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太子妃奮斗史 > 第二十二章 神器2

第二十二章 神器2

    “福晉,您不能這麼跑,被人看到要說您沒規矩的。”侍琴被自家福晉拉著跑出前院兒,忙停住腳給自家福晉整衣服。

    “很著急啊,你今兒怎麼非得讓我在前院兒睡午覺,傳出去李側福晉可就有的鬧了。”石子晴睡前沒明白,想著侍琴總不會害自己,這會兒可有機會問了。

    “福晉,昨兒夜里太子爺說的賬本,小順子沒送過來呢!”侍琴愁眉苦臉的看著石子晴。

    “許是忙忘了吧,晚些時候我問問爺。”石子晴沒當回事兒,太子爺總不能食言而肥吧?

    “還有,爺今兒回來看到您在爐子跟前做點心,好像生氣了。”侍琴跟著自家福晉一天天提心吊膽的,今兒被胤的大黑臉嚇得不輕。

    “沒事兒,後來爺不是好了嗎?不要想太多,我去書房待會兒,找人盯著點前院兒那幾個鐵匠。”兩人說這話兒就進了院子,石子晴沒讓人伺候,自己一個人又進了書房。

    其實石子晴一直是一個典型的摩羯座,“關你屁事兒”、“關我屁事兒”、“滾”三句話基本上就是她的真是寫照,從來不會關心跟自己沒關系的事情。可是這會兒發現自己從前學過的見過的東西可以幫助很多人,甚至救人性命,忍不住想要盡量做的多的多一些,再多一些。

    書房里,石子晴找出昨兒用的炭筆,喝了一口侍書端進來的牛乳茶,深深吸口氣,開始精細的畫圖。

    先是重新畫了中午給胤他們哥倆兒看的waterseer,畫的更精細,甚至盡量標注出功能以便使用合適的材質,預備待會兒送到前院兒去給胤。然後又畫下一支洛陽鏟,話說這個洛陽鏟是個好東西,雖說很多時候都被用來探墓,可是跟探水的功能是差不多的。一鏟子下去,帶上來的泥土如果是潮濕的,自然就可以打出水來,這麼一來,打井就更加方便了。

    石子晴這邊忙著畫圖,那邊胤讓人盯著幾個鐵匠抓緊干活兒,最好能讓老四出宮的時候就帶走。

    兩人這邊忙活的熱火朝天,那邊胤回了阿哥所,就直奔福晉房里去了。

    今兒二哥二嫂給他的沖擊太大了些,他見過的夫妻相處,像是皇阿瑪跟已逝皇貴妃,像大阿哥跟大嫂,好像都是一本正經的樣子,即便互相關心這種事情也是私密的時候做的,他也一直這麼要求自己,好像這麼做才是對的。

    可二哥今兒給二嫂夾菜端茶都是當著自己跟幾個奴才的面兒做的,一點兒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好。二嫂也沒有表現出受寵若驚或者不好意思,兩個人動作自然,到底哪種夫妻相處才是對的呢?

    “爺,今兒回來的早。”看到胤進了房門,四阿哥福晉表示很驚訝,這麼早就回阿哥所還不去書房的胤可真是少見。

    “嗯,今兒去了毓慶宮。”胤說完,四阿哥福晉沒明白什麼意思,兩人靜坐了一會兒,胤又開口。

    “這幾日你也沒去毓慶宮看看二嫂,二嫂初入宮門也不認識什麼人,有時間多去陪陪二嫂。”說完這些鬧得四阿哥福晉一頭霧水,胤就在眾人行禮的聲音中起身走了。

    一夜好眠,胤悄悄起床帶著小德子剛回了前院兒,這邊侍琴就把石子晴叫醒了。

    “這麼早,天還沒亮呢!”石子晴被子釵扶起來,迷迷糊糊的揉著眼楮,屋子里只有昏暗的燭光,窗外還是黑乎乎的,這是幾點啊?

    “不早了,太子爺都去前院兒了,咱們今兒得去寧壽宮給太後娘娘請安。”侍棋捧著紅色的旗裝從後面轉出來,看著眼前這位撒嬌耍賴眼看就要躺回去的福晉無奈了。

    “咱們十五去給太後娘娘請安,不是說太後娘娘病了不見外人嗎?今兒去也見不著人,就不去了吧?”石子晴嘴上說著話,手里已經拉了被子要鑽回去。

    “福晉,不管太後娘娘見不見您都得去啊,若是今兒太後娘娘已經大好了,您沒去,可不就得落人口實?福晉您快著點兒吧,回來您接著睡。”侍琴在外頭安排好了洗漱用品,看侍書早膳都備好了,就進來催。

    說了半天話,石子晴不醒也得醒,只能起身被伺候著洗漱更衣,侍棋抓住機會給石子晴插了一整套的珠翠,直墜的石子晴東倒西歪的才算作罷。

    早膳用的是昨兒弄出來的點心,或者叫曲奇更合適一些,配著牛乳和紅豆粥,吃的石子晴眉開眼笑。

    “這個點心還有嗎?給太後娘娘帶一份兒過去,咱們不能空著手吧?”石子晴抬頭問一旁的侍棋。

    “有,奴婢這就去裝。”侍棋看自家福晉終于有了一點兒覺悟,嘴里應著樂顛顛的往廚房走。

    石子晴帶著侍琴跟侍棋走出毓慶宮的時候天還沒大亮,幾個人只能就著小太監提著的一盞宮燈一步一步往前走。

    “一會兒回來去問問前院兒鐵匠做的怎麼樣了,若是做完了就拿來給我試試。”石子晴剛說完,就听前面小太監說到了。

    “給福晉請安,太後娘娘用早膳呢,您先在偏房稍等?”一個不認識的嬤嬤上前給石子晴請了安,就把她帶到偏房,上了茶水就出去了。

    石子晴早上吃得飽喝的足,這會兒看著茶也沒動,低頭繼續發呆。

    過了半個時辰,剛才那個嬤嬤才過來請石子晴,石子晴一副我很听話的樣子,跟著嬤嬤就往外走,本來也沒有幾步路,到正房門口的時候,侍琴快走兩步追上來拉了拉她的袖子,待她回頭,就看著侍琴拼命地使眼色,石子晴又沒有讀心術,自然沒明白這又是怎麼了,只能表示了解的點了點頭,就進去了。

    “給太後娘娘請安,太後娘娘吉祥。”石子晴跟著嬤嬤停下,就行了禮,等了半天覺得小腿都點酸疼卻還沒听到上面叫起的聲音,深吸口氣,自己站起來了。

    站起來一抬頭,才看見這屋里坐著一群女人,剛剛還吃早膳的太後坐在榻上,身邊站著一個身穿褐色旗裝的嬤嬤,臉上掛著面具一樣的假笑,這位嬤嬤石子晴見過,大婚第二天太後的賞賜就是她帶著人送去毓慶宮的。另一邊站著的也是認識的,而且也是大婚第二天見過的,大阿哥福晉伊爾根覺羅氏,兩人對視都露出一個標準的禮節性的微笑。兩邊圍坐著幾個打扮精致的女人,看年紀都不小了,應該是康熙的妃子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