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世子的崛起 > 兩百四十、平南王+最大的憂患

兩百四十、平南王+最大的憂患





    皇後憂心忡忡,一聲華服匆匆向坤寧宮趕去。

    自從听說皇上準備送自己孫子去南方後,她這幾天就沒睡過好覺,加之她身為後宮之主,母儀天下,還要以身作則照顧病危太後,忙碌之下更加精神不好。

    可今早卻听身邊宮女說起,她听坤寧宮的小太監私下說昨天下午禮部判部事孟知葉進宮,在御花園見了皇上,還說很多瀟王世子不好的話,要求責罰世子。

    皇後當下更是擔心。

    禮部判部事孟知葉可不是個好對付的人,他官倒不大,可其中有一段因緣。

    皇上年輕還是太子時,孟知葉就是太子三師之一,皇上不喜其人,繼位之後沒有加三師,可又顧于師徒之情,令此人掌管禮部。禮部本不重要,可此人十分嚴苛不講情面,惹惱皇上許多次,皇上也拿他沒辦法,他曾是帝師,就是皇上自己也要禮讓三分。

    這種人彈劾星洲那還得了!

    上次那孩子犯事,打了陳鈺,可陳老先生畢竟有教養,有學問,風度人品朝中無人不稱贊。可同為學問大家的孟知葉不是,此人就是個頑固、持寵而驕、十分自大的老頭。

    這種人睚眥必報,只怕不會輕易放過星洲。

    雖然不知道沖突從何而起,可皇後坐不住,一早吃過早羶,就讓太監備風輦,向坤寧宮的方向去,路上剛好遇到田妃,于是便將她也叫上輦來,兩人一起前往。

    對于田妃,皇後心中也早無當年戾氣,年輕貌美時爭強好勝是自然。可都到了她們這個年紀,在加上皇後膝下長男瀟王早逝,其實她已無什麼爭的資本,田妃又性格恬淡,兩人算是處得來。

    一路上邊向坤寧宮趕,皇後邊將听到的事情跟田妃說起來。

    田妃听了也微微皺眉︰“皇後姐姐,我也听女婢說過此事,不過她說的是皇上听後大發雷霆,大罵那孟知葉,想必不是怪罪星洲的。”

    “是嗎?”皇後微微松口氣,隨後又搖頭︰“不對,這麼說不對,皇上不可能當著孟知葉面罵他,畢竟他再惹人厭也是帝師。”

    田妃想了一下,也覺得有理,“這我就不知了,說不定那宮女也是道听途說。”

    皇後只好點頭,心中忐忑,掀起窗簾看出去,外面已經能見到坤寧宮高大的紅牆。

    她拉住田妃的手道︰“妹妹,我只有星洲這麼一個孫子,等下進去陛下若有意責罰他,請妹妹一定要幫幫我,大恩大德,我吳氏定會相報。”

    田妃有些反應不過來,隨即一笑︰“姐姐哪里話,星洲這孩子我也很喜歡,當初在芙夢樓家宴還見過呢,他的詩詞我還找人裱好掛在屋中,到時我定會相幫的。”

    皇後連連點頭,又有些慌亂的用手壓壓胸口,深吸幾口氣。

    不一會兒鳳輦就到坤寧宮外,太監通報後,兩人挽手緩緩步入,踏上紅毯鋪的青石階,穿過一個拱門,花草生發的小院,就到坤寧宮大殿門前。

    宮女接住她們的披風,兩人才進門,就見皇上在上方案桌上寫著什麼。

    皇後心中緊張,還在想著如何為自己孫子開脫,這時皇帝卻先抬頭說話︰“你們怎麼一起來了。”

    皇後一時沒反應過來,旁邊田妃連忙接話,“來的路上遇到姐姐,剛好就借著她的輦駕過來了。”

    皇帝高興點頭,然後招手︰“你們來得正好,來,上來看看。”

    兩人對視,有些不解,不過既然皇上開口,她們也不好說什麼,皇後只好壓住心中之事,暫且不提,上去看了一眼,然後發現皇上居然在寫聖旨!

    皇上親筆的聖旨其實不多,大多都是皇上口授,中書代替擬寫,沒想今天卻親自寫聖旨。

    皇後心中好奇,田妃也湊過來,兩人一看,卻越看越驚訝。

    這是授爵詔書,皇後有些不敢相信的看了起始兩行,又仔細確認自己沒有眼花,上面卻依舊清晰,寫得清清楚楚,“天子皇孫,瀟王世子李星洲”!

