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師叔無敵 > 第243章 萬蛇蠱毒

第243章 萬蛇蠱毒

    吳用的驚恐,同樣出現在很多男修士的眼里。

    尤其是一些結為道侶的夫妻之間。

    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夫人快速老去,這一幕恐怕是世間所有男人的夢魘。

    紅顏白骨,一念之間。

    貪圖不老泉的女修們遭遇了無法想象的代價,或許他們不怕戰死,卻無法忍受自己在愛人的目光里快速老去,直至皺紋堆壘,衰老不堪。

    那根本是女人的噩夢!

    起伏的尖叫聲充滿了絕望,響徹千雲,在青芝听來,這種絕望的尖叫才是世間最美好的聲音。

    因為尖叫中充滿了恐懼與絕望,充滿了不甘與怨恨,那種感覺,與她當年逃離千雲的時候一模一樣。

    千香谷,丹閣之內,聞秋晴用顫抖的單手輕撫著額頭的皺紋,另一只手里,握著法器短劍。

    劍尖正對著自己的心窩。

    如果蒼老到滿臉皺紋,蒼老無法行走,蒼老到連自己都認不出自己的時候,她會選擇殺掉自己。

    堅強如聞秋晴這種女子,都會想到死,可見蒼老這種沒人能看到的力量,可怕到何種程度。

    血光開始出現。

    一個煉氣期的女弟子,顫顫巍巍的將長劍刺進了心口。

    築基境界擁有接近兩百年的壽元,而煉氣期的修士多說只有百年壽元,在這場生機流逝的險境里,煉氣弟子會最先耗盡生機,最先老去。

    有第一個自盡的女修,就會有第二個,千雲宗內時而出現倒地的蒼老尸體。

    相對于煉氣期,築基女修的兩百年壽元能耗費得久些。

    即便耗費得久些,對于頭發白了一半的姜小蓮來說,也讓她無法忍受。

    “怎麼會老了!”姜小蓮抓著銅鏡驚恐萬分的罵道︰“老娘還沒嫁人呢!怎麼就老了呢!師尊你快想想辦法吧!”

    這次求救姜小蓮沒說懶鬼,但是她那位師尊也無能為力。

    溫玉山正被千蛇禁禁錮,動彈不得,更別提救姜小蓮了。

    “紅顏白骨,萬蛇蠱毒!”上官柔眼看著姜小蓮在快速蒼老,她終于認出了這種罕見的陰險蠱毒。

    “有些見識,小姑娘,你有沒有心上人呢。”青芝施法之後,轉過頭,看向上官柔,溫和的詢問。

    “她沒有心上人,你這條毒蛇!除了下毒你還會什麼!”溫玉山不等上官柔說話,當先喝罵出聲。

    “嘴硬的小家伙,你在擔心她,我猜對了吧,呵呵呵呵。”

    青芝變得饒有興致,翻手間在掌心凝聚出一些晶瑩水珠,對溫玉山說道︰“看,這些所謂的不老泉的確就是萬蛇蠱毒,喝下去之後能讓容貌變得更美,皮膚變得更加細膩,不過呢,代價可不小,只要我施法,這些蠱毒就會爆發開來,快速的蒸干生機,讓人迅速老去。”

    青芝說話間揮了揮手,纏住上官柔的青蛇虛影立刻游了過去。

    “你個陰險的妖族!我來喝你的毒蠱!你不得好死!”溫玉山破口大罵,在他的罵聲中,青芝將手里的不老泉給上官柔喂了下去。

    一根白發出現,緊接著是第二根,盡管還沒有皺紋,上官柔卻開始了蒼老。

    “你果然很擔心她,看來你也愛著她是嗎,那就睜開眼看著吧,看著你所愛的人漸漸老去。”

    青芝盯著溫玉山,無比得意的笑了起來。

    隨後再次凝聚出幾滴不老泉,托在小棉花的嘴邊︰“該你嘍小丫頭,如果你也老去的話,你那位師尊會不會傷心難過呢,我們來拭目以待吧,呵呵呵,咯咯咯咯!”

    小棉花始終被青芝抓在手里,她眼睜睜看著姜小蓮和上官柔在蒼老,對那些所謂的不老泉已經視如毒藥,見青芝要給她喝下去,嚇得小棉花眼淚都下來了,嗚咽著看著她的師尊。

    “老太婆,我大師兄不喜歡你。”常生沒去哀求,也沒怒罵,而是平靜的說了一句。

    不知是那句老太婆所致,還是不喜歡三個字觸動了心弦,青芝的目光沉了下來。

    “因為你太惡毒,同樣是大妖,姐妹間居然也有如此差距,你姐姐當年不該救你,死在鎖妖塔里的應該是你青芝,而非白靈。”

    常生搖了搖頭,輕聲一嘆,眼里滿是遺憾,他越是如此,對面的青芝就越發憤怒。

    “挑撥我們姐妹?小家伙,你好像比我還險惡,靈蛇山的大妖不存在憐憫!我和姐姐都是蛇妖,我們同樣惡毒!”青芝由于憤怒狠狠的一捏手,手里的蠱毒灑落。

    “不,你們姐妹不一樣,白靈比你善良,否則她又怎會舍命救你,而你呢,四百年了,你可曾想過你的姐姐。”常生的語調始終平靜,他以這種手段吸引著青芝的注意。

    “你怎知我沒有想她!我們是姐妹!”青芝的眼瞳立了起來,成為豎瞳。

    “那你為何四百年銷聲匿跡,不來救她。”常生繼續說道,聲音無悲無喜。

    “因為我重傷在身!鎖妖塔的鎮殺當年差點要了我的命!我在靈蛇山恢復了四百年,如今終于養好了傷,雖然我來得晚了,不夠依然能為姐姐報仇,因為千雲宗還在,小家伙,你成功勾起了我的憤怒,我要想一想怎樣讓你更痛苦呢,呵呵,呵呵!”

    青芝的瞳孔里開始出現血輪,從一圈直至四圈。

    “痛苦……我名常生,字恨天,人送雅號斬天驕,同階無敵,讓我痛苦很簡單,用與我同階的修為,斬了我。”常生語氣中帶著一股蕭殺之意。

    “你叫什麼來著,哦對了,小常生。”青芝冷笑道︰“來的路上好像听過這種稱號,斬天驕,狂到極致的斬天驕,好,我就用妖靈的實力來戰一戰你這個所謂的斬天驕!”

    “我有傷在身,只能動用築基靈力。”常生再次說道。

    “怎麼,你還想讓我用妖物程度的實力與你較量?那太無聊了小家伙,我沒心思陪你玩耍。”青芝停住了身形,她已經清醒了過來。

    剛才被對方的激將法氣到才同意兩人決戰,此時想想根本是孩童般的把戲,無聊透頂。

    “無需降至妖物,你用妖靈程度的能力即可,我只是告訴你一聲,我以築基之力,可斬妖靈之軀。”常生淡淡的說道。

    “好哇!那就讓我來領教領教,千雲宗的第八子究竟有多少本事!”將小棉花推向一邊,青芝將全部的憤怒都集中在常生身上。

    挑動起大妖的憤怒之余,常生也完成了另一份隱晦的舉動,在他的駕馭之下,一條小小的沙蛇正從門縫里鑽進了雲山後山那間破落的木屋。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