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世子的崛起 > 兩百九十九、耶律術烈的野心

兩百九十九、耶律術烈的野心





    其實他們幾個說的,李星洲確實沒好好想過,因為他兩個多月來一直在南方,哪會想到王府能遇到這樣的問題。

    只好放下茶杯,臨時思考起來。

    眾人目光灼灼,目不轉楮看著他。

    李星洲想了半天,突然靈光一閃道︰“有了!”

    他在腦海中檢索後世大公司發家史,終于發現這個問題不只是王府有

    很多後世的巨型公司發展到後期都會面臨如此問題,問題不是出在生產資料,而是出在人事管理。動能增長呈指數,管理難度增長也是如此。

    管理1個人和管理10個人沒太多區別,管理10人和管理100人難度增加,而管理100人和1000人,1000人和10000人就是天壤之別,難度開始指數上漲。

    當集體規模壯大後,也會帶來機構臃腫,效率下降,管理困難等數不清的問題。面對日益擴大的生產資料和生產需求,又不得不加人手,由此形成惡性循環。

    為解決這矛盾,後世的巨型大公司通過摸索最後找出的路是——外包!

    一听他說有辦法,眾人齊齊看過來。

    “辦法簡單,就是將不涉秘的生產交給外人來做。”李星洲道。

    眾人一臉茫然,德公也听得皺眉。

    “你說直白些。”詩語道。

    李星洲湊過去,進一步細致解釋︰“比如手雷生產,手雷引線部分的干竹節,只要去兩頭,用水煮沸,然後晾干就行,這本是簡單的事,何須一定要王府自己來?

    只要放出這東西的要求和制作方法,然後訂好一文一個,或者兩文一個,讓京城所有百姓都能做,做好賣給王府就成,一下子就能減大批工人。”

    “同理,那遂發槍的槍托,還有木質護手,都不是難做的工藝,只要放出消息,給出規格,王府再出錢收,京中木匠誰會不願做?”

    听了這話,幾人都呆住了,掉錢眼里的嚴旱潰骸澳瞧癲皇淺鑾 潁俊br />
    李星洲搖頭笑道︰“難不成自己請人就不出錢,管人就不費錢?”

    “也是”

    “哈哈哈哈”眾人都笑起來。

    李星洲接著說︰“總之許多簡單的,不泄密的東西,都可以包給外人做。而且為方便,最好能包給一個人,然後讓他去找人,這種人肯定有,每個地方都有那麼幾個有本事的,人緣好的。

    還有就是要把這消息傳出去,知道的人越多越好,知道的人多,想做的人多,我們就能壓價。

    況且這些工藝就算外人知道也沒事,我們掌握核心科技,他們能作引線筒也沒火藥,能制槍托也沒瀟鋼和槍管,不礙事。”

    眾人听著逐漸明白過來,隨即眼楮也亮起來。

    詩語插話︰“放消息可以找孫文硯,那個說書的,他認識開元大多數說書的,要是讓他們幫忙傳消息,不出幾日,整個開元都能知道。”

    李星洲點頭︰“好,那你負責宣傳,嚴昆在酒樓,知道的人多,你去找著那些認識人多,能找來人的人,嚴喝У純矗 獯甕醺 懿枚嗌俟シ耍 哺撬登宄 燦謝褂械胤階齬ゅ 皇遣輝諭醺 恕!br />
    幾人點點頭,隨即幾人風風火火去忙活了。

    後世很多超級公司,比如波音公司,他們的大飛機從世界上幾十個國家生產,然後再組裝一處。

    很多人奇怪,難道一架飛機,波音就不能全自己生產嗎?為什麼要這麼麻煩全世界公司生產?

    因為人不是機器,人員一多,效率就會下降。

    波音肯定有自己生產的實力,問題在于,如果細枝末節,不管有沒有科技含量,涉密不涉密的部件都自己生產,那麼就需要更多員工,更多設備、廠房、後勤保障等等。

    公司也會因人員復雜繁多,導致管理難度指數上升,機構臃腫,效率下降,難以統籌規劃而虧損。

    而將那些科技含量低的部件交給別的公司生產,看似讓利,實則提高公司的運行效率,從而提高產能,賺取更多。

    如今王府,正在進入這樣的一個階段,如果人手不夠就一味只知道請工人,那麼最終就會因難以管理經營而虧損。

    這時候分利外包,將那些簡單的,沒有技術含量卻耗費勞力的活包給外人做,就能精簡王府結構,提高效率。

    德公在一邊听著他們幾人說話,直到幾人離開,才皺眉︰“噫,老夫覺得你小子說的話中有深意,細思卻又明白不過來到底為何。不過如此一來,京中百姓閑暇之余也有做活賺錢糊口之處,你也算分利于民,做了件善事。”

    “哈哈哈”李星洲笑起來,他不過為自己,沒想在德公眼中成了大善人,不僅如此,時間一長,他在京城百姓口中也會成大善人,不過他出發點只是為王府利益罷了。

    他喝了口茶說︰“其實就是找一個平衡點,在規模、效率之間找一個平衡點。

    規模大,效率降低,規模小,效率提高,如何在盡可能保證大規模的前提下實現高效,就是目前王府要做的。”

    秋兒在旁邊想了一會兒︰“一元二次方程求解?”

