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明海殤 > 192.岡崎之主

192.岡崎之主

    當你笑容可掬的面對著一個你並不喜歡的人,那麼就一定是因為利益。

    三天後的正午,我在駿河之町靠海的大宅院里,見到了這位最終統一了東瀛的人——德川家康。

    可以說,見到德川家康之前,我不喜歡他;而見到他之後,我知道自己之前的想法沒錯。

    日本戰國時代的“三英杰”——織田信長、豐臣秀吉、德川家康。在這三人當中,古往今來的東瀛人最喜歡的是誰?

    我可以毫不客氣的說,人氣度最高的首先是織田信長,因為他有著強大的人格魅力,是能夠煽動人心的人。其次是豐成秀吉,他白手起家,創造了一段奇跡;至于德川家康,這個就比較復雜了,各個階層的人對德川家康愛憎交織,但基本的傾向還是可以歸于不喜歡。

    為什麼不喜歡呢?在我看來,德川家康便是東瀛史上第一偽善者!

    他在織田信長面前裝作綿羊,在豐成秀吉面前裝作綿羊。但是,信長死後,德川家康面目一改,立即向著這位曾經頂禮膜拜的老大哥的後嗣伸出黑手!雖然未遂,但是其心可誅!而豐成秀吉死後更慘,德川家康不僅徹底露出獠牙,篡奪了他的權力地位,還將豐成家斬盡殺絕!

    說到這里,突然想起一個典故——據說大阪歷來一直有一個神奇的民間組織,叫做“家康咒罵會”,這個組織唯一的作用就是——大家專門定期開會詛咒和戲罵德川家康。

    大阪人不喜歡德川家康是可以理解——家康篡奪了秀吉的權勢也就罷了,居然還殘忍地斷了秀吉的後代,連八歲的小孫子國松丸都被斬首!德川家康統一東瀛的大阪之戰實際上是一邊道的屠戮!大阪人永遠忘不了——在大阪城陷落後,僅德川家康下令割下的首級就達一萬四千多個!目的就是斷絕一切可能對自己造成威脅的隱患!

    而且德川家康這個人性格殘忍古怪,是絕對的粘液抑郁質氣質。疑心之重令人發指!

    他每天睡覺的榻榻米下面,都命令下人用木板封死,就是怕有刺客潛伏,暗殺于他。

    所入口的每一份食物做好之後,都要用火再烤一下,唯恐有人下毒。

    他從來不踫那些來路不明的女人,倒不是他品格高潔,而是怕有梅毒,所踫的女人都從熟悉的身邊人下手

    每次ooxx的時候忍著不開炮是他的專長,因為怕損元氣。

    到了晚年死之前的幾年,每天晚上都要召喚青春少女與他同床,倒不是為了發生肉體關系,而是听信了巫女的建議,想要吸取少女身上的充滿青春氣息的能量,以此來恢復自己的精氣。

    不知道這個辦法到底有沒有理論依據,但德川家康確實精力充沛絕倫是不得不承認的事實——他六十一歲時還與側室生下後代賴宣,六十六歲又生下女兒市姬

    德川幕府時將軍家中壽命最長的是十五代將軍慶喜,七十七歲。其次就是家康,七十五歲。

    他將死之前後,封自己為“東照大神”,與天皇“天照大神”遙相對應。而之前被追封為“豐國大明神”的豐成秀吉,在德川家康滅了豐臣家後收回了他的大明神封號還不算,家康還派人爬上京都的東山阿彌陀峰,摧毀了豐臣墓碑,連“神格”都不留給秀吉

    他就是這樣一個人,一個東瀛史上最偽善、卑鄙、殘忍、無恥的人。對他來說,生活沒有遠方和詩,唯有眼前的苟且。

    而這個苟且的男人,正道貌岸然的坐在我對面,嗯,五米遠的地方,超出了*能攻擊到的最大距離兩倍。

    他的背後放著一面鐵屏風,估計是怕遭到槍擊

    左右不遠處都坐著武士,當然,服部半藏也坐在他身後,唯一的正面留給了我,可以說,這是一幅全神貫注、保證安全的架勢。

    不知道為什麼,盡管他是按照我說的時間地點來赴約,但是卻依然給我一種極不舒服的感覺。那感覺嗯,就像騎著自行車,嘴里進了一只蒼蠅,吐出來之後卻無處漱口的感受

    但是,為了大局,我只能做出一副平靜的表情。

    說實話,與德川家康怎麼談的,我不願回憶。總而言之,他就是一直在追問,我到底有多大把握,能夠對抗羽柴秀吉這只猛虎。

    于是我反將他一軍,質問他能提供什麼?還是只想著坐收漁利!如果是這樣,那還不如不浪費這個時間談判,各干各的事情得了!

