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世子的崛起 > 三百八十七、平南王在行動(下)

三百八十七、平南王在行動(下)





    他隨後笑道︰“不用這麼嚴肅,本王叫你們來,不是讓你們去打仗,也沒什麼危險之事,只有些簡單小事讓你們去做。”

    “王爺但有所示,兄弟們就是赴湯蹈火也在所部不辭!”都頭帶頭道,眾多軍士都戰意高昂的附和,畢竟如今平南王在眾人眼中可是如戰神般的存在,南方平亂一戰,威名赫赫,景國上下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這些士兵見他有見到偶像的感覺。

    李星洲哈哈一笑,擺擺手道︰“不用赴湯蹈火,給你們的籮筐是用來堆放腌污穢之物的。

    等一下會有人給你們安排次序,以我所站的山莊為中心向外,每個街口站一人,人多的路口會安排二到三人。

    你們站在那,籮筐放在身邊,沒有別的事,目的只有一個,高聲提醒監督往來百姓,過往客商,所有腌,不得隨意丟棄,必須放在框子里,下午帶回來統一處理。如果有人不听,允許你們動用武力!”

    這話一出,頓時所有廂軍目瞪口呆,讓他們帶刀帶甲,結果只是為了監督百姓把垃圾丟再籮筐里?這豈不是殺雞用牛刀

    眾多廂軍士兵議論紛紛,李星洲高聲道︰“听明白了嗎!”

    “明白!”眾人一下子安靜下來。

    “本王知道你們心中不解,也不願意,但你們是我景國正規之軍,是家國之劍,天下之鋒,所謂精銳和烏合之眾不同之處就在于,精銳永遠服從命令,紀律嚴明!”李星洲既講道理,又不著痕跡的給這些廂軍戴高帽,眾人一听,果然都停止議論,安靜站好。

    “本王的軍令已經下達,你們要做的就是執行,完美的執行!莫問其它。”他說著又補充︰“以後但凡入城軍士,兩餐皆由本王安排,到正午、下午會有人提醒你們,到時來此領食,明白嗎。”

    “明白!”眾人整齊回答。

    李星洲點頭,然後讓幾個衙役帶路,天蒙蒙亮,眾多帶刀披甲軍士開始出發,到各個路口站崗。

    隨後,天微亮時,一百八十多名女工也由衙役帶頭出發了。

    她們的工作只有一個,那就是打掃,以山莊為中心,向外打掃江州街道,牆壁等。

    王珂看著眾人浩蕩開工,皺眉搖頭︰“王爺,恕在下直言,這有何用?如今江州這治安,早上清掃,才到中午定然又滿是腌污穢,這有何用,不過白費心思,本末倒置啊”

    李星洲不在意的道︰“髒了再掃就是,反正每天掃兩次次,他們丟,我們就掃。”

    王珂語塞,滿臉愁容,又不敢說話。

    他拍拍老人肩膀︰“別呆愣著,帶我的兩百人去後山挖個大坑,等下午廂軍把那些垃圾收回來,就放在那,統一處理,能燒就燒。”

    “這還要這樣大費周章?”王珂拍手。

    李星洲點頭︰“沒錯,按我說的去做。”

    “王爺,這樣不行啊,此法治標不治本,毫無大用”王珂急得都快哭了。

    他沒理會,只是繼續讓王珂去做,雖然最後老人按照他的要求去做,但滿面愁容,幾乎都快哭出來了。

    下午,王通也配合著發出官文告示,四處張貼,要求江州百姓不得隨意丟棄垃圾,不得隨地大小便,所有腌廢棄之物,必須丟在官府放置的籮筐里。

    一時間江州嘩然,加上大早上起,官府開始大舉清掃街道,擦除牆壁上污穢的舉動,引來無數人大笑。

    街道才掃干淨就有人又丟上垃圾,牆壁上也有人涂抹寫畫,廂軍抓到幾個,還打了人,但作用並不大。不過早上打掃,中午又變髒亂的街道,就連官府的官文告示也被人撕走了。

    官府這行動,在百姓眼中變成笑柄,見人便說笑這事,酒樓茶肆之地也談及便是一片笑聲,充滿愉悅的氣息。

    王珂連連搖頭,謝臨江也一臉不解,不明白王爺到底想做什麼,還是只是當純的思想出了問題。

    王通那邊,李星洲早就打過招呼,跟他商議好了。

    中午撕了,下午官府又貼出告示,而李星洲這邊,下午髒了,黃昏又派人出去打掃一遍,這些工女有衙役保護不怕完全問題。

    而工女們可不會想王爺是不是傻了,她們只知道有活做就有錢拿,都是貧苦人家的婦女,吃苦耐勞,一天到晚工作兩次,對她們而言都是小意思。

    當晚,廂軍收回垃圾,統一帶到後山處理,然後在凸碧山莊吃過晚飯,還吃上肉,也高興回營去了。

    第二天,事情照舊。

    早上大群工女打掃街道牆壁,廂軍帶刀站在街角,逼迫百姓不亂丟垃圾。

    然後街道照樣沒多久就變得髒亂,等到黃昏,平南王又不厭其煩派人出來打掃

    官府規勸百姓保持干淨的各種官文告示也是粘了被撕,撕了又貼,反正不厭其煩。

    短短兩天,江州城上到官員下到百姓,都進入一種懵逼的狀態當中,這平南王到底要干嘛,不會是腦子有問題吧?

    幾天過去了,李星洲每日我行我素。

    外界輿論洶洶,都笑說平南王是傻了,甚至有人編寫兒歌來笑話他,讓孩童沿街唱。

    這幾天王珂連續找他說過好幾次話,每次都痛心疾首,十分擔憂,跟他講了很多道理。

    無非就是他這樣做不痛不癢,沒有作用,所謂首惡必誅,只有解決問題根源,才能徹底解決江州問題,一直白費力氣打掃為生算個什麼事之類的言語

    李星洲每次都回絕了。

    他致力于不斷改善來幫忙的廂軍還有女工的生活水平,比如讓他們每隔一天就有肉吃。

    雖然現在外界一提起平南王的舉措都是搖頭,但廂軍士氣高漲,女工干活積極,人數也擴充到三百多人,每天早晚兩次,都會把江州城打掃得干干淨淨。

    街道中心,牆邊牆角,還有牆上那些用污穢物,木炭涂料涂畫的都會擦得干干淨淨。

    謝臨江還年輕,沒有王珂那麼有主見,所以更加不抗拒一些,但也十分不解他的作為。

    江州百姓、書生、工匠、商人、旅客都在笑話他的時候,反倒是眾多官員不發一言,李星洲明白,很多官員巴不得自己是傻子呢,自己傻,他們才能逍遙度日,所以巴不得他再干些蠢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