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太子妃奮斗史 > 第六十一章 馬車夜談3

第六十一章 馬車夜談3

    胤听到石子晴的話一愣,轉頭看著她半晌沒吭聲。

    “主子,膳房送晚膳過來了。”

    侍琴一直在馬車外頭守著,若不是擔心耽誤了晚膳的時辰,如今又不方便開火做飯,這會兒還得繼續裝隱形人。

    “拿進來,小德子,你再去找瓶好酒來。”

    胤吩咐完奴才,轉頭看著石子晴道︰“陪我喝點兒?”

    石子晴雖說不是個酒鬼,但也是個實實在在的好酒之人,立刻就點頭答應。

    “侍書去拿些肉干肉脯來,再備些下酒的小菜兒。”

    酒菜上齊,兩個人在搖搖晃晃的馬車里相對而坐,倒是有幾分悠閑自在的感覺。

    胤例行夾菜舀湯的伺候著石子晴吃了個六分飽,才開始斟酒。

    “若是她喜歡我,怎麼就能忍得住不告訴我?”

    “你們倆彼此彼此吧?”

    “可她向來都是直來直去的性子,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啊!”胤瞥了石子晴一眼,滿眼控訴。

    “感情的事情女孩兒一向會比較不好訴諸于口,也許她喜歡但是不好說出來。”

    石子晴打定主意今兒要多喝一點兒,就當是收了太子爺的心理醫生咨詢費,自己拿了酒壺過來滿滿的倒了一杯。

    “她有什麼表示讓爺覺得她是喜歡你的?”石子晴輕輕抿了一口酒,接著做兼職。

    “我們倆在一起就有說不完的話,東一句西一句的能一直一直說下去。她每次都要懟我,全方位各種角度的懟我,把我打擊的體無完膚,她才覺得身心舒暢。”

    自虐啊?太子爺是有多自虐才會喜歡這麼一個人?

    “爺不生氣?”

    “她高興啊,懟的我無言以對,她得意洋洋的樣子,真是”胤端著酒杯搖頭笑了笑。

    多麼偉大無私的愛情,石子晴眼珠子都快要掉下來了。

    “還有呢?”

    “還有啊,還有”

    “太子爺,四阿哥來了。”小德子眼看著四阿哥帶著小太監遠遠過來,忙沖著里面低聲說了。

    胤跟石子晴兩個人聊了一路,又喝了些酒,馬車停了也不知道。

    今兒仍然還是駐扎在野外,四阿哥回去收拾妥當,又去找他福晉說了會兒話,等了近兩個時辰,才找了過來。

    胤看了看身邊的石子晴,這一會兒沒看住,她已經喝的兩頰坨紅,媚眼如絲,整個人暈暈乎乎的靠在身後的靠枕上傻笑。

    “先請四阿哥回去,就說爺待會兒過去找他。”

    因著要去木蘭秋彌,這回車上帶的都是烈性的酒,石子晴半壺下去就喝迷糊了,整個人軟成一灘泥,胤挪過去半抱著她,又叫了侍琴進來幫忙,兩人忙乎了一頭汗,才給她擦了臉換了衣裳,又拿了被子出來捂嚴實。

    “守著你們主子,去倒了溫水和蜂蜜水來。”胤拿了靠枕給石子晴墊好,又拉了拉被子,才轉身出去。

    四阿哥剛帶著人回了自己的馬車,胤就後面跟著進來了。

    “給太子爺請安。”

    “坐,一會兒還得去檢查布防,咱們長話短說。”

    胤撩起袍子坐下,一張嘴就是滿口酒氣,四阿哥抬頭看了他一眼,伸手接了小太監送上來的茶遞過去,倒是沒說話兒。

    “皇阿瑪今日所說之事,你也听見了,咱們泱泱大清,若是就靠著咱們倆,查到老也查不出個結果來。”

    “那依太子爺之見?”

    “眼看著你就要出宮建府了,二哥跟你也不說虛的,你先拿這回的事情練練手。先去擬個法子出來,要用的人選你也寫個單子,具體怎麼安排時間和人手,都寫出來,需要二哥幫忙的地方說話兒。”

    胤話音剛落,四阿哥猛的抬頭,死死地盯著胤,不敢置信。

    “太子爺,皇阿瑪吩咐的是”

    “你放心大膽地干,二哥給你撐腰,若是皇阿瑪問起來,那也是你給二哥我幫大忙了啊。”胤拍拍四阿哥的肩膀,看他重重點頭,才笑了。

    “行了,你好好干,寫好章程來找我。”

    四阿哥被巨大的驚喜打懵了,胤已經下了馬車走遠,他還暈暈乎乎的坐著傻笑。

    四阿哥當真算的上是爹不疼娘不愛的人,皇上有二十多個兒子,他不算長不算嫡,既不會賣乖撒嬌求關注,也不敢闖禍鬧事博眼球,在皇上眼中恨不得就是一個隱形人,就連親生的母妃對他都是愛答不理的樣子。

    如今出宮建府迫在眉睫,沒有母家幫忙貼補,內務府按著規矩建宅子,每個兒子二十萬兩銀子的安家費,還得養著一大院子的人,若是自己個兒沒了本事,在皇上跟前兒不露臉,奴才也是會看人下菜碟兒的。

    胤此舉算得上是雪中送炭拉了四阿哥一把,有了差事就有了露臉的機會,若是辦的好了,自然入了皇上的眼,若是辦的不好了,胤又會幫著兜底,倒是一筆穩賺不賠的買賣。

    四阿哥如何激動不已又如何準備不提,倒是石子晴這邊兒可是出了大事兒。

    石子晴的酒量相當可以,又總是淺嘗輒止,不知道是因為這回喝的酒屬于高度酒,還是因為原主酒量不好,不等胤回來,就已經有了反應。

    肚子里翻江倒海的難受,侍琴甚至來不及拿了蜂蜜水給她,石子晴就已經推開她吐出來了。

    侍書這會兒在後頭做醒酒的熱湯,听著聲音也忙跑過來伺候。

    “侍琴姐姐,主子這是喝了多少啊?”

    “快別問了,去投個熱帕子來,再去找塊兒老姜來。”侍琴手忙腳亂的幫石子晴擦拭,又端了水給她漱口,嘴里還得一個勁兒的催促侍書。

    “太子爺也真是的,怎麼能讓主子這麼喝酒?主子在家滴酒不沾,進了毓慶宮就已經喝了好幾次酒了。”石子晴吐的臉色煞白,淚珠子都滾下來了,看得侍書也跟著難受。

    “閉上你的嘴巴,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你自己不知道嗎?”

    “可是就這麼吐也不是辦法啊,要不去請了太醫來吧?”侍書說著話兒站起來就要走。

    “你回來!主子醉酒請太醫,說出去不定得傳成什麼樣子。去請侍衛悄悄兒去找了太子爺回來,你也快去端了醒酒湯來。”侍琴抬手一下下的給石子晴拍背,看著她吐完了,才扶著石子晴躺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