    李星洲驚訝隨即夸獎道︰“哈哈哈,還是秋兒聰明,從數學的角度這麼說也沒錯。”

    德公則在一邊一個人想起來︰“你這麼一說,老夫反而更有道理了,你小子真是妖,多智近妖”

    李星洲卻在心里大笑,可不是灑家聰明,這是無數後世人探索出來的經驗啊。

    一望無際的原野下,太陽已西垂,近處青蔥肥美草地,遠處如銀色絲帶的河流,瓖嵌在曠野之上,風呼呼吹著,卷動草叢如綠色海洋中泛白的浪花。

    燕雲之地,向來是養訓戰馬的好地方,不只是因水草肥美,還因地方寬闊,方便訓馬,另一個養訓戰馬的地方則是東方的淮海平原。

    兩大養馬之地在,遼國就有數不清的戰馬。

    風吹草低,六部驃騎,各色大旗子獵獵作響,縱馬奔行在草原上,他們興致高昂,殺氣騰騰,正向南進軍,腳邊的砂石也隨著馬蹄轟鳴而上下顛簸,橫貫南北,一眼看不到頭的龐大騎兵隊伍緩緩移動著。

    耶律術烈從山頂俯視屬于他的大軍,豪情油然而生,哈哈大笑著拉過自己的兒女,指著下方道︰“看,看朕的大軍,看朕的勇士!有他們在,天下誰敢忤逆我!”

    耶律醇高興的說︰“恭喜父皇!”

    “哈哈哈哈哈,天下兵馬在手,誰有朕只威勢,如今蒙古人、女真人都已臣服大遼,只剩景國人還有西夏人,待朕滅了景國,平了西夏,天下就是朕的!”他豪情萬丈,目漏凶光。

    耶律 鴕 裳爬 叫置醚壑蟹毆猓 綈蕕目醋拋約和緦 蕕母富省br />
    耶律雅里像是想到什麼,開口道︰“父皇,待到攻破開元城,可記得將那平南王捉了送我。”

    “你要個景人男子做什麼。”

    “他會制將軍釀還有香水啊。”雅里道。

    耶律術烈慈愛的摸摸女兒頭發︰“放心,父皇記著了,待我鐵蹄南下之日,就將那小子捉來送給你。”

    雅里高興的點點頭。

    下方,大軍還在南行,龐大的騎兵部隊連接南北天幕,如一條緩緩移動的長龍,十萬騎兵,都難以想象這次如何能輸,如果能沖過關北,到時景國的平原就是騎兵天下。

    景國要如何阻止這麼多鐵騎?

    雅里想不到,估計也沒人想到。

    所以困難只有一個,那就是越過關北,百年來一直如此。

    天空雲朵稠密,夏末大雨可能要來了,這是一個大問題,大雨對騎兵來說十分不好。

    父皇也皺眉看向遠處天空︰“這雲來得真不是時候,可能會耽擱幾天。”

    如果雨太大,他們就無法繼續前進了。

    這時候有兩匹快馬從山腳上來,帶路的是舉旗的金帳皇衛,另外一個則是穿著羊皮的牧民。

    雅里知道這些牧民是南院大王手下做事的人,他們都是景國遼國交界處的漢人,平時牧羊,然後會趁著賣羊的機會打探景國情報。

    因為他們本就是漢人,說話做事也不會引起懷疑,不過父皇很看不起這些人,反而南院大王倒是很在意,好幾次跟父皇說要重視這些人。

    “這次又是什麼?”可汗問。

    那牧民雖騎著馬,見到可汗還是嚇得低頭,然後小聲用遼語說起來。

    原來遼國已知道他們南下的消息,將江州江閑軍,雁門廂軍,都調往關北,而且還听說景國成立了新軍,交給景國皇帝的親孫子平南王掌控。

    可汗听後哈哈大笑起來︰“知道又怎麼樣?我們哪次南下景國不知道!

    還什麼新軍,一個十六歲的孩子為自帥?哈哈哈,笑死人了,他說不定是走狗屎運,恰好踫上南邊叛軍內亂,或是其它什麼,景朝數百年來都不是我大遼對手,便是換個小兒又如何?”

    隨後可汗便不耐煩的要趕走那牧民,耶律雅里想起南院大王的話,便讓下人給他一片銀葉,那牧民感恩恩德,連忙下馬磕頭,然後才離開。

    “這下賤的畜生,你根本不用賞賜他。”可汗道。

    耶律雅里搖頭︰“南院大王說過,不喂肉的獵狗不會抓獵物,等他抓到獵物,可比喂他的肉多。”

    可汗不說話了,看下方大軍浩浩蕩蕩向南進發,遠處的南邊天空風雲匯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