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太子妃奮斗史 > 第二十一章 神器1

第二十一章 神器1

    要說這個waterseer可真是個好東西,石子晴不記得以前在哪個雜志上看了一眼,就對這個僅僅依靠風力就可以運行的東西印象深刻。

    拿著包著軟布的小炭筆,石子晴利落的下筆,寥寥幾筆就畫了樣子出來,可是胤後面的問題一個接著一個,讓石子晴應接不暇。

    “二嫂,這是個什麼?這個呢?還有這個下面是什麼?”不等石子晴細細的勾畫中間的細節,胤已經指著圖上一個接一個的問開了,直問的石子晴一臉懵逼。

    “這是個扇葉啊,可以用來接收空氣中的水分,下面這個也是扇面,只不過是另外一種形狀,這個下面就是金屬做成的,類似于用來裝水的罐子,如果僅僅用來灌溉,就不需要它了。”石子晴覺得自己說的很清楚了,只是因為她也沒見過實物,而且不像烤箱這種工藝簡單的東西,waterseer相對更加精細一些,詳細的數據就需要慢慢實驗改進才能確定。

    “空氣中的水分?”原著民胤表示疑惑。

    “空氣中的水分就會造成衣物發潮,如果空氣中有大量的水分,就會下雨下雪。這個扇葉轉動會沾染到空氣中的水分,之後通過下面的扇葉轉動產生的冷風,就會凝聚成水珠流到下面的管子里。”不知道現在有沒有這方面的技術,石子晴不敢說的太準確,只能盡量用通俗的例子解釋。

    “這一部分都在地面以下,這根管子是做什麼的?”胤接著又問。

    “這根管子可以把里面收集的水抽出來啊,若是井水真的那麼難得到的話,這個就可以解決人的生活用水了啊!”石子晴揉著肚子回答。

    胤拿著圖紙細細的看,每一個部分都得問石子晴幾句,石子晴哪里知道的那麼詳細,半天說不清楚,最後不禁有些著急,兩人說話的聲音也都大起來。

    胤不像胤沒見過什麼機械,在二十一世紀生活了二十多年的他,看到石子晴畫出來的圖紙就明白了大概的意思,這會兒看著兩人你問我答,雖說語氣慢慢的激烈起來,可是又有一種莫名的和諧,好似自己是個外人。

    “小順子,去找個手藝好的工匠,咱們今兒就在毓慶宮做出來試試看,你們倆也都坐下歇歇。”胤伸手拿了圖紙,把倆人按在椅子上,小太監又重新上了茶。

    石子晴剛坐下,胤一轉身的功夫就看見她又站起來了,胤剛想說話,就看她揉著肚子在屋子里慢慢走動起來,不禁又好氣又好笑,這是餅干吃多了肚子漲得慌。

    等了半個時辰,小順子才帶著幾個工匠姍姍來遲,原是小順子剛才雖說听了一耳朵,但是畢竟沒看到圖紙,也就不知道該找什麼工匠來。先是去了內務府,找了三個精通木工鐵藝的工匠,奈何宮里的鐵匠一向做的都是平日里用的物什,更甚精通首飾之類的,就又轉身跑到工部找了鐵匠,工部听說是太子爺找人,又忙派了一位八品的小官跟來。就這樣湊了幾個人帶著家伙事兒進了毓慶宮。

    眾人一番行禮,看到太子爺身邊站了一個女眷,也不知道是毓慶宮里的那位主子,又都急忙垂下頭等太子爺吩咐。

    胤讓人拿了圖紙出來讓大家看,又讓剛才終于問清楚大概情況的四阿哥給大家粗粗的講了一遍,直到工部的鐵匠說是能做出來,才讓小順子把人安置到毓慶宮的角落開工干活。

    石子晴著急啊,她也沒見過實物,看著一群人進了院里就跑出來湊熱鬧,又被胤趕回屋里坐著,這會兒眼看著一群人又浩浩蕩蕩的走了,心里癢得跟貓爪似的。

    “今兒就到這里,胤先回去準備,三五日戶部準備好了你們就得出發了。”三個人用了午膳又鬧了這半天,再不睡午覺就過了時辰,胤立時開口趕人了。

    “二哥,一定記得東西做出來了讓人通知我啊!”胤如今還沒有修煉成沉穩持重的雍正皇帝,此刻滿心興奮,哪里顧得上規矩,說完話粗粗行了禮,不等胤抬腳踹他就一路跑走了。

    “侍琴,伺候你們主子午睡。”胤當先進了內室,準備午睡。

    “太子爺,臣妾回去”石子晴這會兒興奮勁兒還沒過去,再說了,陪著太子爺在前院兒睡午覺,後院兒的李側福晉還不得恨得牙癢癢啊!

    可她話還沒說完,就被侍琴拽拽袖子打斷了。轉頭看過去,侍琴正在拼命使眼色,賬本今兒早上沒送過去,剛才在院里做烤箱又惹得太子爺生氣,福晉這會兒再惹惱了太子爺那可真是火上澆油。

    石子晴嘆了口氣,只能心不甘情不願的被侍琴伺候著拆了頭發,脫了外衣,推到床邊。石子晴這邊正目送侍琴往外走,正想抬腿跟著出去,就被一只手拽住了胳膊。還真別說,康熙的兒子們打小習武,手上還真有勁兒,拽得石子晴不得不往床上爬。順著力道躺好,甩了甩胳膊,胳膊上的手滑下來握住了她的手,不動了。

    石子晴今兒午覺睡得非常不好,翻來覆去念念有詞,胤躺在旁邊听著耳邊嘀嘀咕咕的聲音閉目養神。

    “今兒早上又起晚了?”實在忍不住了,胤問身邊的人。

    “今兒爺剛走我就起來了啊。”石子晴說完繼續念念有詞。

    “都干什麼了?”胤對石子晴能起這麼早表示驚訝,大婚這些天從來都是睡到巳時初才起來的。

    “今兒做的那個烤箱啊,臣妾院子西南角那個半人高的泥疙瘩,爺您看見了嗎?那個得早早做出來,泥土燒干才能做吃的啊!”吃貨為了吃懶覺都不睡了。

    石子晴被胤一次又一次的打斷思路,實在是躺不住了,掀開開被子就要起來,已經未時末了,胤這會兒也沒攔著她,跟著也起了。

    “太子爺日理萬機,臣妾先回去了。”石子晴不等胤收拾妥當,自己個兒套上外衣,拉著侍琴就跑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