    “陛下這是”皇後有些呆了,她剛剛還在想著如何說服皇上不要罰星洲,沒想皇上不只是沒罰,居然還在寫授爵詔書,這是要給星洲賞賜啊。

    皇上笑了笑︰“這下皇後滿意了吧。朕想過,星洲要代皇家到南方督軍,即是督軍,壯軍威,懾四方,自然不能失天家威嚴,無名無分不好,上次是太子,這次少說也要個郡王才是。”

    “郡王!”皇後驚訝輕呼出口,然後又道︰“可可星洲才十六歲。”

    皇帝擺手︰“怕什麼,當初林王也是二十加冠之時就封的親王,瀟王也是。如今星洲要到南方督軍,代表我天家臉面,也已到虛冠之年,加郡王也合適。再者正好堵住孟知葉那老頭的嘴。”

    田妃反應過來,“皇上,那這幾日宮中傳言”

    “是真的。”皇帝也不隱瞞︰“不過是件小事,可那老頭非揪著星洲不是郡王,卻在宮中騎馬之事三番五次無理取鬧,擾亂人心!不過正好,朕就把他那張老嘴給堵上!”說完氣憤的一揮衣袖。

    皇後听完許久才在腦海中梳理出個來龍去脈,由悲轉喜,十分高興,連忙拜謝皇上。

    皇帝讓她免禮,然後道︰“你們來說說,星洲這個郡王以何為號的好?朕看來是想他坐鎮南方,安定局勢,這一年來國無寧日,固應向天祈事,保我景朝國泰民安封為‘祈安郡王’如何。”

    皇後點頭,她心中只有高興,也顧不得去計較那些,再說這封號也不錯。

    田妃卻興致勃勃,想了想搖頭道︰“不好,星洲那孩子我見過,詩詞也喜歡,是個陽剛血性的小伙,這祈安封號太過陰柔,就是加個公主、郡主也合適,不宜。”

    皇上哈哈搖頭笑道︰“好啊,就你道理多,那你說說該封什麼。”

    “今年不是南方禍亂,陛下不是想解南方之亂嗎,既然如此,何不叫“平南王”呢,既有殺伐之氣,又應時應景,威懾四方。”田妃提議。

    皇帝愣了一下,默念幾遍,又看向皇後,皇後也笑著點頭。

    王府大院內,府中所有管事齊聚一堂,大到嚴赫庋淖芄埽 〉鉸砭槍藶淼模 韝齬ゴ 導淶募喙ゅ 闋閿瀉盟氖 俗笥遙 恢 瘓  醺 丫 攪巳鞜斯婺!br />
    眾人坐定,坐的比較靠前的當然是如今王府幾大巨頭,總管嚴海 涸鶉 坡е俠ュ 涸鷲潯Ω蠛陀 鞔笊碳伊 檔氖 錚 涸鶩醺 脖5難仙輟br />
    另外則是工匠代表趙四,祝家族長祝融等等,正廳大堂里坐得滿滿當當。

    明天李星洲就要走,他這次南下可能少則幾個月,多則一年半載,很多事情都要交代清楚。

    上了茶之後他便直奔主題說起王府他不再時的安排,其實無非就是日常大家負責的東西,但必須有更細致的劃分,比如出了問題找誰?遇事誰能做決斷這種事必須說清。

    王府依舊由嚴褐鞁塴br />
    可是人都有毛病,嚴捍巳稅焓濾淙蝗險嫦鋼攏 商 魃 貪濉br />
    嚴申比較圓滑,可不夠堅定,缺少主見。

    而詩語就目前來說比較完美,堅毅,善于處理關系,又沒那麼刻板,經營珍寶閣井井有條不說,和魏家的大生意能談成她有大功勞,王府中很多人都開始逐漸信服,可她自然也有她的毛病。

    所以將三人放在同一高度,但嚴郝願摺br />
    就目前來說,王府運轉正常,蒸蒸日上,新的契約保證人們的勞動熱情,前途一片大好。

    但李星洲心底明白,當知識儲備耗盡,又沒有新知識填充之時,矛盾就會突顯出來,因為人的幸福感來源于增量,而不是儲備。

    故而有些事他必須放到最後著重說。

    “最後,有一件事我必須強調,你們當中肯定很多人都知道秋兒,也想過秋兒為王府帶來多少利潤,水力鍛錘,起重滑輪組等等,數不勝數。”

    眾人見世子如此嚴肅,都安靜下來。

    “可我也知道最近府中在說閑話,說甦州水路不通,我卻花幾萬兩買了魏家的造船廠,都是秋兒攛掇的,還有人說她是蠱惑人的妖女。”李星洲說著掃視一眼,下方有幾人悄悄低下了頭。

    他沒有點出是誰,而是嚴肅鄭重的道︰“船廠是我要買的,但你們也沒說錯,我就是為秋兒買的。所有的傳言我都只當耳旁風,知道為什麼嗎?”

