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太子妃奮斗史 > 第四十六章 出宮4

第四十六章 出宮4

    胤今兒帶著石子晴來的這家店主打的菜式是“金陵烤鴨”,金黃色的鴨子被一片一片的切開,澆著暗紅色的老鹵,每一片兒都連皮帶肉泛著油光,一上桌兒就得到了石子晴的芳心。

    胤也沒留人伺候,四個人圍著一張大圓桌坐了,又讓泰和帶著伺候的奴才在外間單開了一桌兒用午膳,就伸手給石子晴包烤鴨。

    倆個小阿哥等胤包了兩個停了手,才拿了筷子吃起來。

    “爺,上菜了。”泰和他們就守著門口兒開了一桌兒,這會兒敲了門帶著店小二進來上菜。

    四喜丸子、 豬排貼餅子、清蒸爐肉、菊花炒羊肉絲兒、又有炒醬瓜、酥小鯽魚葷素菜式滿滿當當的上了一桌子。

    “哇,二哥您今兒這是撿著銀子了?”十阿哥看著這一桌兒菜連連驚嘆,平日里阿哥所一次哪里吃的到這麼多好吃的。

    “今兒可是大出血了,咱們趁熱快點兒吃起來。”石子晴看到好吃的哪里還忍得住。

    胤喝著鴨架湯听兩個小吃貨在耳邊嘰嘰喳喳,等泰和帶上門出去,才放下湯匙。

    “吃還堵不住你們倆的嘴,在宮里都餓著了?這兒的廚子手藝比得了御膳房的?”兩個小吃貨兩耳不聞窗外事,筷子下的飛快。

    “你這樣侍書看到得多傷心啊?”胤拿了帕子給石子晴擦擦嘴角沾上的湯汁兒。

    “侍書做的跟這個不是一個味兒。”石子晴上半場吃完,才騰出空兒來說話。

    “二嫂,咱倆真是同道中人。”十阿哥這會兒早都忘了剛才挨踢的事兒,嘴里塞著扒牛肉,沖著石子晴拱手。

    “就像這道烤鴨,雖說毓慶宮的雞肉卷兒口感更脆,又帶著濃濃的香味兒,吃了一個還想吃。可侍書做的小巧精致,擺的整整齊齊,看著就像宮里方方正正的院子,總透著別扭。這自己包的烤鴨即便是再丑,塞進嘴里也覺得好。”

    “還有這芥末墩兒反正就是煩透了宮里端上來的菜都是規規矩矩的一個樣子,看著就影響食欲。”十阿哥嚼著肉溜溜兒說了一通,開始還有人接話兒,說到最後連石子晴都沉默了。

    “二哥今兒帶著二嫂出宮逛街?”九阿哥終于等到老十停了嘴又去夾菜,忙轉了話茬兒。

    “去了裕親王府,吃了午膳就回去了。”

    “皇叔身子可還好?昨兒看著就是強打精神的樣子。”

    “如今天氣漸漸暖和起來,倒是還好受些,就怕陰雨天氣。”

    “自打二十七年,皇叔身子就不好了,听說去年冬季已經下不了床了。”十阿哥向來喜好練兵,倒是跟裕親王來往頻繁。

    “皇阿瑪今兒派了太醫,倒是開了方子,趁著天氣暖和說是針灸些時日排出體內的寒氣,今年冬天能好過一些。”胤不太想說這些,伸手夾了爆羊三樣給石子晴。

    “裕親王是戰場受的傷?”吃飽喝足兩個人又在街上溜達。

    “嗯,二十七年皇叔帶著大哥去準格爾,後來又為了救大哥,腿上中了箭,當時戰場情況危急,箭拔的太遲了就留下來病根,皇阿瑪這些年一直派了太醫診治,也見效甚小。”胤拉著石子晴慢慢往前走。

    “咱們回去吧?這會兒也沒什麼看的了。”

    “累了?讓他們去駕車來。”胤看石子晴興致不高的樣子,也沒多勸。

    人總是對自己束手無策的事情覺得無奈,兩個人一路無話,到了宮門口兒,石子晴戀戀不舍的掀起簾子往外看,就听耳邊胤吩咐泰和問話。

    “回太子爺,奴才沒看到九阿哥十阿哥回宮。”

    “罷了,泰和派兩個人去找找,找到了就跟著他們倆盯著他們進了宮門再來回我。”

    “你看,就說他倆肯定有貓膩兒吧?”胤坐在馬車里還有些生氣。

    剛才從飯館兒出來,說的倒是好听,他倆擔心自己礙眼,絕不能跟著石子晴他們行動,自己一定立刻回宮絕不亂跑。

    可出了飯館兒就看不見人影兒了,直到這會兒還沒回來。

    “都是男子漢了,又帶著奴才,肯定出不了事兒。”

    “這叫食言而肥,這會兒還不知道跑到哪兒瘋去了。”胤一副老媽子的嘴臉。

    “爺,你今兒出來皇阿瑪都沒攔著你,孩子長大了就應該自己出去見見世面。”石子晴也覺得這半日過得自在很多,一進宮門就好像周圍空氣都不一樣了。

    “回去好好歇個覺,今兒也乏了。”胤送石子晴到了院兒門口,又囑咐奴才好好伺候著,就轉身去見皇上了。

    “福晉,奴婢伺候您洗漱更衣。”侍棋扶著石子晴往里屋走。

    “去讓侍琴下去好好歇著,今兒跟著我也走了不少路。多打些熱水進來,我泡個澡,你們都下去吧。”石子晴帶著侍琴溜溜兒走了兩個時辰,這會兒歇下倒覺出累來。

    石子晴把自己泡在浴桶里,才覺得身子舒坦起來。

    胤在裕親王府里滿打滿算待了一個時辰,石子晴遠遠地看著太醫背著藥箱從裕親王院子里出來,走過去就踫到跟著出來的太子爺。

    裕親王和保泰兩兄弟對胤的態度看著倒是恭敬有余親切有限,石子晴怎麼看他們都不像是叔伯子佷的親戚。

    飯桌兒上十阿哥提起裕親王跟胤倒是不一樣,想來兩人關系走的很近。

    石子晴東一榔頭西一棒子的想了好多,門外子靡問要不要添水的聲音才打斷石子晴的胡思亂想。

    “水涼了吧?奴婢給你再添些熱水。”子靡子顏兩個人拎著滿滿一桶熱水進來,順著桶邊兒緩緩的加進去。

    石子晴泡在水里裝死,多麼想念龍頭兒電熱水器啊,或者有個簡易的太陽能熱水器也行啊,光溜溜的泡在水里加熱水,真是好尷尬,可即便是這樣也得感謝如今這個身份。

    這會兒早過了午睡的時候,石子晴擔心在泡在水里睡過去,暈暈乎乎的自己拿了帕子擦干身子包上頭發,又取了里衣穿上,濕噠噠的爬到床上秒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