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太子妃奮斗史 > 第十七章 以物易物1

第十七章 以物易物1

    太子爺自打大婚就一直都宿在福晉院兒里,後院兒里倆格格頂多就是覺得好奇,可有人坐不住了啊!李側福晉一大早就派人送了親手繡的荷包過來刷存在。往常胤都讓小德子收起來順便賞點料子首飾就算完了,可這會兒不知怎麼想的順手就讓人系在腰上了。

    今兒太子爺不上朝,石子晴被侍琴帶人從暖烘烘的被子挖出來,洗漱打扮推出去陪太子爺用早膳。一打眼兒就看見胤腰間掛著的荷包,薄荷色的雞心荷包掛在藏青色的長褂外面格外的顯眼,石子晴不禁多看了幾眼。

    “福晉,太子爺腰里掛的荷包是李側福晉今兒早剛剛送來的。”侍棋伺候石子晴穿戴完,陪著石子晴出來,就看著福晉的眼楮落在了荷包上。

    “太子爺,咱這就用早膳?”石子晴沒搭理侍棋,誰送的不重要,只是這太子爺的審美可真是與眾不同,薄荷綠配藏青色是什麼鬼。

    胤原本余光看著福晉的眼神落在荷包上不動,還略有些興奮,這是吃醋了?轉頭就被吃貨給氣著了。

    “福晉,今兒天剛亮李氏就給爺送了荷包來,福晉自打進門兒爺就日日陪著你,也沒見你送爺個東西。”胤一撩袍子大馬金刀的坐下,也不看石子晴。

    “爺,臣妾送了您一套軍棋啊,還送了您的哥哥弟弟們,那可都是臣妾自個兒帶人做的,爺不喜歡?”真是屬熊瞎子的,拿了東西轉頭接著要,臉呢?

    “福晉,軍棋跟荷包可不是一回事兒。”胤哪里听不出石子晴的意思,可若能有個福晉繡的荷包,這事兒想起來就身心舒暢。

    “臣妾愚笨,這軍棋跟荷包有什麼不一樣的呢?軍棋能夠長長久久的用,這荷包用個幾天就脫線磨壞的,誰做的不一樣嗎?”邏輯強大的理工女啊,情商低的感天動地。

    “咳,往常毓慶宮後院兒的賬冊都是李氏在管,前幾日爺讓她把賬本送過來了。”這事兒侍琴已經稟報過了,畢竟當時李側福晉送賬本送的聲勢浩大,捧著賬本鑰匙對牌的丫鬟太監跟了一溜兒,別說毓慶宮了,紫禁城里好多人都該知道了。

    “大婚第二日李側福晉跟臣妾說過賬本的事兒,臣妾想著才剛剛進宮,臣妾對宮里的事情也是兩眼一抹黑,一時間管了賬本也處理不好,就麻煩李側福晉繼續辛苦些日子,爺這是?”石子晴明白進了毓慶宮,管家權拿到手里才能鞏固地位,過得舒服。可她也是要面子的,親手收了李側福晉的管家權,吃相簡直太難看。原想著等到冊封大典之後宮里的事情也剛好弄明白了,請胤出面要了管家權來,沒成想胤比自己還積極。

    “爺想著毓慶宮迎進了女主人,這些事情原本該是你打理的。不過听你這意思也對,那爺暫且留著,想要了再來跟爺要。”胤一副氣定神閑的樣子,看的石子晴心里直打鼓,管家權肯定是要的,過了這個村也不知道還有沒有這個店。

    “爺,既然李側福晉已經拿出來了,要不臣妾就接了吧,省的爺日理萬機的還要操心毓慶宮的小事兒。”石子晴上前一步對著胤擠出討好的微笑。

    “這幾日賬本都在小順子那兒,爺不費什麼力,福晉不必勉強。”胤坐得氣定神閑。

    “不勉強,不勉強,臣妾嫁進毓慶宮,打理宮務原就是臣妾的本分,哪能勞煩爺費心。”石子晴忍著脾氣賠笑臉,可看胤完全沒反應,只能陪坐在下首用早膳。

    一頓飯吃的無聲無息,石子晴只覺得自己這頓飯吃的必定得要消化不良,終于看著胤放下碗,拿了小太監捧著的帕子擦了嘴站起來,石子晴忙跟著站起來,預備送太子爺出門兒。

    “福晉可得好好想想拿個什麼東西來跟爺換賬本,爺等著你。”說完話,胤帶著小德子就大步走了,留下身後眉頭緊皺的石子晴。

    “福晉,您再用點?”侍書看著自家福晉今兒用的不香,自打進了毓慶宮,福晉食量增加了不少,可今兒還沒前幾日一半兒多。

    “撤了吧,你們也都用些早膳再來伺候,早膳用不好可是最傷身體的。”石子晴沒心思吃飯,剛那口米粥還在嗓子眼兒沒下去呢。

    “福晉,管家權咱得要啊,奴婢看著太子爺就是想您繡個荷包給他,這是好事兒。”侍琴心思多,擔心福晉一生氣管家權的事兒就由著太子爺去了,可是有哪家是太監管家的,說出去福晉的臉可是別想要了。