    見世子臉色不好,也沒人敢答應,大堂中靜悄悄的,只有屋外晚風呼嘯。

    “因為上次,上上次,上山次的上次,都有人這麼說,哪次不是這樣!”他一拍桌子,很多人嚇了一哆嗦。

    “若不是我在後面撐著,王府現在還有水力鍛造間,還有水輪,能有起千斤的滑輪組?”李星洲大聲反問。

    有些風氣其實早就存在,產生也是必然,只是之前他一直在王府,有他撐腰,再大的問題也能壓下來,現在他要走了,這是最大的憂患,必須徹底壓住。

    在他責問之下,很多人低下了頭。

    這種現象在團體中本就是難以避免的,所以他直到今天才說。

    他掃視眾人一眼,然後道︰“我知道,遠見卓識並非每個人都有,所以有短視歧見並不奇怪,短視不是錯,可若報守短視,不思進取,那就是天大的錯!我王府高層中絕不允許有這樣的人攪局。”他斬釘截鐵道。

    “從今日起,嚴骸 俠ャが 錟忝巧砦 醺 鈑蟹至康娜還蓯攏 姨昧耍 醺  校  睬鋃難芯肯金浚 忝潛匭肴 χF鄭 壞糜型享車÷ 壞梅笱芰聳攏 裨蠆還芩  砭雍撾晃葉疾換崆崛摹!br />
    “老奴記住了。”嚴閡渙逞縴嗟墓笆幀br />
    嚴昆連連點頭︰“世子放心,秋兒姑娘若有吩咐,定會赴湯蹈火。”

    詩語也點點頭,表示明白。

    李星洲放心一些,然後掃視眾人︰“你們就是王府的現在,王府一年半載,五年六年之內能過到何種程度,可以看你們。

    而秋兒是王府的未來,王府若要繁盛萬世,源遠流長,全在秋兒。我希望你們明白其中關鍵,切莫鼠目寸光,吝惜當下,自毀前程。”

    大堂中許多人都連忙點頭,也不知是不是所有人都明白了。

    其實這種事情在任何團體之中都會出現,正如當初鄭和船隊以無用為理由被毀,中國錯過大航海時代;

    又如二十一世紀初,很多人讀一點書,為彰顯思想獨立,胸有溝壑,到處叫囂國家一直修高速、修鐵路這些是“面子工程”,有什麼用?西部人民在吃草;祖國等等你的人民吧之類言論,還很有市場,受人追捧;

    晚上幾年,太空探索計劃也會被列入“面子工程”,毫無用處。可卻沒人仔細想過,上一個大航海時代開啟之時,中國瞬間落後世界幾百年,那等下一個大航天時代到來之時,沒有準備的中國會落後多少?

    很多時候,在一個集體中,遠見卓絕之人往往都是被孤立和被排斥的。

    並非是因大多數人短見,短見其實不是主要原因。

    源頭在心理的恐懼,因大部分人心底是懼怕未知風險的,會堅決抵制他們不明意義的投資,可問題在于,只有少數遠見卓絕之人才能明白那長遠的利益,于是這就成了解不開的死循環。

    秋兒的可憐之處在此,當她被世人認可之前,她有漫長的路要走,這一路終將活在排斥和質疑之中,因為她就是少部分。李星洲不允許,他會將負擔轉移到自己肩頭。

    李星洲明白,很多事是不能講道理的,講不通,大家也听不明白。

    雖然大家說的是一樣的語言,可認知水平的差異決定他注定無果。

    “以上就是本世子今晚最要強調之事。之所以放到最後來說,也是想告訴諸位,我對此事最為重視!”他目光冷峻,言辭清晰,字正腔圓,盡力保證每個人都能听清楚︰“以後若有任何人,以任何理由,違背我今晚所言,無端阻礙,搬弄是非,視為背叛王府!”

    這下,眾人都倒吸口涼氣,一般賣身之後敢判出主家,主家可以告上官府,要有牢獄之災。可在王府這樣的地方,就算直接被打死也沒人敢管

    很多人都是第一次听世子說這麼重的話,大家也都看出世子對秋兒姑娘是多麼的偏袒愛護,話說到這份上,有些人開始在心里暗自嘆息,世子只怕要毀在溫柔鄉中,可心中的恐懼卻令無人敢出聲反駁。

    世子在家很少發火,可在外跋扈橫行,動不動大打出手,隨隨便便割一堆書生耳朵的事大家多少都是听說的。

    李星洲掃視一圈,心底有些放心下來,也不多說什麼。

    有時候高壓政策也是必須的,特別是他不在家的時候,交代完這些,他心中基本也無什麼擔憂的了。

    王府的未來規劃他私下找秋兒,詩語,趙四,嚴夯褂醒俠а腹磯啵 蠹倚睦鎘械住br />
    當晚,鐵牛盯著黑眼圈給他送來了第一把用“瀟鋼”打造的劍,漢劍樣式,不過加長了護手,更像騎士劍了。

    “好劍!”李星洲夸道,鐵牛盯著黑眼圈憨笑起來。

    第二天一早,他在嚴申和季春生幫助之下,穿上硬皮甲,掛上鐵牛打的寶劍,然後藏好魏雨白送他的短劍,要出征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