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世子的崛起 > 五百四十九、忽悠

五百四十九、忽悠

    “你”起芳不爽,只好坐下。

    沒想到這時向來與起芳不對付的詩語發聲道“就讓她負責吧,王府里沒幾個像她這樣心思深沉,奸詐狡猾之人,干這種事正好合適。”

    怎麼感覺在罵人

    嚴昆也附和“起姑娘確實有能力勝任,不過我舉薦方新也一同隨行,協理此事。”

    李星洲看向方新,這個文士恐怕是對這套原理理解最深的,他其實也有意讓方新起芳的參謀,只不過怕人家不願意,畢竟那是西北邊陲,從京城去有很遠的距離。

    方新見眾人看向他,站起來道“在下願往,平時沒見過這樣的事,也沒想到有如此天馬行空之計謀,王爺不說,在下也想去試試。”

    他終于放心下來“那就勞煩先生了。”

    然後又看向起芳,一臉不放心的小聲說“你你不必如此,表現自己的機會多得是。”

    “這是我自己選的,誰也不能攔著。”起芳小聲回答,又補充“哪怕是你也不行”

    李星洲無奈,她經歷得太多,吃了太多的苦,自己覺得有些愧對于她,“自己保重。”

    “當然”

    “我會派魏雨白帶人護送你們北上,那里的情況她熟悉,到了西北有一點千萬記住。”他看了一眼起芳,又看向方新,“太原那邊離夏國銀州,永樂城很近,那里就是夏國最為繁華的地帶,但即便如此,你們也只能在夏國國境外指揮操,至于具體的事,要在夏國境內做的,都交給手下去辦。”

    “我自有”

    起芳還想進說什麼,就被李星洲打斷,他嚴肅看著起芳“本王知道你起大小姐有本事,有手段,但這不是限制你發揮,也不只是為你安全考慮,還因怕暴露王府,擾亂後續計劃,明白嗎。”

    起芳哼了一聲,這才不說話。

    “至于具體行動細節,我會寫好給你們兩兩位,回去之後好好準備,估計三月底,最遲四月初就要出發北上。”李星洲認真道。

    接著,李星洲又補充了一些細枝末節。

    燭火昏黃,會議一直在持續,直到很晚。

    當晚,經過激烈的討論和爭執,計劃的人事安排也確定下來。

    最後在起芳的力爭下,大本營從太原府改為延安府,因為延安府離夏國繁華地帶更加距離近,行動方便。

    李星洲之前之所以不選延安府,而是太原府,是考慮到夏國在唐隆鎮剛和景國有大戰,殘余的逃兵也好,潰兵也好,可能會順著大河南下,在延安府附近落草為寇,這時候去不安全。

    可起芳堅持不讓步,她認為只有在延安府才能及時和夏國境內的商販聯絡,並且做出指揮調整,危險就危險點,比起郁金香機會的成功這風險值得冒,這點方新也同意。

    最後權衡之後,他也只得同意,不過加強了安保力量。

    起芳為總負責人,方新為參謀,魏雨白率新軍騎兵百騎,嚴申率新軍火槍手一百五十人為安保力量,隨行北上,畢竟那一帶才打過戰,沒人不放心。

    到時,起芳、方新、魏雨白、嚴申都會駐扎在太原府西南的延安府,在那里規劃和指揮整個行動。

    本來禁軍五十人以上的出京調動都要啟奏皇上,可他已經和皇帝說好了,這事不成問題。

    第二天,大家各自忙碌,仿佛什麼都沒發生過,暗中卻已經準備起來。

    首先就是李星洲的鴻臚寺卿,最初都需要一個傳說,讓人們為之瘋狂的傳說,他想為之造勢,以前很難,因為夏國太遠,現在好了,夏國的使節在京城,必須抓住如此大好機會。

    郁金香事件中瘋狂傳播的有人買郁金香一天賺了兩千荷蘭盾的傳說。

    長春事件中的想賺錢買一盆郁金香從街頭走到街尾就能成富豪的言論。

    日本經濟泡沫中的一個老人退休從東京回鄉下,買了自己的小屋一下獲得七百萬美元,成為富翁的傳奇。

    種種事件,無時無刻都給人們透露出四個字“不勞而獲”。

    天上掉下的餡餅是最香的,這些事無時無刻不在刺激人內在的貪婪,這些事情或許是真,或許是假,但口耳相傳,都能成為炒的借口,引發人們的瘋狂。

    李星洲第二天就親自帶著狄至去鴻臚寺見夏國使者野利旺榮,並請他到听雨樓赴宴,盛情款待他。

    其它事,他早跟狄至交代過。

    兩人互相談論一些兩國趣事,氣氛十分融洽,等到他的夏國侍女溫好酒,準備為兩人斟酒的時候,李星洲微微抬手,站在旁邊的狄至心領神會,一臉嚴肅的從挎肩包袱中取出一個小盒子,在旁邊桌上小心打開,然後將其中一個透明玻璃杯如捧珍寶一般,小心雙手奉上。

    果然,不只是野利旺榮,就連他的侍女看這晶瑩剔透,燦若水晶的杯子也看呆了。

    李星洲一笑,很有逼格的道“此杯乃玲瓏水晶杯,是本王專用酒杯,用過之後普通俗物難以入目,所以到哪都帶著。”其實名字名字也是他臨時編的。

    野利旺榮看著他手中杯子,都離不開眼了“王爺,這是什麼寶貝”

    李星洲得意笑道“哈哈哈,野利大人好眼力,這玲瓏水晶杯,是取我景國命脈大江中沖刷超過百年的透亮河沙,再區西南深山野林中山窿鐘乳髓液,兩者混合,燒煉七天,然後出爐,冬冰夏用,在冰窖里冷卻三天才能成,是稀世珍寶。”

    听到這,野利旺榮連連點頭,已然听呆了,定定看著他手中漂亮的玻璃杯,就連斟酒的侍女也移不開眼楮。

    “本來大江中沖刷過百年的透亮河沙就不多,西南深山里毒蟲猛獸橫行,取鐘乳髓液也是難上加難啊”李星洲搖頭嘆氣“所以這樣的寶貝,好歸好,整個景國也不多,本王估計不超過十件。”

    野利旺榮連連點頭“這次來景國上國,真是長見識了。”

    李星洲哈哈大笑,狄至憋笑憋得滿臉通紅,看在野利旺榮眼里,他就是驕傲,為景國的寶貝驕傲,所以自豪高興得紅了臉。

    接下來的話題圍繞這“玲瓏水晶杯”展開,李星洲拼命的扯淡,賣力的忽悠,越說越玄乎,偏偏野利旺榮都信,因為實物就在眼前,實在太漂亮,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一場酒席賓主盡歡,野利旺榮長了見識,臨走還對“玲瓏水晶杯”念念不忘。李星洲心里高興,首戰大捷,把野利旺榮給忽悠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