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太子妃奮斗史 > 第十五章 問話

第十五章 問話

    日子就在石子晴吃吃喝喝中過去了,胤還沒來得及把賬本交給福晉,內務府送來的太子福晉冊封禮的朝服還剛剛試穿,沒來得及拿去細細修改,毓慶宮就迎來了康熙皇帝身邊的太監總管顧公公。

    顧公公的大名幾乎所有了解康熙朝歷史的人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簡直就是康熙皇帝的代言人,這會兒親自跑到毓慶宮,而且直接要面見太子福晉,一向穩重的侍琴都被嚇了一跳。

    石子晴早起看了會兒書,在書房正揮毫潑墨,乍一听到這個消息頓時驚出一身冷汗,不怪她膽小,實在是因為心虛啊,穿越這個大秘密簡直就是一座活火山,不知道什麼時候就爆發了。

    沒敢讓顧公公久等,匆匆換了衣服,上了個淡妝,石子晴就帶著侍琴往前院兒走。

    “給福晉請安,福晉吉祥。”沒等顧公公行禮,侍琴就急急上前兩步扶了一把,石子晴也開口請顧公公起來了。

    “顧公公不必多禮,公公請坐,這是?”

    “福晉,奴才奉皇上之命,前來請福晉面聖。”顧公公稍稍彎了彎腰,也沒順勢坐下。

    “皇阿瑪召見,那咱們這就走吧。”石子晴看著顧公公這番做派,知道這是就要走的意思,上下檢查了自己的衣著,確定沒什麼問題,就應了。

    一路被領著出了毓慶宮,顧公公不說話,石子晴只能簡單的問問皇阿瑪的身體如何,又擔心犯了皇上的禁忌,也不敢多打听,一行幾人默默的往乾清宮走。一路走到乾清宮門口,顧公公進去回稟了,才有小太監在門口輕輕眨了眨眼,石子晴看到小太監打的手勢,才把一顆心放到了肚子里。

    “福晉,皇上請您進去。”等了十分鐘,才有小太監出來通報,石子晴按住自己狂跳的小心髒邁過乾清宮高高的門檻,一步一步穩穩走進去。

    從未進過乾清宮正殿,這會兒也不敢抬頭,只是盯著自己腳下的地,想著宮斗劇里人的狀態,一步一步往前走,走了十步左右站住不動,然後跪下行了大禮。

    跪了有一刻鐘,上面也沒有人開口說話,石子晴不由得偷偷抬眼望過去,就被一雙眼楮鎮住了。一米多高的書案後面坐著的男人,身穿玄色便裝,目似利劍的盯著她,石子晴這一瞬間真的明白了什麼叫帝王之氣,只覺得這雙仿佛能夠洞察一切的眼楮讓她無所遁形,仿佛被施了定身術一般動彈不得。

    石子晴強壓這胸口要噴薄而出的震撼,朗聲請︰“兒臣給皇阿瑪請安,皇阿瑪吉祥。”這次康熙皇帝終于開了尊口,輕輕吐出一個“起”,又招手讓人給賜了座。

    “謝皇阿瑪。”這個時候也沒有什麼好推辭的,石子晴勉強鎮定的謝恩,坐了。

    “瓜爾佳氏,入宮這些日子過的可好?你皇額娘走的早,若有什麼不好的,大可來乾清宮找朕。”皇上讓小太監收拾了桌上的折子,重新上了茶。

    “回皇阿瑪的話,臣妾在毓慶宮一切都好。”石子晴忙站起來回話。

    “小李子,把前些天內務府做的東西拿出來,朕也請太子福晉指點指點。”皇上這番話弄得石子晴一頭霧水,知道看到小李子擺出來的軍棋才恍然大悟。

    除了穿越大秘密,這些都是小事情,怎麼都能給圓過去啊。

    “皇阿瑪,這是?”石子晴隨著小太監的指引,走到小幾旁輕輕坐下,看著小幾上的軍棋提問了。

    “朕前幾日听說這個東西是毓慶宮出來的,找人仿作了出來,今日也叫你來看看。”皇上輕描淡寫的說完,石子晴也沒听出來是個什麼意思,一臉懵的抬頭看了看對面坐著的皇上。

    “皇上,太子爺過來了。”

    “去,讓他滾回去辦差,”康熙頭也沒抬,把玩著手里的棋子就要把胤趕回去。

    “兒臣給皇阿瑪請安,皇阿瑪吉祥。”胤不等他把話說完,就快步進來跪下行禮。

    “朕安,朕很安。你這是來看媳婦兒了?”康熙扔了手里的棋子,吹眉瞪眼的看著胤就懟過去了。

    “給太子爺請安,爺吉祥。”節奏太快沒來得及行禮的石子晴忙開口打破劍拔弩張的氣氛,康熙王霸之氣被戳了個洞,戲也唱不下去了,沒好氣的瞪了胤一眼,“給你們太子爺上茶,急急忙忙跑過來,汗珠子都掉到朕的乾清宮了。”

