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太子妃奮斗史 > 第八章 侍寢

第八章 侍寢

    這會兒胤大概也是累了,一言不發的帶頭走進來,只擺手讓大家起來,就大馬金刀的坐在了上首。

    石子晴看著侍琴不停的給她使眼色,眼看著眼楮就要抽筋了,只好親自上前伺候著胤洗手,又接過打濕的熱帕子遞給胤,看著他擦臉。

    “爺,您晚膳用的好嗎?再用點湯湯水水的?”他們倆相對無言,一屋子人也不敢說話,石子晴只能自己硬著頭皮打破沉默。

    “嗯。”听著胤眼皮也沒抬的應了一聲,石子晴就自己出去安排了。

    “福晉,廚房有炖的蓮子粥,還有豌豆黃,奶餑餑,給爺端上去?”侍琴跟小德子打听了胤的喜好,就想著照著規矩安排。

    石子晴想起早上端來的餑餑就覺得噎得慌,“剛才我吃的面還有嗎?上兩碗,我陪著太子爺再吃點。”

    侍琴瞪大了眼楮看了看自家吃不飽的福晉,只能郁悶的去小廚房吩咐子由做飯去了。

    胤看到端到面前的夜宵,倒不是覺得受寵若驚,只是更加覺得自己這位穿越福晉是個頂大的吃貨,中午一盤子炸雞吃得自己吃晚膳都沒有胃口用了,往常吃慣了的膳食看著竟然都沒了食欲,可看現在端上來的酸湯面和小菜竟然讓自己快要流口水了。

    “爺,用膳吧,這面湯多面少,肚子里有食兒了就能睡好了。”石子晴看著胤坐著不動,自己可是忍不住了,就開口催了一句。

    胤拿起筷子嘗了一口,突然就覺得肚子里空空的,就看他不動聲色的加快了速度,原本一小碗就幾筷子的面,眨眼就吃完了。抬眼一看石子晴還在細細的喝酸湯面里舀出來的湯,眯起的眼楮一臉享受,也沒有發現胤盯著她碗里的面眼楮簡直都冒出綠光了。

    “福晉今兒看著圓潤了許多啊。今兒吃了幾頓?”

    “……”你才胖,你全家都胖。

    “爺,讓人再上點?碗里的我動過了。”石子晴是真心舍不得啊,有一頓順口的吃真的十分不容易啊,肚子里的饞蟲不伺候好了真的會睡不著啊。

    “爺不嫌棄你。”嘴里說著不嫌棄,就上手端過了石子晴面前的碗。

    看著胤吃完了兩碗面,掃光了裝著小菜的七八個小碟子,石子晴簡直要去報警了。規矩呢?一道菜只能吃三口呢?真是沒想到這位太子爺還有節儉的美德啊。

    胤吃飽喝足就示意小德子帶人退出屋子,透過簾子隱約看到小德子親自站在門口守著。

    “爺,站起來消消食,讓她們伺候您更衣洗漱?”石子晴嘆了口氣,給侍琴打眼色。

    別說石子晴是個穿越的,就是原住民也不會伺候剛剛大婚的夫君啊,這可是難死憑本事單身二十多年的石子晴了。

    就看著胤站起來跟著石子晴走到內屋,對著石子晴張開雙臂,低頭看著自家福晉的反應。

    石子晴瞪大了雙眼,木木呆呆的盯著眼前的盤扣,就听到侍琴在內屋門口輕輕的咳了一聲,忙抬手去裝模作樣的解扣子,實在忍不住的抬頭白了胤一眼,就听到頭頂傳來沉悶的咳嗽聲。

    石子晴加快了手里的動作,滿頭大汗的解開了一串扣子,剛脫下外袍就眼睜睜看著胤轉身躺在床上閉上眼楮,這就準備睡覺了。

    石子晴也被侍琴和子釵手腳利索的收拾干淨送到床上,拉好床幔,吹熄了蠟燭,倆人就守在內屋外面隨時等著里面叫人。

    實話實說,跟胤同床共枕石子晴還是有很大心理壓力的,當然她並不知道昨晚倆人就睡在一張床上。

    好在按著他倆的身份,拔步床絕對稱得上是kingsize,兩個人挺直了躺在一張床上,中間還能留出兩個人的位置,石子晴是緊張害怕,胤是打小教養嬤嬤管教的標準睡姿。

    石子晴剛開始總能听到身邊人的呼吸聲,數著呼吸聲慢慢的就睡著了,也忘了之前擔心的侍寢什麼的。

    胤听到身邊傳來沉穩的呼吸聲,哭笑不得,閉上眼楮也跟著睡過去了。

    早上被叫起來,石子晴就看著身邊的丫鬟們喜氣洋洋的,石子晴說不上妝也不像前兩天那樣的苦口婆心的勸來勸去。

    你們今兒這是怎麼了?院里誰有喜事啊?”石子晴想著今兒不準備出門也沒有人要上門就找了條絲帶要扎頭發,被侍棋眼疾手快的拿走了,自己下手快速的梳了頭,插上幾個素銀的蝴蝶釵。

