麼了不起的事,更可笑的是自己無力,花錢請人扔石頭也能堂而皇之的說,臉面毫無愧色,不愧是四體不勤五谷不分紈褲子弟。

    不過她不關心這些,她不著痕跡的打量幾人一番,突然發現這幾個人全身下手居然毫無青腫,忍不住問︰“那李星洲蠻橫無禮,沒加害幾位吧?”

    魏子玉拱拱手︰“多謝詩語大家關心,我等罵了足足一個多時辰,王府門戶緊閉,根本不敢回應,必是怕了,哈哈哈”

    “對對對,我等身正不怕影子斜,言語中自有大義,仁義加身怎麼會怕他,哈哈哈。”

    “李兄所言極是,正者義也,故而正義必勝,豈不痛快!”魏子玉舉杯得意道。

    “哈哈哈,痛快痛快,來來來,滿飲此杯!”

    詩語有些心不在焉陪他們喝了一杯,心中卻驚疑不定,不對啊,李星洲不是這等脾氣,難道他白天不在家,準備日後尋仇?她想的是李星洲會打他們,這幾人都是國子監生,還是官宦之後,只要被打不管誰有理,最後大家罵的肯定都是李星洲。

    這樣一來他就積怨更深了

    雖然疑惑,她也沒多放在心上,李星洲那個沒腦子的混蛋已被逼入進退維谷的境地尚不自知,想到此處忍不住微微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