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太子妃奮斗史 > 第四十章 冊封大典1

第四十章 冊封大典1

    今兒是瓜爾佳氏的好日子,天還沒亮石子晴就被侍琴她們幾個從被子里挖出來了,胤早都不見了。

    幾個人先把她安置在裝滿熱水撒著花瓣兒的大浴桶里,然後兩個丫鬟圍著她洗刷刷,不顧石子晴不自在的捂上捂下閃閃躲躲,直搓的石子晴掉了一次層皮下來才算做罷。

    套了雪白的衣衫出來坐下,侍棋又上手梳了低低的發髻,只小小的插上那支木蘭花就示意石子晴站起來。

    子靡捧出來前兒才取來的朝服,要說這清朝的朝服可真是個好東西,說是一套朝服,可這一套是由三層衣服組成的,加起來也是不輕。

    這套朝服第一層就是簡單的紗裙,又叫做朝裙,然後又穿上一件朝袍,這件是下擺繡的八寶和海水江崖的袍子,袖口是收緊的馬蹄袖,倒是看起來有了幾分精干的樣子。

    農歷六月的天氣,只穿上這兩件石子晴已經開始冒汗了,看著侍棋拿出來的披肩眼淚都要流出來了,哪有大夏天穿披肩的?

    “福晉,時候不早了,咱們今兒還得去太後宮里請安,去乾清宮請安,然後趕著時辰去太和殿接受冊封。”

    “來吧。”石子晴接了子由遞過來的毛巾擦擦汗,一臉英勇就義的樣子。

    穿了繡著龍紋的朝褂,又戴上披肩領,侍棋扶著石子晴坐下,給她帶上重重的朝冠,脖子上掛上三串兒朝珠,耳朵上也帶上三副耳墜,又換上八厘米的花盆兒底,才算收拾妥當。

    “福晉,今兒您得要好好上個妝。”侍棋對自家福晉也是無奈至極了,哪有不喜歡打扮的女人,福晉這個月滿打滿算也就畫了兩回妝,一天天就抹點兒玫瑰水素著一張臉。

    “輕輕掃一點兒就夠了,粉多了老覺得臉上癢癢的,一流汗不得成了大花臉?”

    “福晉,今兒可不能听您的,太和殿上多的是人,妝容淺了鎮不住場面。”侍棋哪里敢听石子晴的話兒,太子爺今兒出門兒的時候都一一吩咐了的。

    一陣兒雞飛狗跳的收拾,石子晴帶著人從毓慶宮出來的時候天才蒙蒙亮。

    “侍琴,今兒寧壽宮見人嗎?”石子晴想起前幾日的罰跪就有點兒慫了。

    “福晉,今兒是您大好的日子,太後娘娘不見誰也不能不見您啊!”

    “咱們這會兒去是不是有點兒早?”

    “福晉,不早了。”

    侍琴這一路走的比哪一次都累,嗓子都說干了一行人才終于到了寧壽宮門口兒。

    “給福晉請安,福晉吉祥。福晉您快請,太後娘娘老早就收拾好在里頭等著了。”寧壽宮門口兒今兒早早兒的就站了一個嬤嬤,遠遠看到石子晴她們過來了,忙上前請安,就要請人進去。

    石子晴試探著邁了兩次腿都沒走動。

    “福晉?”侍琴伸手扶了石子晴一把,就覺得手底下自家福晉的胳膊僵硬的厲害。

    “等我緩緩,還請嬤嬤稍等。”石子晴努力擠出一絲微笑,不知怎麼的心慌得厲害,一顆心在胸腔里狂跳著四處亂跑,直跑的心慌意亂。

    “福晉這是在等爺嗎?”

    好像被身後渾厚的男聲解了穴似的,石子晴猛地轉頭,隔著清晨淡淡的霧氣,就看到一個身穿玄色長袍的男子大步走來,石子晴不自覺地大大松了口氣。

    “福晉,爺今兒陪你給太後請安。”胤緊緊握住手里冰涼的爪子,拉著人往前走。

    石子晴這會兒才覺得自己像是活過來了,剛才心里的恐懼,無助,無措,好像都被這雙暖暖的大手趕走,只余下心安。

    太後今兒倒是安安穩穩的叫了起,又簡單的說了兩人要好好過日子,石子晴要盡到自己的職責之類的話,就端茶送客了。

    兩人又手拉手的去乾清宮見了皇上,石子晴在皇上這兒好感度一直不低,皇上今兒對石子晴也是一如既往的和藹,只是交代了石子晴待會兒要放松一些,就帶著他們往太和殿去。

    太和殿門口兒今天可真算得上是人山人海,皇上的叔佷兄弟們,胤的兄弟們,朝廷里三品以上的京官兒,各家命婦,早早兒的就進宮等著了。

    鴻臚寺官員早在太和殿內正中間陳設好節案,巳時一到,石子晴在侍琴的攙扶下從太和門正門兒進去,走過長長的青石板,又登上白玉石階。

    石子晴一步一步往前走,身上這一套打扮壓的她恨不得現下就倒下去,若不是侍琴鉚足了勁兒撐著,毓慶宮可就要丟大人了。

    兩個人終于爬上白玉石階,站在了太和殿門口兒,侍琴就松手退到一邊兒去了。

    石子晴深吸一口氣,按著趙嬤嬤這幾日教的規矩,一步一步穩穩地往進走。若說剛才兩邊兒站著的是大清朝有權有勢的人,這會兒兩邊兒站著的就真的是皇親貴冑了,這可只有高官跟官二代才能進太和殿。

    石子晴一路胡思亂想著進了太和殿,按著禮部官員的指點站住行禮,等著叫了起才慢慢站直。

    皇上今兒心情真的是很好,絮絮叨叨的說了很多胤兒時的事情,又說了當年賜婚時石子晴的表現,一副你們郎才女貌朕很滿意的樣子。

    半晌,直到禮部第二次示意吉時到了的時候才停了嘴,笑呵呵的表示典禮開始。

    禮部今兒倒是出了大大的風頭,捧著聖旨的汪灝往前一步朗聲宣讀了聖旨。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

    咨爾瓜爾佳氏,乃石炳文之女也。鐘祥世族,毓秀名門。性秉溫莊,度嫻禮法,柔嘉表範。雍肅持身,允協母儀于中外。茲仰承太後慈命,以冊寶立爾胃太子妃。爾其誠孝以奉重閨,克贊恭勤。欽此。”

    之後內閣大臣陳廷敬捧了冊寶出來,一路走過吃瓜群眾,交到石子晴手里,沒等焐熱,禮部汪灝又叫行禮,石子晴捧著冊寶,行了六拜三叩三跪禮,這才算禮成。

    今兒這種大好的日子,皇上自然是要按著規矩在太和殿宴請皇親貴冑們的,胤跟石子晴作陪。

    胤請了三阿哥跟三阿哥福晉幫忙安排大家,就快步往石子晴身邊兒走。

    一番忙亂,石子晴早已經汗濕了里衣,如今全靠一口仙氣兒撐著體面,看到胤走過來就拉著胤的胳膊不放手,整個人泄了氣就想癱在胤身上睡過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