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黃饒命 > 第一百一十九章 體育中心開戰

第一百一十九章 體育中心開戰

    黃超一甩手,將左手上捏著的人摜在地面上,對方砸在地面後反彈一下,夸張地從嘴里吐出番茄醬一樣的鮮血……

    “這里吐血像是番茄醬麼,這倒很有意思。”黃超不懷好意地看向另外一個人。

    “大哥……”剛才不可一世的小弟惶恐想要求饒,但他說話比黃超出手慢了太多,還沒有表達自己的意思,就已經讓黃超一腳踩在了胸口。

    “噗——噗噗噗——”他也開始夸張地吐血。

    黃超想起柔道部交學費的事情,一邊打一邊問︰“我記得之前交學費,就是你們兩個再收,我要退課,你們是不是應該把沒上的課時錢退換給我?”

    兩個人感覺自己都要被打死了,嘴里含著血液模糊不清地說︰“應該,應該!”

    “錢呢?”

    一個人似乎看到生機︰“我們換了練功服,沒有錢,我去更衣間拿錢給您!啊!”

    另一個人趕緊說道︰“是是,我也有錢,都要退還給您!啊!”

    然後他們又被黃超踹了一頓,黃超淡淡說道︰“以後再說。”

    他正在測試世界對普通人的體質加成,這才是重要事情,不會浪費這個機會去做其他事。

    兩個小弟感到陣陣絕望,這是什麼變態啊,他們都說了要給錢,對方還不依不饒地毆打他們!難道他是一個以折磨人殺人為樂的變態?想到這樣的可能,兩個小弟叫得更是淒慘。

    “這都不死?這都不死?……”黃超一邊在心里感嘆,一邊痛打兩個來勒索自己的黑熊小弟。

    他們都被黃超放倒在地,黃超左一腳右一腳踢在兩人身上,腳尖帶著明足的剛猛明勁和他自己練成的暗勁,毫無阻擋地踢在他們的腹部和肋部。

    兩個人在地上翻滾,大口吐血,看起來恐怖異常,運動館里的人尖叫著逃走,只留下黃超這個“殺人狂”和兩個“受害者”。

    而實際上兩個人的傷勢沒有多麼嚴重,黃超現在的力道一腳踢在人的腹部,可以將人踢到真正的“肝腸寸斷”,那時的人就會像他們這樣大口吐血,然後無力掙扎的死掉。

    可是這兩個小弟,雖然吐血吐得天昏地暗,可是他們的掙扎慘叫依然充滿活力。黃超通過化勁階段精深的听勁功夫,能夠感到他們髒腑傷勢沒有生命危險。

    “我終于懂了,這些人,跟我根本不是同一種人類。”黃超最後無語地想道。他沒想鬧出人命,所以是逐漸增加了力道,兩個人的受傷都在他們的承受範圍內。

    他們的體質太強,受到常人的致死傷害,都沒有生命危險;可是他們的受傷表現卻比常人夸張多了,他們不該吐血,卻吐到滿身都是,黃超都看到觸目驚心。

    “可怕的搞笑片。電影里用的是超假的番茄醬道具,每次用量超級夸張,凸顯一個搞笑效果。現在進入真的世界,簡直是血流成河。”

    黃超都得認栽,從濕漉漉的地面抬起腳,沉默地向運動館大門走去。他每一步踩下,都會留下一個清晰的血腳印。直到他走到門口,那腳印才暗淡失色。

    黃超感覺自己就像從一個番茄醬貨架的事故現場走了出來。

    他心中想著︰“這世界的普通人,身體很強,折合屬性體質都達到二十三點,那些高手強化得更多。搞笑片世界規則特殊,這里可以成為我刷體質屬性的福地。其實,我說別人體質如何,只是一個類比,因為他們並沒有無限之環這種固化屬性的存在。”

    “我是可以跨越各種世界,將不同的規則優勢轉化為自己的屬性增長,然後憑著屬性點的優勢貫通不同規則的世界。看來這個世界,我的體質有望突破100點大關。”

    黃超現在趕緊去大吃一頓,修煉國術的煉體法門,讓他變得相當饑餓。

    他從體育中心出來,驚訝地看到星爺迎面走來!他穿著一件白背心,就是傳說中的老頭背心,露出兩條光滑的手臂,頭上則戴著一頂灰色的漁夫帽。

    每個人走過他身旁的人,都會跟他打招呼,打招呼的方式也非常特別,就是排著隊猛拍一下他的頭。

    星爺縮著肩膀,還笑著跟每個拍他頭的人打招呼。他們嘻嘻哈哈的聲音很響亮。

    “嗯,這就是電影主角何金銀。”何金銀夸張地表現出小人物的特質,在令人發笑的同時,也暗含著一種生活的沉重。黃超不知道何金銀現在是何種心情,但總之不會多麼愉快。

    何金銀被每個人拍到都會低一下頭,帽子壓下來,將他的眼楮擋在陰影中。

    後面一個同學拍完何金銀,發出啪的一聲脆響,說道︰“早啊!送份總匯三明治給我吧。”

    何金銀用輕松的語氣說︰“你給錢就有的吃啊!”

