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太子妃奮斗史 > 第十八章 以物易物2

第十八章 以物易物2

    人多力量大,石子晴原本推三阻四做不了的荷包,在幾個人的努力下一個多時辰就結束了,雖然現在還是七零八落的樣子,可是在石子晴沒見過世面的眼里,每一部分都是精美的藝術品。

    “福晉,奴婢跟侍畫按著您說的,只要最後把料子對折,按著瓖邊的縫隙縫好,就是一個完整的荷包了。”侍棋捧著她跟侍畫兩人的勞動成果指著瓖邊的針線給石子晴看。

    “要叫我看,你們幾個都是手巧的,往後照著這個辦法做東西,比一個人更快,而且互相取長補短做出來的更加精美。”石子晴看著擺在案上的半成品,喜笑顏開還不忘給自己找補找補。

    “罷了,剩下的我自己縫,你們也忙了半晌,都去歇一歇。”石子晴拿著半成品準備親自上手了。

    “福晉,奴婢給您打下手吧!”侍書手藝跟幾個人比不了,也沒幫上什麼忙,半天竟端茶送水的看熱鬧了。

    “不用,去給她們幾個拿些點心茶水的,忙活半天了,你們也去松快松快,本福晉現在要好好繡荷包了,不用你們伺候。”石子晴費勁口舌終于把人都趕出去。

    別說,看著她們一個個飛針走線的容易,真要上手可是不簡單,更何況石子晴是大姑娘上轎頭一回,可不得弄個手忙腳亂的,得虧沒留人伺候,要不就能多一個災難片的目擊證人。

    石子晴又是抿又是搓的,終于把一根玄色的線穿了進去,按著侍棋指給她看的縫隙一針一針縫,就這麼著拆一半縫一半的勉強把荷包片兒縫成了荷包,石子晴捏著袖子抹了一把汗,針腳挺密實的,不裝小珠子就漏不下來東西,勉強湊活用吧。

    剩下的重頭戲就是龍了,石子晴按著原本設想的比比劃劃的把位置定好,看著簸箕里的絲線頭疼。八分之一的絲線可真是比頭發絲兒還要細不少,銀色的線不仔細看都未必能看著。幸虧子靡劈好的線還有幾根沒用完,這要讓石子晴自己劈還不得等到猴年馬月啊!

    石子晴顫巍巍的一手捧著荷包一手捏著針,深呼吸口氣沉下心慢慢縫。話說熟能生巧,繞著龍身體的走向,一針一針縫過去,直到兩條龍分別在兩邊固定好,石子晴才大出一口氣。大頭兒做完,剩下的絡子和抽繩就極其簡單了,終于手忙腳亂的做完這些,石子晴站起身來活動活動,拿著手里的荷包簡直要發自肺腑的崇拜自己。

    幸虧還勉強有些自知之明,沒好意思拿出去顯擺,悄悄藏好荷包,等著太子爺回來直接一手交貨一手交權。這一等就等到天擦擦黑,石子晴吃飽喝足歪在榻上補習《孫子兵法》,就听見門外傳來請安的聲音,忙起身整整衣服預備行禮。

    “罷了,讓人拿點吃的來。”沒等石子晴蹲下,就被胤伸手扶住了。

    “爺用點什麼?雞絲面好不好?”意思意思的行了禮,石子晴就開口問了。一想到吃的,石子晴這會兒也覺著餓了,看著胤點頭應了,忙興沖沖的吩咐。

    “侍書去吧,湯多面少,細細切了小白菜用醋和一點兒糖拌了一起端上來,我也陪著爺用一些。”最後一句話石子晴是沖著胤說的,傲嬌又貪吃的模樣看的胤忍不住想笑。

    “福晉今兒過得還好?”胤拽著石子晴進了內室,也沒讓人伺候,自己動手換了常服,又拉著石子晴出來坐著喝茶聊天。

    “今兒過得可不好,忙忙碌碌一整天,才給爺做了只荷包出來,用了膳拿給爺看?”石子晴今兒可算是低眉順眼的伺候太子爺,溫順勁兒可是胤上輩子從未見過的。這份兒心思放在上輩子胤也許看不出來,可在宮里生活了二十多年,胤的心思眼力哪里是一般人能比的?

    “呦,給爺做荷包了?讓小德子收著吧,用了膳爺還得去書房看折子。”胤就是想看石子晴忿忿不平吃醋的樣子,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就轉頭拿著石子晴扔在榻上的書低頭翻看起來。

    石子晴瞪著一雙丹鳳眼看著眼前的男人,一口氣憋在胸口橫沖直撞出不來簡直快要厥過去了。

    一碗雞絲面石子晴吃的是心不在焉,是個人都能看出她的小心思,胤夾了一口小白菜送到石子晴嘴邊,石子晴即便是靈魂出竅也不忘張嘴把小白菜吃進去。

    “福晉怎麼了?”侍琴跟侍棋兩人被太子爺趕出去,站在門邊咬耳朵,

    “不知道啊,福晉這是又鬧脾氣了?”侍棋看著太子爺伺候福晉用膳已經驚呆了好嗎?

