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小將很囂張 > 第一九三章 吾之悍將

第一九三章 吾之悍將

    也許,黃忠能對人生之中出現的諸多事務,處理的尺度拿捏的恰到好處,與他的人生經歷有關!所謂人過半百,閱盡千帆,也許再無年少輕狂,肩膀上卻多了許多擔當,處理事情不再是僅憑一腔之勇,而是行一思三,多有顧慮,方有萬全!

    每個不同年齡段的人,在面對同一件棘手的問題時,往往年輕人處理的夠快,但卻多有後續疑難雜癥,比如人言口碑!反觀過了不惑之年,處理事情慢慢吞吞,並非是他沒有魄力,而是在于,他有了更多的牽掛,有了更多需要考慮到的方方面面,也許,這就是兒子和父親的區別,也許這就是孩子和成人的區別。

    韓遂听聞白日之事,西涼第一勇士錦馬超竟敗在一發須皆白的老將手中,甚是詫異,並對馬騰是否繼續願意保持討伐趙信的統一陣線,產生了懷疑。

    當日晚間,韓遂便馬不停蹄趕到馬騰寨中,好一番詢問馬超傷情。

    馬超性格孤傲,將敗在黃忠手中視為平生之奇恥大辱,並不遠提及,但韓遂這貨剛來,便揭馬超傷疤,馬超憤聲道︰“黃忠辱我之仇,早晚要報!叔父不用多言,超自無礙。”

    須臾,馬騰所設宴席已定,便請韓遂上桌。

    馬超今日敗陣,本不想去,奈何生父馬騰硬逼,只得相從,不敢忤逆。

    桌上,酒過三巡,韓遂道︰“孟起是為年少英雄,前途無量,那黃忠又是個什麼東西,趁孟起年弱,暗中放箭相欺罷了,算不得英雄。”

    馬超听得如此為自己開解之言,馬超倒也是個漢子,敢作敢當,不做那後世阿q。

    “叔父不必為我辯解,輸了便是輸了,逃避不是勇者所為!今日黃忠勝我,手下留情,吾牢記于心,待得來日,其落于我手,自當還之。那黃忠放我性命曾有明言,只叫父親撤去!但父親與叔父皆為昆仲,某自不出言。但小佷今日,無顏留此。今日小佷慘敗,托敵將手下留情方有性命可活,叔父知曉小佷好面,心情郁悶,不敢久陪,請叔父見諒。”

    韓遂r自然笑臉相送,對于馬超,他韓遂可不敢輕待。整個西涼,只讀馬超能稍稍撐住些場面,別之將領,統領兵馬的本事,只得一紀靈稍有馬超五層功力,那可是西涼沖門面的存在。

    馬超告辭後,馬鐵幾個後背也奉手告辭,堂上只留馬騰、韓遂二人,紀靈于門外看守。

    韓遂近身問道︰“壽成,今日之戰,實出乎我所料!不過壽成兄不必為難,如若離去,某自無他言,只請壽成給我明言,吾亦好做安排。”

    馬騰道︰“文約(韓遂字),且听我明言,吾欲撤兵。”

    韓遂心里一塌,心道︰錯失良機也,一旦壽成撤兵,自己豈能繼續兵伐並州?

    馬騰接著道︰“吾欲撤兵,並非因近日孟起戰敗,而是細作探听得報,東線袁紹長子袁譚已慘敗于樂平城外,目前已撤至壺關堅守。袁紹主力又在幽州難以輕動,否則根基不穩也。吾兄弟二人應袁紹所邀,兵發並州,是為趁勢覆滅趙信!如今良機已過,只恐拖延下去,只是給袁紹做嫁衣也。”

    韓遂豈能不明白這個道理,只是雲中城本就屬于他韓遂的勢力,一切都是因為趙信來到了並州,方才打亂了他進軍天下的整個部署!殊不知,便是沒有趙信,也會有袁紹、曹操入主並州,一切都一樣。

    韓遂沉默許久,方才點頭道︰“壽成兄之言,吾自明白,既然兄去意已決,弟我也不做那迂腐之人,當與兄同撤。”

    馬騰听之,甚是贊同,兄弟二人便商議撤退細節,次日一早,大軍已開出五十里地外,細作傳報給太史慈、黃忠、張英等將,眾人皆喜笑開顏。

    張英嚷叫著出城追擊,太史慈卻道︰“馬騰、韓遂絕非易于之輩,此番撤退也定是知曉東線袁譚兵敗。如若我等出兵,則反給其戰機;加之西涼兵馬多為驍勇善戰者,兵馬進退巡令而行,若追趕甚急,只恐我軍傷亡亦不會小也。”

    場中眾人皆稱善,張英拍桌大罵︰‘可惜溜了這群賊黨。’

    ……

    西邊戰線以韓遂、馬騰全數撤兵作為結局,並州危機暫解。戰報傳至趙信耳中,趙信欣然而笑,道︰“漢升真乃虎將也!那馬騰之子馬孟起,絕非易于之輩,漢升竟將之打的心服口服,不得不說是吾之悍將。”

    身側眾人皆出聲附和,了空道︰“主公,此番東西兩面作戰,並州守的是安然無恙,幽州卻是慘敗出局,如此當請主公依功而賞,據罪而罰。了空出謀不利,縷縷受制于人,甘請將為亭中小吏!”

    了空帶頭,場中不免沉默了許多。

    趙信環顧眾人面色,呵呵一笑,道︰“論功行賞,因罪下罰,此乃用人之道。了空于我身邊出謀劃策,雖說多有不利,然望諸位不要忘記,敵軍早有密謀,倉促之下,如何能有完美之策,此也應是情有可原。但公事公辦的規矩不能改,在其基礎上,應有酌情。此事吾自有決斷,不出三日,通告便出。”

    眾人面色凝重,拱手離去。

    晚間,上官秋、上官琪兄妹二人,了空在趙信書房之中許久,無人知曉他們在商議著什麼,但絕對能載入史冊的一個決定,在今晚已被徹底敲定!

    ……

    另一邊,孫策自擊敗嚴白虎後,便守軍回守江東。遣弟弟孫權與周泰一同鎮守宣城。恰巧落草之寇下山劫掠,四面殺往宣城城府。

    當時正是夜深之時,孫權正在睡床之上,听到動靜組織兵馬防衛已來不及,四面八方賊已持大刀圍來!

    危機關頭,周泰拍馬趕到,抱孫權上馬,自提大刀斷後!

    數十賊眾,蜂擁舉刀沖來,周泰赤裸著上身,單臂提刀砍殺,砍殺十多人,賊眾驚懼不敢再沖,忽賊眾後一賊躍馬挺槍直刺周泰胸前,眾人眼光瞪大,孫權更是驚吼一聲,周泰將死于眼前耶?孫權心中自問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