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世子的崛起 > 四百零五、棉花

四百零五、棉花





    大雪齊膝,天灰蒙蒙冷得要命,寒風時不時吹過山頭,抖落積雪,後山皚皚白雪之中,兩百多新軍列隊三排,靜靜站立在雪中,肩頭帽子上都堆積雪花,可他們依舊一動不動。

    李星洲披著熊皮大衣,這個年代棉花種植產業並不普及,冬日沒有棉衣御寒,他貴為王爺,自然穿得起貴重的絲綢還有珍貴山貂等動物毛皮,對于普通人,能穿上厚麻布已經不錯。

    可麻與棉御寒能力完全不在一個檔次,新軍軍士配了皮斗篷,依舊被凍得瑟瑟發抖。

    每年冬天,景國上下都會有很多人冷死,特別是只穿得起麻布衣衫的窮苦百姓,其實不止景國,全天下都是如此,那種受凍的滋味,比直接死了還要難受。

    棉花其實早就有,但一直只是在後世新疆,如今遼國西南等地有少量種植,眾多國人都穿上棉衣的歷史是一段漫長的歷史,直到明朝朱元璋大力扶植棉花種植,棉衣才開始興起,便逐漸走進尋常百姓家。

    棉花真是好東西啊,李星洲在心里琢磨,如果有大量棉花,景國百姓生活水平能上一個檔次不說,冬天也會少死很多人。

    隨即想到適合種植棉花的地區他不斷在腦子里回憶,大體位置他是記得住的,初高中地理課上老師還讓背國,全國棉花場地有那些,大江的下游,豫北平原

    想著想著,李星州突然一愣,他記著好像還有一個地方,雖不是最大的,但也十分適合種植棉花,核桃等,那不就是

    “第一排听令!”雪地里,李星洲大聲說。

    “到!”第一排軍士齊聲道。

    “向前一步走!”

    啪!

    第一排士兵整齊跨出一步。

    “舉槍!”

    唰!

    上了刺刀的遂發槍齊刷刷一起放下,這是無數遍練習的成果,所有人利用準星照門瞄準前方,但其實滑膛槍瞄準的意義沒有那麼大,因為只要開火,沒有膛線帶動的子彈都是亂飄的。

    但因為趙四的種種改進,如今王府的遂發槍已經進入錐頭彈丸,一體化子彈的階段,氣密性,精準度都不是初期遂發槍可以比的,說白了,已經發展到前裝式槍械的巔峰了。

    要再進一步,除非有蒸汽機,一體化鍛造的槍管,用蒸汽機帶動鏜刀鏜出槍管,用蒸汽機拉出膛線,高精度加工提高氣密性,實現彈藥後裝。

    這一切都卡在新動力上如果沒有新動力,王府的槍械科技將被鎖死。

    “射擊!”隨著一聲令下,六十多條槍匯成一聲響,子彈呼嘯而過,五十步開外,灌木叢齊刷刷炸開,枝葉飛散,積雪抖落,槍聲回想在山中。

    “第二排,射擊準備,舉槍!”

    第二排第三排默契上前,二排舉槍對準前方。

    “射擊!”

    啪!

    “第三排,射擊準備,舉槍!”

    “”

    槍炮聲響徹山頭整整一下午,青色煙霧彌漫山林,樹林里都是火藥燃燒後的臭味,林中鳥雀走獸嚇得四散而逃。

    隨著黑山匪患擴大,李星洲不得不重新將新軍的射擊訓練拉上台面,兩百精銳火槍手,六個班的炮兵,速度卻慢了許多,因為天冷,很多人手指都凍得不利索,裝彈動作僵硬。

    看來得解決這個問題,好在他又有度支司送來的兩萬兩銀子入賬,有了銀子,一切都好說。

    當晚,他托付參吟風幫忙,找來江州城內最好的幾個裁縫,將畫好的手套圖紙交給他們,精細毛皮打造,要求做工精良,主要起到保暖作用,穿戴時基本不影響射擊,或者怕影響射擊也能臨時摘掉,如果士兵的手是暖的,開火時摘下手套,短時間內不會影響動作。

    至于完全不影響動作,又能保暖的手套,目前做不到,受制不在制作工藝,而是材料工藝。

    這些裁縫的手藝,做出兩百多雙也需要六七天,到時估計那時到臘月,又一年年關將至,江州北方卻人心惶惶,黑山賊的陰影籠罩所有人心頭。

    “羽承安出京了嗎?”

    “回稟皇上,已經押解出京了,家中女眷八十七人充了教坊,男丁發配關北,按照陛下吩咐,年前都會辦妥的。”福安低聲道。

    “嗯,刑部做得不錯,辦事利索,朕心寬慰。”

    福安低頭不敢說話,對于羽承安之事,皇上特意交代御史台、大理寺、刑部四個字——年前辦妥。

    “年前辦妥”只有四個字,但福安卻听得脊背發涼,不敢多問。

    罪犯發配,刺字配麻布衣,還要加帶十幾斤重的枷具,一路徒步幾千里,本就是要命的事。

    而如今冬月,外面天寒地凍,往南還好,出了開元,再走幾天就沒了雪。

    可往北,那就是大雪封山,千里冰封,萬里雪飄,年輕力壯的人的尚且會凍死在路上,何況羽承安那樣年過花甲的老頭

    皇上特意吩咐刑部年前辦完,意思其實很明顯,就是委婉的告訴刑部,把羽承安快送出去凍死!這是絕了羽承安還有他家中六十多口男丁的生路。

    每想到這些,福安就背脊發涼,關于此事他不敢深問,生怕觸及皇上霉頭。

    而兵部判部事張讓,鹽鐵同知參勝,皇上都準許先關押御史台大牢,待明年開春再發配出京,送完交州,交州蠻夷之地,比關北還險惡,但開春再走,活命是沒問題的。

    皇上背著手,福安跟在後面不說話。

    他知道皇上為什麼這麼恨羽承安。

    根不在羽承安身上,在職不在人,只能怪他命苦,參知政事為副相,前朝都是沒有的官職,當初吳王謀逆之後,皇上疑心很重,對權臣也不放心,所以又給丞相同中書門下平章事設了一個副,來分平章事大權。

    而這個分平章事權的位置,就是參知政事,朝廷副相。

    位置是皇上開先例設下的,起初還有大臣反對都被皇上壓下,結果現在卻出了這樣的事

    皇上一手設立的平章事之職擔任者羽承安,勾結外敵,欺君罔上,貪污受賄,這根本就是打皇上的臉!還打得格外響亮。

    大臣們表面不說,心里也會笑話,當初讓你不要設你偏設,現在出事了吧,看你怎麼交代

    悠且免看Q源a,安卓手C需ogley下安,果手C需登非中籜糲螺d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