    “咱們得勸勸福晉啊,早上才剛剛惹惱了爺,現在又耍性子,福晉拿不到賬本,咱們院兒里哪有好日子過?”侍琴看著福晉簡直都要愁死了,原本溫順賢良的好小姐進了這毓慶宮怎麼變成這樣了,哪里有半點兒當家主母的樣子?

    吃飽喝足胤捧著茶消食,石子晴憋著不想開口說話,急的侍琴在後面使勁兒戳她。

    “侍琴,有話就說,我這背上怕都要被你戳青了。”石子晴知道侍琴的意思,可這不是沒機會開口嗎?

    侍琴簡直要給石子晴跪下了,“福晉,晌午您交代奴婢務必提醒您,別忘了把荷包送給太子爺。”要不是不知道石子晴把荷包藏哪兒了,侍琴這會兒恨不得自己個兒跑去取了來。

    “爺,臣妾拿給您看看?”石子晴硬著頭皮伸手拉了拉胤的袖子,給侍琴使眼色讓她帶著丫鬟們都出去。這荷包可一定得親手送到胤手里,她的手藝還是不要大庭廣眾之下讓人膜拜了,少一個人看見少丟一份兒臉,大家閨秀的人設還是得保住。

    “咳,一起去吧!”胤板著臉一本正經,可被拽住袖子的那只胳膊手腕兒翻轉握住石子晴的手,拉著人一塊兒進了內室,動作比石子晴還積極主動。

    看著手里的荷包,胤大大的松一口氣,粗粗看還是能戴的出去的,今兒一天都擔心石子晴給繡出一個奇形怪狀慘不忍睹的荷包送給他,戴是不戴也是個難題。不戴吧,你威逼利誘的要了來,戴吧,出去丟自己人不說,也不好跟人解釋福晉的手藝啊!這會兒看到這個形狀正常,還有點小創意的荷包,略過邊縫兒上歪七扭八的線頭兒,還是很拿得出手的嘛!

    石子晴看著胤頗有些滿意的神色,伸手拽下來胤腰間不知道什麼時候換上的寶藍色荷包,一不做二不休的把自己的荷包掛了上去,左右打量了一番,覺得甚是滿意,抬頭踫到胤柔情似水的目光,不禁晃了神。

    “福晉今兒早些歇著,不必等爺了。”胤伸手摸了摸荷包,轉身出門帶著人就走了。

    “騙子,大騙子!”石子晴慢了半拍才反應過來,胤竟然拿了荷包拍拍屁股走人了,說好的賬本呢?

    “福晉,奴婢伺候您歇著吧?”侍棋看著太子爺腰間掛著今兒剛做好的荷包出了門,忙進來伺候,看著石子晴的臉色也不敢多問。

    “這才什麼時辰啊,還沒覺著困,我去書房待會兒,你們都下去吧!”石子晴這會兒哪有心思睡覺啊,賬本一天沒到手里,這氣就得憋一天,這不是耍人玩兒嘛?

    話說這毓慶宮里什麼都好,說起來吃穿用度那都是常人比不了的,最大的缺點就是沒有零食啊沒有零食。石子晴坐在書房抄書練字,吃了兩塊兒點心就覺得肚子滿了,可是這嘴饞啊!要知道吃貨常常喊餓未必是肚子餓,一般情況下都是心理餓,得找點東西淡淡嘴。

    手邊這盤梅花糕就是侍書今兒剛做的,用的是去年收好的第一茬梅花,做的細致精巧,入口綿密還帶著淡淡的梅花清香,可就是沒吃兩口肚子就飽了,完全不能實現零食的功能。

    想著雞爪鴨脖鴨架子,辣藕蓮菜海帶絲,最好還有豬肉脯牛肉干,石子晴只覺得口舌生津,咽唾沫的頻率直線上升。

    想到吃的東西,石子晴字也練不下去了,抽了一張紙出來寫下最想吃的東西,然後一樣一樣的劃掉,有的是如今的身份吃不得的,有的是現如今工藝達不到的,最後只留下了幾樣自己能搗鼓出來的。

    豬肉脯現在其實是有的,只不過都是靠著自然晾曬風干的,自然不能短時間內吃到,石子晴左思右想,最後決定做個簡易烤箱出來。作為一個理工科吃貨,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嗎?依葫蘆畫瓢怎麼也能給它弄出來,有了烤箱可以做豬肉干,做牛肉干,做小魚干,做餅干,做蛋糕,做面包。。。。。。簡直無所不能啊!

    石子晴說做就做,擼胳膊挽袖子的提筆畫了一個烤箱出來,細細想著烤箱的功能和視頻上看過的簡易烤箱的樣子,在一個時辰之後,終于畫出了現在條件能做出來的烤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