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無盡超武系統 > 第三十三章 火鸞舞空,冰骷死斬

第三十三章 火鸞舞空,冰骷死斬

    就在荊野將持著冰蠍之鐮的冰晶骷髏顯于身後的同時,上官奉劍四劍化鸞,神駿鸞鳥挾白火高鳴而至。

    鸞鳥之身由上百道劍光組成,上官奉劍手持兩柄短劍,內罡御兩柄長劍,共四柄劍交錯揮擊,剎那間勾勒出密密麻麻劍軌,互相勾連之下,御劍而起的鸞鳥如神禽復生,華美高貴之余不失其天生威嚴。

    此等劍術,不虧其四神禽之名。

    劍軌刀軌,槍軌斧軌,究其根源為萬物之軌,萬物有其形有其神,武術演其形,武者意志充其神,形神兼備,以武術演繹萬物,即為超凡。

    上官奉劍的鸞劍之術已強絕,然而荊野需要面對的不僅是劍術,還有她身穿鸞鎧的神異之力。

    十丈高的龐大異象凝為一件貼身鎧甲,可想而知區區一鎧所蘊之力何等不凡。異象為武者內罡化形而成,其所成武鎧除卻武者內罡之外,常有天地萬物之精華在其內。

    鸞鎧分裂出的四只鸞鳥,身燃火,喙吐火,其身體構成也是火,呈三色,李鴉隔著上百米就感覺到在這極寒之地里罕見的溫熱。

    當面而對的荊野三人雖有護身罡氣,仍覺炙熱難當。

    被劍光形成鸞鳥撲面而擊的荊野弓背凝氣,手中冰鐮與骷髏異象所持藍蠍之鐮一起揮動,他沒上官奉劍得自武城的超絕劍術,卻有枯坐自悟而來的奇詭武術。

    冰鐮變幻莫測,或為鏈,或為槍,或為鐮,鏈縱橫交錯,槍吞吐刺擊,鐮則大開大合,頃刻在鸞鳥身前形成與其身後異象一般無二的冰玉骷髏。

    鸞鳥燃火,骷髏凝冰,冰火相殺起寒霧,再經由極寒修飾,兩人身邊竟卷起旋而不落的雪花。

    森寒殺機伴盛景,喜雪愛雪純潔如雪的少女,竟看的痴了。

    武者對決,實力相差懸殊一招分生死,實力對等,同樣可以一招分勝負,絕無可能大戰三天三夜。錯非一場耗日持久參戰人數幾十上百萬的戰爭,兩個武者對戰最多試探幾招,拼殺幾招,而後便是定出生死勝負的絕殺。

    即為眼前上官奉劍與荊野。

    甚至兩人僅試探一招,便要分出生死。

    上官奉劍所得鸞劍之術只有三招,鸞起、鸞鳴,鸞舞,鸞起一招已用,她與血伍拼殺,殺了幾十人,殺心正盛,直接將其所學劍術中最強一招火鸞舞空施展出來。

    四只由鸞鎧分裂出的三色鸞鳥交相起舞,伴于森寒劍光所成鸞鳥身側,游動飛舞,往返折擊,華麗尊貴的鸞鳥翼展十米,將荊野與其身後少女以及伺機欲動的武極全部納于攻擊範圍之內。

    欲一擊建功,將三人全都斬殺于此地。

    就在兩人交手的片刻間,戰場形勢再生變化。

    守衛全滅,二十二個鎧身境武者在李鴉出手攪亂戰場形勢之後,其中一個猝不及防被圍殺而死,剩余二十一人幾次想分出一人去襲殺李鴉,卻因他位于血伍之後而未果,而在上官奉劍離開戰團攔截武極三人後,基本持平的雙方力量傾斜一線。

    千里之堤尚潰于蟻穴,未經歷過如此規模戰斗的上官奉劍不知她離開後會造成什麼後果,與她同處鎧身境的剩余二十個武者同樣不知會有什麼後果。

    一線牽全局,上官奉劍牽制的血衣武者不是一人兩人,而是幾十人,且均為血衣武者中實力較強之人。

    殺紅眼的幾十個血衣武者沒有鎧身境武者牽制,瘋狂撲向就近守衛,殺一人空出至少三人,殺十人空出三十人,僅僅三兩息過後,沒了勢均力敵之勢且行動極為極速的血衣武者們已佔盡優勢。

    滾雪球,且為雪崩中勢不可擋的滾雪球。

    將守衛全滅的血衣武者還剩近千人。

    二十人,即便是二十個有罡鎧護身的武者,如何能擋住千人圍殺?

    上官奉劍與荊野對決一瞬,二十個鎧身境武者殺翻上百血衣武者後死了十個,全為亂刃分身。

    剩余十人哪里還管血衣武者進得城進不得城,戰局進行到此刻,他們已盡全力,大盟總部怪罪不得,武城同樣怪罪不得。

    十人不分先後,同時全力一擊,隨後向飛速城內撤離。

    還剩九百余人的血衣武者將猩紅目光望向觀戰的城內閑散武者。

    隨後齊齊提著武器殺將過去。

    毫無理智可言。

    位于最前方的荊野三人和上官奉劍反而被殺紅了眼,忘記自己初衷,或者即便記得也不打算去履行的血衣武者們隔到了身後。

    荊野選的突圍位置本來就是遠離十個戰團的邊緣之地,眼前一空再無阻攔的血衣武者們仿佛將幾人遺忘,竟任由他們對決。

    荊野和血衣武者同行而來,卻同行不同路,嚴格來講,荊野身份為冰下獄城守衛,歸屬十三大盟一方,在上官奉劍眼里是最為可恨的叛徒。

    面對上官奉劍絕殺之招,荊野不懼不怒,無喜無悲,冰鐮切擊,協同身後異象一起迎向正對他而來的劍鸞。

    使的還是應對上官奉劍試探時的那一招。

    他與上官奉劍武力相差一個大境界,上手即全力。

    冰玉骷髏揮鐮如死神,此招荊野無心命名,如有其名,當為冰骷死鐮,絕命之斬。

    冰玉骷髏手中鐮刀與劍鸞相撞,數十上百聲細密兵器交擊聲合而為一,仿若悶聲長嘆傳出。

    鐮刃被劍鸞擊滅,隨後是冰玉骷髏之身,荊野身後異象不斷傳導內罡到他以武術施展的冰骷內,卻磨滅不了上官奉劍過于強大的劍鸞。

    淡然面對快到他身前的劍鸞,荊野知道他護不了身後少女了。

    他到了死的時候了。

    他死了,身後的少女想必會被瞬間碾壓,渺小到可憐到只剩下去這座城里看一看的夢想……

    碎了就碎了吧

    不再與上官奉劍相持,荊野棄鐮回身,面對身後少女,讓他稍稍心安的是,少女此刻不懼不怕,不哭不憾,對著自己展顏而笑。

    她已經看到了。

    這座或許是她父親來的城市,或許是她母親死去的城市。

    劍鸞撲擊而下,將荊野與少女一齊覆蓋。

    還有邁前一步,擋在少女身前,黑罡覆掌成晶,黑佛開眼起四臂的武極。

    而在他們身後五步,李鴉挾血河而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