    “太子爺早上去前院的時候說讓您晚點再起,早膳就吃小廚房做的。”子釵嘰嘰喳喳的把有的沒的都說了。

    感情這滿院子都喜氣洋洋的,就是覺得自己受到了天大的恩寵啊,這萬惡的男尊女卑封建社會。

    被伺候的洗漱吃了早膳,石子晴打著哈欠又去書房了,書房的書有好多都沒看過,說不得什麼時候說起來就得露餡,要去趕趕進度順便消磨消磨時間。

    侍棋上了一壺紅棗桂圓蜂蜜水就被石子晴趕走了,自力更生活了二十多年的石子晴真的享受不了全方位二十四小時不間斷的貼身服務。

    前院的胤正在接受九、十、十三、十四四位弟弟的友好訪問。

    四個人草草行了禮,沒等叫起就過去圍在胤的大書案前面,興致勃勃的發問了。

    “二嫂前兒答應給我見面禮的,那把匕首不算數,弟弟今兒是來討禮物。”這是霸王龍十四阿哥,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宮里上上下下都拿他沒辦法。

    “太子二哥,我們是陪小十四來看看禮物的,二嫂準備的是什麼禮物啊?您見過嗎?”小九眨著一雙桃花眼扮無辜,胤用膝蓋想都知道是他攛掇小十四來討禮物的。

    “你二嫂說是現做的物件,兩天你就等不及了。”胤沒好氣的看了一眼小十四。

    “太子二哥,您讓人帶我們去找二嫂吧,沒做好我們也可以陪二嫂說說話啊,二嫂一個人待著多沒意思啊。”這是喊著要去毓慶宮後院的老十了,大大咧咧的性子,說起話來也糙的很。

    “……”胤這兩天也根本沒想起來問這件事情,這位福晉準備的禮物還真不敢直接拿出來,萬一拿出來個二十一世紀的東西,驚天動地自己罩不住的,那可就玩兒砸了。

    “小順子,上茶,讓後院送些昨兒的吃食。小德子,跟爺去後院。”胤站起來甩了甩袖子帶著小德子就走了,看都沒看坐著的四個弟弟,大早上被吵的頭疼,皇阿瑪給的折子也沒來得及看,胤臉色能好才怪了。

    來不及通報,胤被弟弟們催的親自跑到後院去找石子晴,今兒若是不出點血也是打發不走這幾個,非得鬧的自己在書房不得安寧。

    “你們福晉呢?”侍琴正在安排大家今兒的活計和以後的排班,就听到小德子站在胤身後問話,。

    “太子爺吉祥,我們福晉在書房,奴婢請福晉出來?”侍琴忙帶著大家行了禮,就眼睜睜看著胤轉身去了書房,攔都不敢攔一下。

    小德子默默的跟著太子爺,快一步推開了書房的門就彎腰退下了。

    胤抬腿走進去,就看到一張比自己的書案小一點的書案後面,一個妝容素淨的女人,上身挺得筆直,右手握著毛筆,垂首在寫著什麼。

    胤擺手讓小德子他們留在門口,自己輕輕抬腳進去。

    石子晴正一筆一畫的抄書練字,就看到大片陰影籠罩在面前,“侍棋,添點水就出去吧,我這不用伺候了。”

    這兩天院里的奴才分工漸漸明確,書房一般只有侍棋進來,石子晴以為她又進來第n次聲明二十四小時全方位貼身伺候是她們的責任和工作,小姐一定不能剝奪她們的權利和義務。

    胤低頭撇了眼桌上的字,簡直是,心塞。

    “咳咳……”

    典型的男人的聲音,後院都是女的,最多算上幾個小太監,听到這陽氣逼人的聲音石子晴抬頭瞄了一眼,就趕快站起來行禮了。

    胤看著桌上的字,真是叫一個慘不忍睹,估摸著是硬筆用多了,毛筆拿起來容易,要想寫的像模像樣還是有很大難度的。

    “凡為女子,先學立身,立身之法,惟務清貞。

    清則身潔,貞則身榮。行莫回頭,語莫掀唇。

    坐莫動膝,立莫搖裙。喜莫大笑,怒莫高聲。

    內外各處,男女異群。莫窺外壁,莫出外庭。

    男非眷屬,莫與通名。女非善淑,莫與相親。

    立身端正,方可為人。”

    這幾句是《女論語》里立身篇的,女四書是大家閨秀打小必須學過的。傳承儒家思想,用來約束女子在後宅里的行為舉止,以善為本。這福晉是個聰明人啊,這個若是背不出來不僅是家教品行問題,更有很大可能引人懷疑,只是這一筆字,一言難盡啊。

    “爺,您有事讓小德子來吩咐就行,怎麼還親自過來?”

    石子晴看到太子爺低頭看著桌上的字,一句話都不說,頓時緊張起來,嘴上說著話就要順手把桌上的字收起來。

    “爺,最近不知怎麼的,寫字動筆一點都不順手,可能是準備大婚的東西,大半年沒練字了,這才想著慢慢練練把丟了的本事撿起來。”石子晴掩耳盜鈴的掩飾,看到胤瞪起來的眼楮,趕忙給自己找了個借口,至于這個借口胤信不信就仁者見仁了。

    胤搶先一步抽走了石子晴手里的“罪證”,仔細翻看這一沓字,越看越覺得眼熟。

    雖說鋼筆和毛筆寫出來的字整體看完全不一樣,但是每個人寫字的習慣是不會變的,細細看過去,撇捺和豎勾的感覺怎麼看怎麼眼熟,一時也想不起來是在哪里看到過。

    胤把寫滿字的紙折起來,順手裝進了袖子里,留著慢慢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