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無盡超武系統 > 第三十二章 鸞劍之術,骷髏之身

第三十二章 鸞劍之術,骷髏之身

    李鴉以刀術引動此地水汽,聚而成液,合而為浪,再經此地極寒冰凍,曾在他初練刀術時自創的一招孤浪不斷升華,演變成眼前這座呈一個浪頭模樣的小型冰山。

    其勢駭人

    其威,無可擋者。

    面對李鴉的兩個守衛被驚呆,竟不知自己即將被這座冰山碾壓成泥,連對面紅衣武者遞過來的兵刃也忘記抵擋,眼中只剩越來越大,將世上一切逐漸覆蓋的冰浪。

    一片陰影出現在六七個紅衣武者身後,血身高十丈,與李鴉動作同步,李鴉揚刀,血身便揚刀,小型冰山從李鴉刀尖脫離,卻被血身手中血焰之刀操控,高高舉起後轟然砸落。

    兀自瘋狂攻殺的紅衣武者首當其沖,未回頭看上一眼就被從背後砸下的冰山撞翻,隨即如當車之螳臂,被冰山裹挾著向前疾落。

    戰場上驟然出現如此一幕,瘋狂廝殺的紅衣武者和冰城守衛還未來得及震驚,十三大盟掠陣的二十幾人卻一齊將目光投過來。

    離李鴉最近的正是剛剛將這里局勢穩定下來,飛速遠離的兩個身穿罡鎧之人。

    兩人一左一右分散行動,凝神觀察防線是否有所疏漏,下意識忽略了他們剛剛補好的缺口,待到將視線掃到此處,冰山下落之勢已無物可擋。

    心中暗道不妙,兩人一齊向此處飛速馳援,半途便看到冰山一路前沖,帶著紅衣武者與冰城守衛重碾而過,把已顯薄弱的防線徹底打開一個缺口。

    此城地面皆為冰,光滑無比,武者行于其上需得刻意操控身體,非久居此地之人不能適應,

    而一塊冰……

    一道從防線開始一直延伸近百米的血痕彷如一個醒目標志,提醒附近的紅衣武者冰城防線已破,僵持不下的局勢有了突破口。

    人數幾倍于冰城守衛的紅衣武者紛紛舍下對手,蜂擁殺向李鴉轟破的缺口。

    “該死!”

    負責支援各處,實力最強的二十幾人腦里一齊閃過此念,立刻便有四五人極速躍來。

    與匯集而至的紅衣武者殺到了一起。

    始作俑者的李鴉早就收刀後撤,疾退十步,望向身左五十米處走到一起的武極三人。

    荊野穿著和冰城守衛一樣的鐵甲,擔心被殺昏了頭的紅衣武者們圍攻,一直沒有上前,被他護在身後的少女得了叮囑,同樣沒有加入冰城防線前的修羅殺場。

    紅衣武者注定要全滅在此。

    突破冰洞洞口包圍時,他們之中最強的一批人全部戰死,換來的結果是冰城內達到異象化鎧的武者只剩下二十二人,且人人帶傷。

    實力越高越惜命,目睹與自己實力相差不多的鎧身境武者被以傷換傷甚至是以命換傷的戰斗方式逼至絕境,而後一個個身隕,剩余的鎧身境武者做不到誓死不退,只能讓守衛輪替,使戰斗發展到如今勢態。

    守衛不敢逃不敢退,且局勢對其有利,說不定就能熬過去,獲得被許下的獎賞。

    戰斗到現在,三萬三千紅衣武者已經死到只剩九千人,而冰城守衛還有兩千之數,歸屬于血伍的鎧身境武者一個也沒了,冰城一方還有二十二個。

    只這二十二人,便將這場武者之間戰斗的勝負決定。

    荊野看的很明白。

    “丫頭,荊叔幫不了你,只能做到死在你前面,跟著荊叔,至少要看一看你心目中的仙境是什麼樣。”

    荊野選擇隨在血伍之後,沒有別的目的,只是想護著少女,想著或許能讓她活下來,看一看人間百態,嘗一嘗喜怒哀樂。

    做不到

    本來就是一絲僥幸心,戰斗進行到現在,僥幸早無,但至少要讓她看一看這座橫亙在冰原之前,通往極樂世界的仙境入口是什麼樣。

    少女眼中生出向往,她知道自己現在經歷的是什麼,也知道自己的結局是什麼,很可怕。

    可怕到讓她成為戰場上唯一一個不敢拿起兵刃廝殺的懦夫。

    “我不想死在這里。”

    少女眼里除了一絲向往只剩恐懼,死死拉住荊野的衣角,看著滿地尸體滿地殘肢滿地血,無比丑惡。

    顫抖著收回視線,少女抬頭望向她一直奢望著的冰雪之城,“這麼好的城,這麼漂亮的房子,為什麼不讓我去看一看。”

