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太子妃奮斗史 > 第五十章 四妃4

第五十章 四妃4

    “咱們就按著德妃娘娘說的,宮里的事兒還勞煩幾位娘娘多多費心,咱們每月初一給太後娘娘請了安,核對一次賬本兒,互相也好做到心里有數兒。”石子晴說完幾位娘娘一點兒疑問都沒有立刻就點頭同意了。

    剩下的關注點就在抓鬮兒上了,惠妃娘娘打開紙鬮看了一眼,又折起來放下,抬眼看石子晴。

    “我對幾位娘娘的本事也都是信得過的,只是這誰管什麼總不好讓我一拍腦門兒就定下來,這紙鬮兒上寫了‘一、二、三、四’四個數字,誰抓到幾那一部分就歸她管。只是咱們每年重新抓一次鬮兒,各方各面都輪換著來,娘娘們看著可還行?”石子晴捏著紙鬮看著幾位娘娘。

    “太子妃這個法子好,如此倒也稱得上公平二字,咱們這就開始?”榮妃娘娘倒是痛快的很。

    剩下的三位娘娘面有難色,惠妃娘娘原本就板著的臉這會兒更掉了下來。

    “宮務繁多,如此是不是太過草率?”德妃自然不會想要把自己的權利放到小小的紙鬮上。

    “是這樣的,咱們把宮里的事情分成四份兒,我先說說看,如果有不妥的地方咱們再討論?”

    石子晴沒給她們說話的機會,緊接著又說。

    “宮里娘娘人數眾多,咱們按著東六宮西六宮分為兩塊兒,各由兩位娘娘掌管,另有花園兒灑掃太監丫鬟分為一塊兒,最後就是膳房算是一塊兒。各宮里的事兒還是幾位娘娘自己管理。”竹筒倒豆子的說完,石子晴捧著茶坐著,剛才著急回去伺候太子爺的樣子倒是不見了。

    “如此我看可以,再怎麼樣一年之後還可以輪換,倒是方便的很。”榮妃第一個表態同意了。

    “另外,咱們得說清楚,下一次若是抓鬮兒的時候,抓重了紙團兒咱們重新來過。”石子晴想了想又補充了一句,這件事兒按著概率來算還是不小的。

    “那咱們這就開始吧?”宜妃兩相看看,這事兒她倒是不甚在乎。

    “那就請各位娘娘抓鬮了。”石子晴推了托盤到桌子中間,一臉期待的等結果。

    榮妃第一個伸手抓了鬮拿到手里,她今兒格外的支持石子晴,雖說也鬧得石子晴很疑惑,可結果總歸是好的。

    宜妃也跟著抓了鬮,立刻就開了紙團兒看。

    “這是二啊,剛才說二是什麼來著?”宜妃娘娘看著紙條兒問石子晴。

    石子晴真想直接暈過去,這位可真是猴子請來的救兵啊!

    “對啊,剛才咱們也沒說這一二三四指的是哪一部分,太子妃先給咱們說說啊!”德妃收回伸了一半兒的手,轉臉問石子晴。

    石子晴原本就想著最好能混過去這一部分,最後按著惠妃娘娘跟德妃娘娘手里的鬮兒決定,總不能給她們倆油水權利最大的部分,這會兒被宜妃娘娘拆了台,混不過去了,只能閉著眼楮蒙一個。

    “一是花園兒灑掃,二是膳房,三個東六宮,四是西六宮。”石子晴知道宜妃娘娘是二號,榮妃娘娘拿了鬮可是沒打開看,這會兒只能蒙一個。

    石子晴話音剛落,惠妃就搶先拿了,打開是個“三”,她也住在東六宮,倒是剛好合適。

    德妃拿了最後一個,一個端端正正的“四”寫在上頭。

    最後榮妃拿的必定是一了,石子晴大大的松了一口氣,皇上的東西六宮以她的身份管起來也是尷尬,可是花園兒灑掃奴才能做的事兒可是不少,雖說如今她院兒里有了小廚房平日里都自己解決膳食,奈何毓慶宮里好些人還是得從膳房領飯,這兩塊兒對她而言是最重要的,放在榮妃娘娘跟宜妃娘娘手里相對來說更安全一些。

    結果自然有人歡喜有人憂,石子晴看結果出來了,自然就能收拾收拾回去窩著了,心情大好。

    “在這之前麻煩幾位娘娘派人送了賬本去毓慶宮,先做了核算,省的往後說不清楚,你們看?”

    “行,按著太子妃說的辦,咱們這就回去安排。”德妃的祖父曾經掌管御膳房,膳房的事兒她們一向插不上手,可宜妃向來愛吃幾口好的,膳房沒少打點,這回倒是對結果很是滿意,說著話兒就站起來要回去安排了。

    榮妃也坐了半晌,站起來活動活動也要走,剩下兩位娘娘就不好坐著了,板著臉站起來帶著人就走。

    石子晴端著一張笑臉送四位娘娘走遠,轉身看趙嬤嬤,兩個人相視一笑。

    今兒從毓慶宮出來的路上,石子晴就把自己的打算跟趙嬤嬤說了,兩個人一路商量,才得出最好的法子來,既不能說是得罪人,又能在這一年里保證毓慶宮的安全,只是趙嬤嬤擔心石子晴行事手腕兒太軟,沒想到榮妃娘娘今兒當了回神助攻,倒是皆大歡喜。

    石子晴帶著人一路笑著回了毓慶宮,這邊兒早有奴才去乾清宮找了顧公公。

    皇上帶著胤處理折子,又有汪灝陪著,商討出巡木蘭圍場的事兒,這會兒叫了奴才進來也沒避著人。

    “好,不愧是朕的兒媳婦兒,辦事公允,有禮有節,是個好的。”皇上听完石子晴今兒在御花園兒的事兒,沖著胤就夸。

    汪灝自然不能干看著,也沖著胤抱拳直夸太子妃出身名門,行事頗有大將之風。

    要不是胤對石子晴有十幾年的了解,這會兒早就被兩個人捧到天花板下不來了。

    “皇阿瑪,瓜爾佳氏不過是想著法子偷懶,這分了事情出去她倒是落的一身輕,哪里值得您這麼夸她。”

    “你啊,回去也替朕夸夸她,這麼好的女子倒是便宜你了。”皇上斜著眼楮瞅了瞅胤,就讓他滾了。

    “皇阿瑪,兒臣今兒都求了您半天了,這木蘭兒臣去不了也就罷了,瓜爾佳氏可從未去過,您今兒這麼夸她了,不給點兒賞賜說不過去吧?”胤厚著臉皮賴著不走。

    “咱們堂堂太子爺怎麼這會兒臉面都不要了,沾著自家福晉的光出門兒,你好意思提朕也不好意思答應啊!”皇上指著胤就要罵他。

    “兒臣回去問問瓜爾佳氏想不想去,若是她要去,皇阿瑪可不能食言而肥。”胤說完快走兩步跑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