    “你們先去用膳吧,待會兒咱們再說。”石子晴也不是個傻子當然明白胤的意思,可是繡花這件事兒真是太難為她了。別說是繡花兒了,就是縫個扣子她都能把自己繞進去,這難度比讓張飛繡花兒也不差什麼的。

    琴棋書畫幾個也沒敢多耽誤,匆匆填飽肚子就進來了,進門一看,石子晴不知道打哪兒找了塊料子正比劃呢。

    幾個丫鬟嘰嘰喳喳的討論用什麼料子,繡什麼圖樣,石子晴手里拿著料子比比劃劃就是沒出聲,沒過一會兒丫鬟們互相使著眼色也不說話了。

    “行了,侍棋去找一塊兒厚實的料子,要玄色的,再去挑些銀線。”石子晴終于放下手里的料子安排起來了。

    “你們幾個也都是學過女紅的,咱們時間緊任務重,一起做個荷包趕著太子爺回來就送給他去。”石子晴說的是自信滿滿。

    “幾個女紅好的丫鬟都叫進來,咱們分工合作。”石子晴對自己的手藝完全不信任,只能集思廣益挑幾個女紅好的出來幫忙。

    “首先咱們把荷包分成幾個部分,繡花是肯定來不及了,你們誰打絡子打的好?侍棋,拿一件太子爺的常服來。”外行不會動手,說也是說不清楚的,讓內行人照葫蘆畫瓢最是省時省力。

    “咱們比著太子爺常服的這只龍,編織一條小一點的,純銀色。最後用同色的絲線縫制在荷包上,用珠子點綴眼楮,嘴里最好也綴上一顆紅色的珠子。”石子晴說完也不敢確定這真的能做出來,輕輕抬頭看幾個丫鬟的神色。

    “福晉,這個奴婢能做,做出來也就比侍棋姐姐選的這塊布能厚一點,稍厚一些看著也形象。”子靡低頭想了想就開口說了,看著神色倒是很自信。

    “你說你能做,我必定是信你的。”石子晴看著子由欲言又止的樣子,“子由你跟子靡一起,做兩條出來。”子由原就是後來提拔上的,雖說沒晚幾天,可心里總是覺得低人一等,這會兒看福晉看得起她,連忙激動地應了。

    “咱們接著看,裁一塊兩個葫蘆樣子連在一起的料子,稍大一些,用同一塊料子瓖邊,合起來之後就是兩條邊略為分開的樣子,是不是會比較形象,說不得還能立起來放著?”石子晴越說越覺得可行,而且想著就不是很難。

    “福晉,奴婢跟侍畫做這個吧!”侍棋原本女紅就是一把好手,這會兒必須得當仁不讓啊!

    “福晉,奴婢幾個都做完了,福晉您?”侍琴听著听著覺出不對了,福晉送給太子爺的荷包啊,幾個丫鬟分頭做完了,萬一被太子爺知道,可是要說福晉不尊重太子爺的。

    “哎呀,咱們不是趕時間嗎?分頭做出來,最後我把荷包合起來縫好,還得縫上編好的龍,把咱們院兒里所有人對太子爺的心意合在一起,不也是表達了對太子爺的尊重嗎?”石子晴哪里會听侍琴的,不知道原主在家女紅如何,現如今她可是一丁點兒都不會啊!

    “福晉,奴婢幾個先做著,有不對的您說咱們再改。”侍棋比侍琴听話多了,這會兒福晉這麼吩咐自然有她的道理,主子決定的事情奴婢哪敢多嘴?

    石子晴不得不承認,宮里的丫鬟們個個兒身懷絕技,子由跟子靡竟然能把一根絲線劈成八根,然後手指上下翻飛,從最難的龍頭開始一層一層的細細編制,石子晴原本預備最後縫制的眼珠子和嘴里綴的紅珠子都被絲線牢牢地固定住,有了這幾顆珠子龍像是突然有了精氣神一樣,看著倒有幾分活靈活現的意思。

    榻邊侍棋跟侍畫兩個人比著從前的圖樣,放大幾分剪了料子下來,頭對著頭細細的瓖邊,針眼細密的瓖過去,湊近了看也看不出問題來。侍琴拗不過自家福晉的意思,說也說不過福晉的胡攪蠻纏,看著興致勃勃東瞅瞅西看看的福晉,只能低頭準備給荷包配個絡子,順手編個抽繩配著。

    “福晉,絡子和抽繩配什麼顏色的?”侍琴翻看了半天,也不知道福晉想做個什麼樣子的。

    石子晴早就看出侍琴是個干活老實愛操心的,剛才還生氣呢,這會兒又開始積極主動的找活兒干了。

    “絡子還是黃的,抽繩就用玄色,綴幾個木珠子。”石子晴想著最多用一個月的荷包,像李側福晉似的綴玉珠子太奢侈了,找幾顆木頭的湊活湊活也就可以了。可當她看到侍琴抱出來滿滿一盒木珠子,檀木紅木各種木頭的珠子被打好孔,按照大小種類分門別類的裝在一個格子里,石子晴除了眼紅,連感嘆皇家奢侈的勁兒都沒有了。

    侍琴挑了幾個檀木珠子,沒注意到自家福晉發紅的眼珠子,低頭認真的編絡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