    胤看著皇阿瑪消了氣,捧著茶就往皇阿瑪身邊蹭過去,擠在塌上沖著皇阿瑪討好的笑了笑,便是有再大的氣,康熙這會兒也被逗笑了。

    “皇阿瑪,您這幅軍棋可比兒臣的好多了啊!”胤偷偷給石子晴打了個手勢讓她坐下,一心二用的夸贊面前擺著的這幅棋。

    這幅棋的五十個棋子使用干淨的象白玉做的,從紋路看是從一塊玉石切割出來的,打磨的細致光滑,泛著瑩潤的光,入手細膩。

    “皇阿瑪,這棋瓜爾佳氏下的最好,您今兒真是找對人了,讓她好好給您說說。”胤看著這幅棋就心虛,這會兒上趕著討好自家皇阿瑪。

    “朕這幅棋還拿得出手?太子爺賞臉下一盤?”皇上伸手指著小幾上的軍旗,示意胤滾到對面下棋,胤哪敢不從,把石子晴安置在中間偏著皇阿瑪的地方坐著,自己個兒做到對面的榻上。

    “福晉跟皇阿瑪一家,兒臣舍命陪皇阿瑪下一盤。”

    石子晴一臉懵逼的看著這爺倆,這真的是千古一帝跟一位太子嗎?這不就是自己在家哄爹媽的橋段嗎?

    三人一番酣戰,石子晴不時給皇阿瑪講講軍旗的規則,第一盤胤自然贏了,到了第二盤胤不知是放水還是怎麼的就給輸了,隨著越來越熟悉規則,皇上也慢慢有了自己下棋的套路,開局就是一個猛攻,打的胤措手不及,隨後排兵布陣大開大合的贏了胤。

    “瓜爾佳氏,這棋是你自個兒想出來的?”贏了棋,皇上也有了說話的心思,把之前的疑惑就提出來了。

    “回皇阿瑪,這棋是兒臣自個兒想出來的。”石子晴這會兒也放松了許多,回話聲音也大了。

    “細細講講,這個是怎麼想出來的?”皇上听到石子晴的答案不由得起了好奇心,一個大小長在閨閣的小丫頭怎麼就能想出來排兵布陣的軍棋?

    “皇阿瑪,兒臣以前在家看史書,其中作戰打仗的內容總是讓人看得熱血沸騰,後來細細讀了《孫子兵法》和《司馬法》,感觸很深。兒臣又不能帶兵打仗,又想要照著兵書演練看看書中的內容是真是假,就想了沙盤作戰的法子,慢慢就變成這個了。前些日子想著給十四弟他們做個玩具送給他們,又不能讓他們玩物喪志,就做了這個出來寓教于樂,兒臣看他們很喜歡。”石子晴強忍著腹誹厚著臉皮把光環帶到自己個兒頭上了。

    “朕看這個東西很好,從這幅棋看來,胤,你這個福晉了不得,是個胸有丘壑的。”皇上原本就對軍棋很感興趣,想著不可能是一個後院兒長大的女流之輩能想出來的,可是這會兒石子晴這麼一說,就又覺得瓜爾佳氏的這份才情也配得上自己的兒子。

    “皇阿瑪,其實這個軍棋還有待修改,兒臣長在後院兒,對武將的官職也不是太明白,有什麼不對的地方,還要向皇阿瑪求教。”石子晴冒名頂替了軍棋的發明者,七拼八湊的弄出來軍棋,如今看著皇上有推廣出去的意思,怕自己弄出笑話,也是表示女子不干政的立場,借機示弱。

    “朕看這些個名稱不是什麼重要的,算不了錯。朕若是讓內務府拿著樣子做出來,讓它廣為流傳,瓜爾佳氏,你看如何?”康熙皇帝是歷史上著名的一代明君,看到軍棋的時候就想把它推廣出去,現在更清楚明白了軍棋的下法,更覺著這是一個好東西。

    “全憑皇阿瑪做主,這對兒臣來說不過是一個打發時間的東西,若是對皇阿瑪有用,那是最好不過的。”石子晴敢說不嗎?況且若真的有用,那也不失為一件好事。

    “瓜爾佳氏,你這個東西它不能僅僅用來打發時間啊。朕看小十三他們對它很感興趣,不僅僅可以鍛煉他們的全局觀念,用來演練兵書上的排兵布陣。武官用它同樣可以達到演練兵法的效果。軍棋不像沙盤只能演練固定的地形,它更抽象也更能用于多種排兵布陣的演練,真真實現你說的寓教于樂。”皇上的這番話說得情真意切,更讓石子晴見識到一國之君的眼界。

    “皇阿瑪,瓜爾佳氏把這東西送給您,您是不是也該有點表示啊?”胤看著石子晴被皇上的一番話震蒙了,舔著臉出來打圓場。

    “朕有那麼小氣嗎,還要你上趕著幫你媳婦兒討賞?這才剛娶媳婦兒就把你老子忘了,听說瓜爾佳氏這些日子都在書房練字,小李子,去把書房的端硯拿出來,賞二阿哥福晉。”

    “皇阿瑪,兒臣”石子晴真是不好意思拿軍棋出來領賞。

    “長者賜,不可辭。再說,拿人的手短,朕可不想被太子追著要債。”皇上揮手示意石子晴不要推辭。

    “兒臣,謝皇阿瑪賞。”胤這個厚臉皮的搶先伸手接了硯台過去,行禮謝恩,就要帶著石子晴告退,皇上這會兒心情好,擺擺手就讓他帶著媳婦兒滾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