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太子妃奮斗史 > 第二十五章 太後刁難3

第二十五章 太後刁難3

    石子晴看侍琴要過來陪跪,忙沖著她搖了搖頭,偷偷伸手比了比二,又指了指天,也學著十四阿哥的樣子低頭不說話了。

    侍琴跟侍棋進了寧壽宮就被攔在門外了,可是里面說話的聲音漸漸大起來,她們也能听到幾分,侍琴心里也一直惴惴不安的,這會兒看著自家福晉被壓著跪在寧壽宮門外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忙讓侍棋在這兒盯著,自家從旁邊繞出去找太子爺。

    胤今兒被皇上拉著跟幾位戶部大臣討論賑災事宜,毓慶宮那邊兒說是東西制出來了也沒時間回去看,剛說要叫四阿哥胤過來一起討論,就看小德子在門外擠眉弄眼的往里探。

    “皇阿瑪,兒臣讓人去找老四。”胤賠笑站起來一副人有三急的樣子急急忙忙往外走,就看到小德子身後站著的侍琴。

    “這是怎麼了?福晉見過鐵匠造出來的東西了?跟她說爺這會兒還忙著”侍琴這會兒沒時間感嘆太子爺也有絮絮叨叨的時候,沒等胤交代完就不顧規矩開口打斷他,然後三言兩語的把自己听到的和猜想的都說了。

    “罰跪?”胤覺得自己腦子發蒙是不是听錯了。

    “太子爺,這會兒福晉跟十四阿哥都已經跪在寧壽宮門口了。”侍琴剛說完,身後又跑來十三阿哥,十三阿哥不像侍琴是個不起眼兒的丫鬟,他得跟太後和幾位母妃告退行禮才能走,但是他當時就在里面,自然講的更加清楚。

    胤听完他們倆的話,真是不知道該生誰的氣,石子晴這是在太後跟前兒被人上了眼藥,十四這也是為了石子晴才被罰,不叫起就不能起這是什麼話兒?大阿哥福晉還在寧壽宮里,火上澆油上幾分石子晴今兒得跪斷腿。

    “十三在這兒等著,侍琴你先回寧壽宮伺候著。”胤說完就轉身進去了。

    “皇阿瑪,十三弟來了。”胤進門兒就一臉愁苦的樣子。

    “叫進來,你這苦著一張臉怎麼了?”康熙說了半晌的話,這會兒端著茶盞正喝茶。

    “十三弟說瓜爾佳氏跟十四弟在寧壽宮罰跪呢,說是瓜爾佳氏說了什麼話惹了太後生氣,這不是唉”胤一臉的失望。

    “小十三這是搬救兵來了還是告狀來了?”康熙沖著進門兒的十三阿哥問。

    “皇阿瑪吉祥,兒臣知道十四弟說錯話了,不敢來搬救兵,只是今兒諳達要考校騎射,十四弟若是輸給兒子又得說兒子贏的不光彩。”十三阿哥一臉郁悶。

    “太後責罰必然是有緣由的,你們也不必給他們求情,咱們且去看看他們說錯了什麼話。”康熙安撫了兩個兒子,又轉頭吩咐身邊的幾個大臣:“按著剛才太子說的,你們先回去列個單子出來,預留出以後的應急糧食,若是不夠可以從內務府調取部分糧食。”

    眾人剛剛听了太子的意思還在驚訝,這會兒听了皇上的金口玉言更加感嘆皇家仁慈,忙領了旨意告退了。

    胤胤祥兩兄弟陪著皇上一路走到寧壽宮門口兒,一打眼兒遠遠就看見一身兒大紅色旗裝的女子跟十四阿哥就在門口的青石板地上跪著。走近看石子晴已經跪的搖搖欲墜,兩鬢已經汗濕了,十四阿哥雖說也冒了汗可跪得倒是端正,一看就是打小兒練成的童子功。

    “給皇阿瑪請安,給太子爺請安。”兩人原本就是跪著的,倒是方便了請安。

    “嗯,太後罰你們自然有她的道理,跪著吧!”皇上看了兩人一眼,說完話就帶著人轉身進去。

    石子晴逮著機會忙指著十四阿哥沖胤討好的笑。

    胤沒敢說話,沖石子晴點了點頭,又沒好氣的伸手點了點他倆,轉身跟著也走了。

    “二嫂,你要是受不住了就裝暈,想來太後總不能強壓你跪在這兒。”十四說的法子石子晴大學軍訓的時候就用過,的確很好用,可是這會兒實在是不想在太後和大阿哥福晉面前示弱,也對胤充滿信心,搖了搖頭沒說話,捏著袖子擦擦汗深吸口氣接著跪好。

    皇上進去沒多久,就看兩個人帶著小太監往寧壽宮來,看小太監背著的藥箱想來應該是太醫院的太醫。

    “二嫂,這回完了,太後請了太醫來。”十四阿哥原本還抱有一線希望,看著這倆太醫簡直要絕望了,氣病了太後那可是不孝。

    “今兒連累了你,趕明兒我做好吃的給你賠罪。”石子晴覺得非常對不起十四阿哥,剛才被太後氣的口不擇言,倒是把十四阿哥也帶到溝里去了。

    “沒事兒,我也不是第一次被罰跪了,早都習慣了。”十四阿哥倒是仗義的性子,覺得自己剛才打抱不平這件事兒做的特別夠意思。

    石子晴看他的樣子實在是忍不住想起了家里的弟弟,以前有一陣兒自己因為考試的事情總是憋著氣,有時候遷怒弟弟,媽媽罵她,弟弟總是跟媽媽說你別罵姐姐,我哪錯了我改。想著想著就開始想家,一想到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去,眼淚不由自主的就往下流。

    寧壽宮里皇上進門兒又是一番請安見禮,皇上對著太後倒是沒提外面跪著的倆人,關心了太後的病情是否好轉,又問了飲食胃口。可太後剛才听大阿哥福晉的話叫了太醫來,擔心漏了破綻,如今只能含含糊糊的說了幾句,就听小太監說太醫來了。

    太醫早就在宮里歷練成人精了,看寧壽宮門口的樣子就知道太後是什麼意思,當著皇上的面兒只說原本病情大好,這會兒有些氣血上涌,喝兩天湯藥就好了。

    皇上點點頭就讓太醫去偏殿開藥,抬頭看了一眼打他進門兒就裝鵪鶉的大阿哥福晉,“這些日子太後病重,大阿哥福晉侍疾有功,如今太後大好,你也回去歇歇。李德全,賞大阿哥福晉翡翠頭面一套。”

    “謝皇阿瑪,臣妾就先告退了。”大阿哥福晉做這些原本就是被一口氣撐著,看皇上來還是膽怯了,這會兒忙準備告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