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世子的崛起 > 五百四十八,人事安排

五百四十八,人事安排





    “計劃的核心在于利用炒產生經濟泡沫,導致夏國市場動蕩,高層積怨,甚至可能產生內戰”李星洲直接道。

    “炒”起芳不解的問他。

    “利用人的逐利性,趨使他們瘋狂,最終用不合理的價格擊垮市場。”

    起芳听後還是一臉懵逼,不只是他,眾人都很懵。

    李星洲也理解,于是用例子解釋“我們假設有這麼一個地方,稱為甲地。

    此地方百姓比較富足,衣食住行都不成問題之後,也開始考慮一些其它消費,比如他們喜歡一種花,假設這種花是郁金香。”

    “郁金香”詩語看向他“這種花我見過,據說是吐蕃一帶傳入中原的。”

    李星洲點頭,接著說“總之,如果此地區,大多數人都喜歡郁金香,而郁金香需在冬季濕冷,夏季干熱之地才能生長,所以產量有限。

    花農產出的不足以滿足百姓需求,很多人都想第一時間買到花,可郁金香需要開春之後才開花,而如今是冬天,還有幾個月才到春天。”

    說到這,大家都目光都匯聚過來。

    “後來呢”起芳追問。

    “于是,種花的花農想多賺點錢,有些人想早買到花,就想到一個法子。

    有人為搶佔先機,找花農立下字據,如一朵花賣五十文,他可以先支付十文定金,開春之後憑借字據第一時間買到花。

    這種做法很聰明,因為能搶佔先機,比別人更快買到花,于是有大量的人效仿,簽下這樣的字據。在這樣的前提下,請問接下來可能會發生什麼”他環視眾人問。

    大家都不解看著他,還能如何

    他正想解釋,之前一直沒說話的方新像是想到什麼,試探性的道“交易字據,價格瘋漲”

    李星洲眼楮一亮,驚訝的看著這個中年男人“沒錯,商品稀缺,價格就飛漲,所謂物以稀為貴。

    可這時沒郁金香,能第一時間買到郁金香的字據就成為交易品。

    情況是這樣的,假若有一個人乙,他手中有字據,開春之後再交四十文就能買到一朵花,可這時郁金香已經漲到一百文一朵。那他就可以將手中字據出售給急著買花的丙,然後賺取五十文。

    很快丙可能發現,郁金香的價格還在漲,他也不滿足只得到花,還想大賺一筆,于是會以更高的價格賣給丁,如此賺取中間差價。”

    “可一朵花而已,能賣多貴”嚴申不解的問。

    李星洲只是一笑,嚴申之所以這麼問,是因為他不了解人性的貪婪與瘋狂。

    荷蘭郁金香事件中,最貴的郁金香炒到一株高達6700荷蘭盾,當時為世界數一數二富裕的荷蘭,工人年薪也只是150荷蘭盾。

    一株花的價格,能在當時世界最繁華的阿姆斯特丹運河畔買一棟豪宅,可它真的只是一朵花。

    長春君子蘭事件中最瘋狂的時候,一盆君子蘭賣出十五萬人民幣,當時能在北京城內買四套房八幾年。

    這樣的泡沫一旦破裂,其帶來的後果也會十分嚴重。

    荷蘭郁金香事件引發的慘劇絕不亞于華爾街黑色星期四,許多人因為高價購入郁金香而血本無歸,跳河自殺,有人從富翁一夜間變得一貧如洗,沿街乞討。

    這種從天堂陡然跌入地獄的轉折,給了荷蘭一個不小的打擊。荷蘭的金融業迅速萎靡,商業經濟亦開始走下坡路。

    這種事例在人類歷史中數不勝數,其實就連大名鼎鼎的牛頓也在金融陷阱中被坑慘了,一下賠了二十年的工資。

    牛頓起初還能保持理智,及時撤出資金,但隨著瘋狂逐利的人增多,他很快也失去理智,最後結果血本無歸,還留下一句名言“我能計算出天體運行的軌跡,卻難以預料到人性的瘋狂。”

    “每個人都想賺錢。”李星洲認真道“何況是不勞而獲的錢,只要通過簡單買賣就能來錢。

    人都想真便宜,這點亙古不變,如果價格不斷上漲,只要一個人賺了錢,就會有一百個人坐不住,有十個人賺錢,就有一萬人坐不住,而如果有一千人賺了錢說不定全國的人都坐不住了。”

    “慢慢的,事情就會發展為,只要有人買入字據,就要想方設法出手,忽悠也好,欺騙也罷,這樣才能賺錢,如此推動之下價格也會瘋狂節節攀升。

    但這種事,本來就是無源之水,無本之木,遲早有一天會崩盤。”

    起芳眼楮一亮,恍然大悟,“等到崩盤的時候,那些字據早就是天價,可手里又字據的人會血本無歸”

    “道理就是這個道理,而且能有財力支撐買到最後的人,大多都是有權勢之人,他們肯定會不甘心,不甘心當然是找官府,找朝廷說理”

    起芳笑起來,她似乎已經完全听明白怎麼回事了“可官府朝廷又能怎麼辦,錢是他們自己花的,買賣是他們自己做的,錢早就流向各處,怎麼找別人也不會願意。”

    “沒錯,隨後動蕩就會開始,上層矛盾會被激發放大,如果上層本來就有矛盾,整個地區甚至國家都會動蕩。”

    其他人都已經听呆了,狄至問道“王爺,一朵花真會到那種地步嗎”

    “只要經營得當。”李星洲道“我把這個對付夏國的計劃稱為郁金香計劃,缺的就是一個具體運此事的人。我之前早早讓人在太原府設了分部就是為了今天。”

    “那我們用什麼東西來認夏國人上當”詩語敏銳的提出關鍵問題。

    李星洲一笑,站起來從身後的櫃子里取出四件小巧的玻璃杯,晶瑩剔透。

    “這東西本就很值錢吧。”詩語皺眉。

    李星洲道“確實,它是看起來值錢,如今王府生產這樣的杯子,算下來本錢不過一百文,這還是把工錢算進去了。”

    他一說,眾人更是驚訝,方新驚嘆,隨即恍然大悟的說“一樣看起來十分值錢,其實本錢很低,能大量產出的物件,更加容易讓人上當受騙”

    “沒錯夏國人,或者說除了今天在座各位,還有王府的琉璃匠,沒人知道這些物件的真正價格,這是個大優勢,而且我還能幫著炒高熱度。”李星洲邪魅一笑,勞資還是是鴻臚寺卿啊

    “我去做”起芳激動的率先道“我保證能把夏國攪亂個底朝天。”

    “不行”李星洲拒絕。

    “為什麼”

    “你和嚴昆總管剛忙完回來,還是休息休息再說吧。”

    “我不累,這事非我莫屬,機靈的商販也是我幫你挑的,我找的都是瀘州人,這事理應我去辦。”起芳寸步不讓。

    李星洲道“你是王爺還是我是王爺,王府里的事我說了算。”

    “這事天下大事”

    “那也我說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