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世子的崛起 > 四百一十八、新槍

四百一十八、新槍





    凸碧山莊里沒有多少藏書,他當然不可能去找書看,先不說自己那水平能不能讀懂簡要無比的古書,就算理解,這些東西不會記錄太過詳細,沒有實物對照不可能知道。

    這事情最好問當地人,或者當地守軍,因為中華向來注重文化傳承,這種習慣幾乎融入骨血,即便千年之後,長平當地百姓代代相傳,依舊知道當初發生在那的史詩大戰,何況如今。

    如果問他們說不定能有所收獲,而且從此到長平,不過一日腳程。

    正這麼想著,福安公公找到他,說皇帝想見他。

    再次見到皇帝,老人臉色平靜許多,他身邊還有皇後陪同,李星洲行禮,也不說話,自己坐下。

    他不說,皇帝也不說,屋里靜悄悄的,慢慢緊張起來。

    直到皇後咳嗽幾聲打破寂靜,然後用手輕輕推了推上方的老人,老人這才不樂意開口“此次出兵朕準了。

    不過朕也有要求,其一,你臘月出兵,如果臘月二十五之前不管有無戰果都必須回來。其二、朕會派衛離還有隨行五十上直親衛听你號令,你把他們帶上。”

    “不行。”李星洲想也不想道“沒有上直親衛,誰來保護你,皇帝的安危不是幾千土匪可以比的。”

    皇帝哼了一聲,然後慢慢道“你且放心,朕不是傻子,已下令讓王通調度衙役過來。”

    李星沒說話,他確實沒想到皇帝的態度會突然有這麼大的轉變,張張嘴最終說了聲“謝謝”

    皇帝沒正面回答,“你出去吧。”

    臘月初,在李星洲命令下,廂軍開始準備糧食輜重,隨時準備出發。

    江州百姓听說平南王要出兵剿匪之後,紛紛要報名參軍,但李星洲此次出兵旨在兵貴神速,旨在出其不意,自然不嫩多帶人。

    還有百姓給新軍送米面糧食,蔬菜肉類等,李星洲都一一拒絕,他還有皇帝撥下來的兩萬兩,這些東西對他而言微不足道,對很多百姓而言,卻是過冬糧食。

    就在他忙碌準備的時候,小姑娘卻不高興,被眾人撞見之後,李星洲干脆借此機會把何芊搬到自己院里住,何昭看他的眼神也凶惡了幾分。

    不過這幾天她興致都不高,李星洲帶她在院里堆了一個高高的大雪人,好不容易露出笑容,在雪地里跑起來,還用雪球扔他,小姑娘的挑釁引發一場戰爭,戰況十分激烈,何芊一度佔據上風,直到體力耗盡跑不動,被他捉住。

    美好時光總是短暫的,小姑娘氣喘吁吁,面如桃花躺在他懷中。

    “你一定要去嗎”她小聲的問,

    李星洲點點頭,捋順她額角烏黑碎發“別怕,不是什麼大事。”

    “你騙人,我爹爹都跟我說了,有好幾千土匪呢”她嘟著嘴。

    “你爹瞎說的。”李星洲不在意的說。

    何芊往他懷里鑽了鑽“我爹讓我勸勸你,讓你別去”

    李星洲一笑,何昭看他那眼神,怕恨不能他馬上去送死呢,怎麼會勸他別去。

    “你要是不去,我我讓你睡我屋里。”

    李星洲心頭一跳,長槍一抖,喉嚨有點干,差點就順口答應,幸好反應過來,連忙道“小丫頭陰我,差點上你大當,拿下你這小機靈鬼還不是遲早的事,用得著急于一時。”

    “大混蛋”何芊臉更紅,在他胸前悶聲道“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怎麼辦”說著說著她拉住李星洲的大手,小聲道“今晚今晚你就去我屋里住”

    “哈哈哈”李星洲一笑,“嘖嘖,早知道當初綁你的時候就把你辦了。”

    “你還說”何芊害羞的捶了捶他的胸膛,“當初你就是個大混蛋,紈褲子,張揚跋扈,到處害人”

