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太子妃奮斗史 > 第六十章 馬車夜談2

第六十章 馬車夜談2

    石子晴也準備跟著劉大人告退,卻被皇上留下了。

    “今兒一大早胤就拿了酥油茶過來,喝著倒是好。听說你還帶了不少點心吃食出來,讓人拿些過來,咱們四阿哥這一路可是風餐露宿,朕借著你的東西好好犒賞犒賞咱們四阿哥。”

    “兒臣這就吩咐人回去取。”

    “謝皇阿瑪,勞煩太子妃了。”四阿哥起身沖著石子晴道了謝,等石子晴轉身出去了才又坐下。

    侍琴倒是腳程快,一刻鐘就提著食盒兒打後面回來了。

    “主子,奴婢取了兩碟子點心,兩碟子餑餑。這壺酥油茶剛從爐子上拿下來,滾燙的。雞肉卷兒侍書現做了隨後就送過來。”

    不等石子晴上前接過去,李德全就搶先一步提了食盒。

    “奴才跟太子妃進去。”

    石子晴沖著李德全笑了笑算是道謝。

    想來他們也是真餓了,眨眼的功夫兒,三個人就殘卷風雲的用完了點心,捧著酥油茶坐著喘氣。

    石子晴陪坐一邊兒一句話也不敢說,等三個人都吃完了,才偷偷拽拽胤。

    “皇阿瑪,沒什麼事兒兒臣先告退了。”胤安撫的看了眼石子晴,向皇上告退。

    “去吧,老四也好些日子沒見府里的人了,你福晉一路跟來,你也趕快回去見見。”

    皇上話音剛落,石子晴繃不住“噗嗤”笑了出來,四阿哥立即漲紅了臉。

    三個人下了馬車往後走,胤拉著石子晴的手,沖四阿哥打趣︰“二哥也不耽誤你,歇夠了再來找我,咱們說說清查地方的事兒。”說完就拉著石子晴徑直走了。

    “哈哈哈哈哈哈”

    等到兩人進了馬車,石子晴才笑出聲兒來。

    “怎麼了?”

    “四阿哥臉都紅了,你還逗他。”

    胤想起四阿哥一張撲克臉罕見地帶了紅,想說又不敢說的樣子,搖搖頭跟著也笑了。

    “四阿哥一出去就是好些日子,四阿哥福晉一個人管著前前後後的事兒,也是不容易。如今見了面兒,還不知道怎麼哄福晉呢?”

    “這種私事兒你也操心?四阿哥跟李氏倒是說的上話兒,跟他福晉倒是沒什麼話兒。”

    “你見過?”

    “看的出來,四阿哥一天天兒的板著臉,他福晉也是個規矩性子,一直看著都是相敬如賓的樣子,再說四阿哥哪里像是會哄人的樣子?得空,我這個二哥得親自去教教他。”

    石子晴斜眼兒瞅著胤不說話了。

    “怎麼了這是?”

    “爺累了就靠著歇歇,臣妾看看書。”石子晴轉身兒就要取了書來。

    胤看著石子晴憋著不說的樣子就著急,拉了人就要哄。

    “爺若是閑來無事,去皇阿瑪跟前兒伺候去。前些日子大阿哥福晉還說呢,這回爺只帶了我一個可是不合規矩,臣妾再耽誤了爺公務,可是罪大惡極了。”

    “嗨,听她瞎說,帶上你就夠了。”

    “李側福晉如今禁足在毓慶宮,爺帶了我出來倒是惹人閑話兒了。”

    “李佳氏的事兒都已經跟你說過了,往後也就這樣兒了。”

    “李佳氏跟那個人之間,其實並沒有發生什麼事情,爺何必要”石子晴想了好些日子都沒想明白。

    只是為了貪墨的事兒禁足一些日子倒是正常,但看樣子這回她是完全被胤放棄了。

    胤端著茶盞喝茶,瞥一眼石子晴,接著低頭喝茶。

    “爺是覺著李佳氏心里有人?可她進宮好些年,兩人都各自嫁娶了,這些早都過去了。”石子晴想著胤莫不是還有精神潔癖?

    “爺到底是怎麼想的啊?”石子晴問了好一陣兒,胤都一聲不吭的坐著不知道在想什麼。

    半晌,石子晴終于等到胤放下茶盞,挪了挪身後的靠枕,坐直身子。

    “上回你說兩個人互相暗戀,還記得嗎?”

    “爺,臣妾就是那麼一說,您不是也說她倆屬于暗生情愫?”

    “沒怪你什麼,他倆為什麼沒有互通心意呢?”

    “這我怎麼知道?李佳氏是秀女啊,許是準備等出宮之後再說?再或者李佳氏自知家里人看不上那個人?”石子晴緊皺眉頭,試探著說。

    “若是換了你,會因為什麼不說呢?”

    “我?”

    “對啊,你會因為什麼原因把自己的心意藏著掖著呢?”胤盯著石子晴的眼楮追問。

    “沒想過。”

    “你沒暗戀過哪個男人?”

    “爺,你這是想什麼呢?臣妾打小兒養在內院深閨,十幾歲就被皇上賜了婚,既見不到外男又早早有了婚約,哪里會去暗戀哪個男人?”

    石子晴被胤看的心里一突,強撐著說完就低頭不敢看他了。

    “你沒有,我給你講一個?”胤不等石子晴說話兒,就自顧自的說了。

    “從前有一個女孩兒,她總是能跟男孩兒打成一片。讀書的時候,她老攛掇我們陪她一起逃課,有時候也不干什麼,就是找個地方躺著曬太陽,幾個人躺在地上閉著眼楮一句話兒也不說。”

    “一次又一次的,後來有人跑出去自己找樂子,可我一直陪著她。她讀書好,很仗義,性格像個男孩兒。被人逮了,也沖到前面堵槍眼兒,給我們打掩護。”

    “她很愛笑,但是更愛吃,經常帶著我們一條街一條街的吃,吃撐了就滿大街的溜達,吃山楂丸兒。我們一起玩兒了十年,後來她就不見了。”

    胤說著說著就陷入回憶,過去的一幕幕在腦海中浮現出來,臉上漸漸帶了笑。

    “怎麼不見了?”

    “應該是我先不見的,不過我一直相信她一定會來找我的。”

    “你沒有告訴她你喜歡她?”石子晴有點兒糾結,這個故事太不像一位太子爺身上會發生的事情了,可是看胤說的津津有味,又不知道該不該去反駁他,一時間只能忍著糾結順著胤的話兒往下說。

    “沒說啊,開始我以為她知道,後來漸漸地不敢說了。”

    “你以為她知道?”

    “她跟很多男孩兒關系都很好,可我總覺得自己是特殊的那一個,總是會有一些心有靈犀的感覺。有一回喝了酒,想跟她挑明兒的,不知怎的,話到了嘴邊兒就不敢說了。”

    “你怕什麼?”石子晴覺得自己這會兒像極了一個心里輔導老師。

    “怕什麼?我怕萬一她不喜歡我,我們還怎麼像兄弟哥們兒一樣的相處,我還怎麼在身邊陪著她?要是連朋友都做不了,我是不是就徹底沒了機會?”

    “可是你缺的是一個喜歡的人,又不缺兄弟啊?”石子晴听到這兒眉頭都要打結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