    “荊叔,讓我死在那里吧。”

    ……

    李鴉換了個地方,同樣是防御薄弱之處,依舊是一座小型冰山扔了出去。

    隨後游走在紅衣武者之後,有他們擋著,已經注意到李鴉的鎧身境武者一時分不開身,眼睜睜看著好好的防線被他片刻間搞的千瘡百孔。

    井然有序的圍剿之戰變成了混亂無比的亂戰。

    以李鴉轟開的缺口為中心,十個戰團翻滾著向城內移動,所過處留下一地殘尸,戰團中不停拋飛出身上血液噴灑的武者。

    雙方武者數量以飛快速度消耗,十個戰團以肉眼可見速度不斷縮小。

    被死死纏住的鎧身境武者終于把李鴉面目徹底牢記。

    想不記住都難。

    輕描淡寫扔出十座冰山,雙方武者都殺,沒有任何立場,一個唯恐天下不亂的瘋子。

    沒錯,李鴉就是一個唯恐天下不亂的瘋子。

    一路上想的再多,僅僅是想想罷了,僅僅是他在沒被逼急的情況下。

    逼急的兔子敢咬人,被逼急的李鴉就沒有不敢做的事。

    看到戰場形勢發生變化,甚至看到一個鎧身境武者被幾十個悍不畏死的紅衣武者換掉一條命,李鴉的目的達成,扭頭奔向已經突破包圍,向城內飛奔的武極三人。

    守衛分不出人去攔截他們,鎧身境武者卻分出一人,擋到了他們身前。

    正是上官奉劍。

    相對李鴉聲勢浩大的刀術,荊野與武極迥異常人的冰藍色罡氣和黑色罡氣同樣引人注目。上官奉劍為武城驕子,尤為關注遠超同階的強悍武者,罡氣顏色以金色為尊,再往上只有完全契合自身的武術蛻變出的異種罡氣,往往有不可思議之力。

    兩人未施展驚人武術,但僅憑修出的異種罡氣就值得上官奉劍給與關注。

    她不擔心兩人和那個穿著可笑嫁衣的少女會對城里造成什麼破壞,之所以來攔截三人,僅僅因為她看不得武城外的天才在自己面前耀武揚威。

    鎧身境為超凡之上第二境,異象所化之鎧具備種種神秘之能,其中最基礎的便是無與倫比的防御力,其次便是對武者實力的全方位增幅,再往上則全憑武者自身領悟或古老傳承,如連山攝石成巨猿。

    上官奉劍有鸞鎧加持,雖比不得許侯狼鎧明顯專長的速度,卻比武極三人快太多,五息便追上乘著混戰脫離戰場的武極三人。

    直接將三人逼停在離戰場最近的建築前。

    “讓開!”荊野低喝,上官奉劍的身份他知道,卻絲毫不客氣。

    上官奉劍皺眉看向荊野身上連內里白衣都遮不住的鐵甲,不屑冷哼,話都不說一句,兩長兩短四柄劍一齊揮出,手持兩柄短劍,兩柄長劍則以內罡操縱。

    四神禽之鸞劍之術。

    武城集天下無數武術,整理歸納出最頂尖的百種,劍術四神禽正是其中之一,而鸞劍之術為其拆分後的四分之一。

    雖只四分之一,卻為無數武者夢寐而求之。

    上官奉劍四劍展開,瞬間在三人身前勾勒出一只鸞鳥,奇異的是,隨著她以劍術御鸞鳥,其身上鸞鎧竟似活過來一樣,隨後居然分裂出四只鸞鳥,四只展翅高鳴,渾身燃白色鸞火,色作三彩的鸞鳥。

    將上官奉劍襯得極為高貴美艷。

    荊野凝目挑眉,身後冰蠍在武極詫異目光中居然發生翻天覆地變化,他的武器可以變幻莫測,而他所凝異象同樣可以接連變化三次。

    武極所知僅冰蠍一種,此刻位于他身後,看到冰蠍首尾顛倒,蠍尾倒鉤橫伸,乍一看去就和他手中冰鐮一般形狀,而隨著荊野舉起手中冰鐮,其背後冰蠍之下陡然伸出一只手。

    無血無肉,白慘慘的骨手。

    骨手之後,是一具雙眼閃著幽幽冰藍光芒的十丈骷髏,在其骨骼上有冰晶包裹,僅看去,就生出堅不可摧之感。

    鑄身境,所鑄之身不是武者之身,而是異象之身,荊野與李鴉和武極交手不支,原來是真的在尋死。

    他已是鑄身境武者。

    看其異象,應是吸收冰屬力量鑄異象之身,骷髏異象除頭部沒被冰晶包裹,全身骨骼皆覆冰晶,離鎧身境只差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