    “那現在呢是不是對我大有改觀,覺得我非常厲害啊。”李星洲笑道。

    “哼,還是個壞蛋,可沒變什麼。”小姑娘說著安安靜靜靠在他懷里。

    李星洲拍拍她的後背“等我回來,乖。”

    就在這時候,院門口突然出來一聲笑“嘖嘖嘖,王爺真是風流才子,情場老手啊,家中後院安固,就想著向外發展了。”

    何芊嚇得一下從他懷中跳起來,李星洲抬頭一看,居然是一臉意味深長笑意的起芳。

    連忙干咳兩聲打破尷尬“咳咳,你來的真快。”起芳是他調來的,為的是讓她的定南級起芳號大船運輸火藥,彈藥,還有手雷北上,他這次玩的就是火力壓制。

    “當然快,王爺吩咐的我們這些忠心耿耿的下人辦事自然快,王府里你的幾位美人忙得腳不沾地,小女子火急火燎從開封趕來,才在渡口馬不停蹄組織人手搬過來,沒想到王爺倒是會享受”她說得慢悠悠的,可越是這樣李星洲越有些心虛。

    連忙道“哈哈哈,起管事辛苦了,來來來,我親自去安排你們住宿休息。”

    “不用了,可別打擾了王爺風流韻事。”起芳哼一聲,然後歪頭看看躲在他身後害羞的何芊“不愧是何家小姐,嬌俏可愛,我見猶憐啊,難怪王爺神魂顛倒。”說著轉身走了。

    李星洲拉過何芊的手“我去看一下,安排他們住下,你先回去。”

    “哦”

    王府大船帶來大量槍彈,炮彈,火藥,手雷。

    還帶來一批新槍

    王府的遂發槍本來在趙四改進之下幾乎到達前裝滑膛槍的巔峰,在沒有蒸汽機之前不太可能有新進步,沒想鐵牛又改進一次。

    身為鐵匠的他敏銳的發覺槍管槍膛越小,與子彈越貼合,氣密性越好,槍的威力就越大。

    于是他干脆把火藥池縮小,把燧石點火孔也縮小,因為之前趙四的改進,發射藥和子彈已成一體,用豬油泡過的紙固定一體。

    這樣一來,火藥池的設計就成可有可無,去掉它能增加氣密性,增加槍械威力、精度和射程,趙四也找新軍軍士通過上萬次射擊實驗證明這設計可行。

    詩語作為管事,照著他以前做的,因為這次改進賞了鐵牛白銀千兩,還昭告全王府。

    而她帶來的兩百支就是最新一批改型槍。

    李星洲高興的摸著這些寶貝,又听著起芳說王府發生的事,喜不自勝,立即讓人傳令新軍集合,換裝新的軍械,然後進行了試射。

    結果不只是他大喜過望,新軍軍士也愛不釋手。

    他們打的槍多了,自然能分辨出這差距,新槍打起來更響也更準,打得更遠,威力更大了,射速也有所提升,因為沒有火藥池的設計,槍管到槍膛變得光滑通透,渾然一體。

    有兩百支新槍,李星洲更有把握,同時也開始安排替換下來的兩百支槍。

    大軍就要出發,新招人訓練是不行的,但是他有辦法,他讓參林從廂軍中調兩百步軍過來,然後暫時編入新軍,每個新軍火槍手一對一教一個廂軍。

    這樣練習兩天後,道臘月初五,參林那邊傳來消息,他已經準備采買好所有輜重糧食,軍隊可以隨時出發。

    李星洲準備六月初六一早,也就是明日出發。

    下午,他在何芊那準備好行李,喂好眉雪,這幾天它和一群騾子關在一起,鬧脾氣,不是李星洲親自去喂,他都不吃。

    之後又去正堂見皇上跟皇後,皇帝依舊面無表情,皇後拉著手叮囑了他許多。

    聞訊而來的何昭一言不發,還是沒什麼好臉色,湯舟為說好听話,說他必會旗開得勝之類的。

    至于福安公公,他沒說什麼話,只是向自己點頭。

    最後就是王通,自從知道皇帝在這之後,他這個老丈人恨不能搬到山莊里來住,天天往這跑,王通叮囑他不要辜負聖恩,報效國家,為皇上排憂解難之類的

    一直到和皇帝皇後,幾位大臣吃過飯,天黑下來,才抽身準備回院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