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太子妃奮斗史 > 第四十一章 冊封大典2

第四十一章 冊封大典2

    胤攙扶著石子晴進了太和殿的後殿,早有侍琴幾人捧著衣服首飾候著了。

    來不及喘口氣歇一會兒,侍棋已經打了熱水進來,幾人又攙扶著石子晴進了里屋擦洗。

    半晌,等到里面端了髒水出來倒掉,胤才拿了熱牛乳跟食盒進去。

    食盒里是侍書一大早準備好的吃食,按著前些日子給幾個小阿哥做的樣子做好的雞肉卷,吃起來簡單快捷又飽肚子,石子晴狼吞虎咽的吃了兩個下去,剩下的也被胤拿來填飽肚子。

    今兒他倆是主角兒,收拾妥當踩著點兒又要往正殿走。

    胤拉著石子晴的手一路走進大殿,早早被安排好等著宴會開始的人們都跪下行禮,還真有一些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感覺。

    胤淡然自若的叫了起,倒是石子晴余光看過去只覺得下面刀子一樣的眼神往自己射過來,打心底冒出一股寒氣。

    石子晴可是大大的出了一回風頭,皇上現如今沒有皇後坐鎮後宮,聖旨又欽點石子晴‘允協母儀于中外’,以太子妃之名掌管紫禁城,這是多大的榮耀和權力。

    再看胤現在緊緊握著她的手亦步亦趨的樣子,也是一副夫妻琴瑟和鳴的樣子,消息靈通的還听說太子爺昨兒剛禁了側福晉的足,這太子妃可真是榮寵備至了。

    下面的人特別是女人看著石子晴的眼神那真是既羨慕又嫉妒。

    沒等胤拉著石子晴落座,皇上已經從後面進來了,眾人又是一番行禮請安。

    皇上今兒可真是不要太開心,大半天這臉上的笑容就沒下去過。

    “石炳文,今兒可是瓜爾佳氏的好日子,你給朕養出來個好兒媳啊!用了膳府里的女眷也可以去毓慶宮拜見咱們的太子妃。”

    皇上話音剛落,胤就覺得手心兒里握著的這只手僵硬冰涼。

    “皇阿瑪,太後娘娘是不是有什麼事兒耽擱了,兒臣讓人去看看?”胤拍拍石子晴的手站起身。

    “你去看看,若是晚了時辰也不打緊。”皇上指著顧公公說完又要轉頭跟親家說話。

    “回皇上,今兒是太子妃的好日子,內人原本是該來的,可不知怎的前幾日染了重癥起不了身,還望皇上見諒。”石炳文站了半天,這才敢開口回話。

    “可是嚴重?請李太醫去看看。”

    “謝皇上恩典,過些日子內人身子大好了,必定是要遞牌子求見太子妃的。”石子晴听到這兒大大的松了一口氣,抬頭看看兩人不由一呆,她簡直要佩服死便宜老爸了,說著話兒感動的眼淚都要落下來了,也是個演技派啊。

    石子晴看皇上喝了兩碗茶,即便是剛才興致高昂現在也有幾分不耐煩的樣子,這才听到門外傳來天籟般的“太後娘娘到”。

    太後今兒倒真不是故意的,天沒亮就起來了,又早早準備著過來,可奈何天不遂人願,半路上弄髒了衣服又回去收拾更衣,顧公公來催的時候正重新打寧壽宮出發,一路緊趕慢趕的還是遲了。

    吃這種飯最是累人,桌上早早擺好的點心倒是不少,樣子精巧,顏色漂亮,七八種點心竟然看著全然不同,可要是拿起來吃,那可真是自找罪受。小小的點心放進嘴里,遇水則融,黏黏糊糊的在嘴里半天也下不去,若是正好皇上跟你說句話,那真是咽不下去吐不出來的說不出話,可就得是個大不敬。

    等到太後娘娘姍姍來遲,光祿寺才安排奴才開始上熱饌,又上了各色酒水。

    眾目睽睽之下用膳,石子晴心理壓力很大。

    據趙嬤嬤所說,後宮女子用膳,得讓身後的伺候的人布菜,一碗湯半碗飯,每道菜盡量不過三口,若是要想照著在毓慶宮的樣子用膳是非常失禮的。

    身後小丫鬟舀了老鴨湯給石子晴,又夾了兩筷子菜放在石子晴面前的小碟子里,然後就站住等石子晴吩咐了。

    石子晴真是恨不得坐這兒當雕像,強打著精神坐直身子,就听宜妃爽朗的聲音遠遠地傳過來。

    “咱們太子妃今兒打扮的可真是漂亮,看著她可是真覺得自己老了。”

    “可不是,太子妃這一身兒可真是精致,平日里都是簡單的打扮兒,今兒這一身看著就喜氣。”

    石子晴剛想說話,大阿哥福晉就跳出來接了話兒。

    石子晴低頭看了看身上的這件衣服,也是哭笑不得。

    乳白色繡著大朵的紅牡丹的旗裝在這滿屋藏青色的朝服中可不是耀眼奪目格外出眾?

    侍琴幾個也不知道是怎麼想的,捧著這身兒衣服給她,她還渾渾噩噩的穿上出來,不知道的還以為今兒是太子爺大婚呢!

    “娘娘夸贊了,這身兒衣服也就是穿來應景的,若不是今兒這樣的日子,平日里穿了出來可不得惹人笑話?”石子晴笑著解釋。

    “可不是?出閣前在家里穿的也是花紅柳綠的衣服,這一嫁人就覺得年紀大了,這紅的綠的就再也穿不上身了。”大阿哥福晉今兒倒是積極地刷存在感,就怕人看不到她似的,可這話兒說的實在是不好听。

    “大嫂這話可說的不對,咱們這年紀就該打扮的艷麗些才顯得精神,若是一天天都穿的素淨,倒是缺了幾分精氣神兒。”

    “太子妃這話說的對,你們穿的艷麗些我們這些老人兒看著都高興。”德妃終于開了尊口。

    “娘娘這話兒可不對,咱們這些人走出去,讓誰看都是一群姐妹花兒,哪能看出娘娘們是生了阿哥格格的人?”石子晴也是用了畢生所學拍馬匹了。

    “哈哈哈,今兒才發現,咱們太子妃這張嘴可真甜。”宜妃捏著帕子掩嘴笑的高興。

    “娘娘,今兒是我這身兒衣服襯了氣氛,大家瞧著這顏色就高興,我可是佔了它的便宜了。”石子晴拉了拉身上的衣服湊趣。

    大阿哥福晉又說了幾句酸話,倒是沒人接話,石子晴看著一時間冷了場面,又重新提了話頭兒勸宜妃娘娘她們也穿得艷麗些,一塊兒到御花園跟牡丹芍藥比美去,到時候肯定能艷壓群芳啊!

    女人湊在一起就是衣服首飾之類的東西說個沒完,等胤敬了酒轉回來的時候,石子晴已經說的口干舌燥,趁著伺候胤喝湯的機會停了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