    可德川家康又不願意,他是在不想放棄眼前這麼大的一個機會。

    最後我索性攤牌了,我是這樣說的︰“目前的形勢很明朗。如果德川駿河守願意加入,那麼自然是天下之幸,事成之後,無論柴田,還是各方參與勢力,必然有所區別。若是無意,那在下就言盡于此。至于秀吉倒台之後如何見面,那邊看時運吧!”

    德川家康終于露出狐狸尾巴,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孫先生,請你將我的要求帶給柴田——若我出兵,或者至少在背後佯動牽制于羽柴秀吉,那麼事成之後,你等必須協助我,對抗北條氏,並瓜分秀吉之領土——伊勢地方歸我,奈良東部也應劃入我之轄區!”

    听到這里,我明白了他的心思——他是想以最小的代價,取得伊勢、奈良東部的管轄權,並將我們栓到他的戰車上,對付東面看不起他的北條氏。而他的盟友——長宗我部元親,則得到奈良西部的領土。至于柴田勝家,拼死拼活,只能得到近畿周邊的土地。

    不得不說,這是一個十分如意的算盤。但是關我什麼事呢?說實話,我對德川家康、柴田勝家,還有什麼長宗我部元親之類的都沒什麼興趣,我要的只是他們狗咬狗,一嘴毛,最好一人落下一身殘疾,誰都無力統一,才是最好的吧!

    其實還有更深層次的原因,我心里若有若無的,有一種對秀吉的同情和愧疚——他從白手起家到現在,吃了多少不為人知的苦,受了多少非人能忍的罪,他一步步從一個連姓氏都沒有的雜兵混到今天的地位,靠的不是別的,靠的全是他自己的努力!

    而我,正是要剝奪他的努力成果,雖然我是為了民族大義,但是我又有什麼權力將自己的意志凌駕于他的身上?我來自未來,我有最強大的外掛——歷史課本!這樣對秀吉是不公平的!

    尤其是,我還要和這麼多我根本不喜歡的人合作,去對付一個全力拼搏奮斗的人,說實話,我心里其實很不是滋味。

    答應將他的條件要求帶給柴田勝家,我們便結束了會面。說實話,有些虎頭蛇尾,但是我真的不想再面對這只老狐狸,和他的每一句交談都讓我覺得踩在雲彩上,從來找不到腳踏實地的感覺。

    跟他談判讓我覺得是在浪費時間,這一點,從島津義久、大友宗麟等人身上都沒有感覺到,只有他,這個最終統一了東瀛的人身上才有這種感覺,難道這就是真正的政治家?這才是真正的雄才大略?只有這樣才能笑道最後?

    我忽然想起了在明朝時,那些官員之間的互相傾軋,不也是這樣一般無二的面善心狠嗎?可能只有這樣,才能在這樣黑暗的土壤上生存、壯大、笑傲江湖吧!

    離開駿河,我的心情是十分低落的。說不清楚原因,大概是源自對現實的失望。來到這里之前,我一直覺得羽柴秀吉是惡的,是該被打倒的。只有打倒了他,才能拯救萬民于水火,也只有這樣,才能讓他無力向其他國家侵略,給大明更多的喘息之機。

    可是隨著時間越來越長,我越來越發現,自己的認識是錯的。所謂的民族大義,都不過是上位者給自己的口實。作為一個人,我又有什麼權力去剝奪一名奮斗者奮斗的權力呢?

    我默默的喝著悶酒,這是從來不曾有過的。我的朋友們知道我心情不好,都不想來打攪我,包括鳶——大概她認為,男人該有自己的空間吧。

    過了一會兒,忽然有人坐在我身邊,陪我一起端起了酒杯。我回頭看時,卻是不悔。

    于是我苦笑一下,與不悔踫了一下酒杯。

    不悔放下酒杯,沉默了一會,方才說道︰“我小的時候,祖父曾告訴我,當你找不到路的時候,往前走!”

    說完,又給我和他自己都滿上了酒。

    往前走?這句話好簡單,但是似乎確實是如此!

    再彷徨又有什麼用,再傷心,再哭泣,明天起來擦干眼淚,洗干淨臉,一樣還要上班。

    與其自己胡思亂想,不如腳踏實地,往前走!做自己的事,走自己的路,何必考慮太多?

    我不是和秀吉有賭約麼?那就一戰定勝負好了!

    忽然,我覺得自己又再次充滿了力量!我感激的看了不悔一眼,端起杯子,和微笑著的不悔用力一踫!

    再不彷徨,往前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