    那人哈哈笑起來,兩手扯住何金銀漁夫帽的邊緣,用力揉動幾下,再往兩邊扯下,把何金銀的頭完全蓋住。

    最後一個同學和女朋友一起走過來,他說道︰“哎,你沒有女朋友,送給你不要客氣!”然後把自己的女朋友推到何金銀身上,何金銀被撞得向後一歪。

    女生退回來嬌嗔︰“你真壞,拿著我開玩笑啊。”然後和男生相擁離開。男生還評價道︰“他不錯耶。”

    這是星爺慣常塑造的小人物形象,在開始時往往表現的十分卑微,但總有一些特殊的魅力。在這個故事里,何金銀昨天遇到一個可憐流浪漢,向他討要二十元吃飯,然後何金銀把錢包、衣服全給了他,自己脫得像終結者一樣,被警察當成弱智暴露狂帶走了。

    黃超從台階上走下來,站住看著何金銀,沒有說話。他從何金銀身上沒有感受到什麼武學痕跡,他的身體狀態也都與常人相同。但黃超知道,何金銀有著十分可怕的抗擊打能力,堪稱不死小強。

    何金銀沒有被黃超擋住路,但他從來都會跟每個同學熱情招呼,于是露出他招牌笑臉︰“同學早啊,你有事嗎?”

    這個笑容十分陽光燦爛,沒有絲毫顯出生活的壓力和悲哀。

    黃超向他回以微笑︰“你是何金銀?早上好。我看你骨骼清奇,以後你想要學習神功,拯救世界,不妨來找我。”

    何金銀心說這同學的玩笑倒是清奇,但這人又不打他頭,總比剛才的人好。他“哈哈”笑了兩聲︰“一定一定,多謝同學你的熱情。”

    他心中當然是不以為然的。

    “以後我們還會見面的。”黃超淡然又神秘地說。

    兩人的對話還沒有完成,就被一聲爆喝打斷。

    “黃超,你站住!你想死嗎?”

    黃超回頭看去,一個高大丑陋的男人,穿著一件屎綠色襯衫、一條白色練功褲正向他沖過來。那白色褲子黃超很熟悉,以為他的練功服也是這個款式。

    這個人的樣子黃超同樣很熟悉,這是兩方面熟悉共同的疊加,黃超知道他電影里的黑熊,那是在現實世界看電視的形象,另一方面則是這具身體的記憶,關于柔道部主將黑熊的種種記憶。

    原身只是個交錢練武的學生,跟他們這些人沒有太多交集,雖然在練功時也被人狠狠摔過,但以黃超本人的眼光看,練功確實應該挨上這樣的摔打。否額一點抗擊打能力沒有,心態和身體都很差勁,受到攻擊時驚慌失措,練了也是白練。

    黑熊暴躁地沖過來,今天他真是不順到極點,本來他過生日,準備邀請阿麗去參加他的生日party,結果在大庭廣眾下邀請都被阿麗拒絕。

    他還要維持一個主將的形象,不能當場發作。在上課結束時,他又邀請阿麗明天去他家,結果阿麗說她大姨媽來了。

    主將對阿麗的大姨媽相當怨念,你什麼時候來看外甥女不行,非要明天來?他沒話找話,強行編造兩人的共同點︰“這麼巧啊,明天我大姨媽也來……”

    女生嘲諷的笑聲,讓主將知道他好像又哪里說錯話了,真是尷尬到不行。

    而他兩個小弟,這時候本應該在他背後給他打氣,卻也不知道死哪去了。他們一開始去處理一個柔道部翹課學員,那家伙居然跑去運動館修煉華國古拳法,這豈不是公然打他黑熊的臉?

    “難道那兩個王八蛋拿到錢,直接出去瀟灑了?”黑熊氣沖沖想,“讓我知道不打斷你們狗腿。”

    結果他的兩個狗腿子滿臉滿身是血地跑回來︰“大哥,給我們報仇啊!”

    “呃,你們怎麼被打成這樣?”黑熊看到他們一副從番茄醬罐里撈出來的樣子,都感到深深捉急。

    而阿麗她們趕緊從柔道部閃人了。

    他的小弟很快講明事情真相,這也很簡單,他們勒索不成反被干,現在只能找老大出頭。

    黑熊也不管阿麗了,所有火氣都集中在黃超身上,直接來到大門口堵人,沒想到黃超這個混蛋還真膽大,打了人不但沒跑,現在還在門口跟人講話。

    黃超他是去換了身衣服,隨後離開體育中心,這麼一小會兒,剛才瘋狂吐血的小弟,已經可以跟著黑熊來堵他,這也太搞笑了吧。

    何金銀“啊”的尖叫一聲,向旁邊躲去,然後他想到黃超打招呼時很“客氣”,便好心地小聲提醒︰“快跑啊,那是柔道部黑熊!他很凶的!”

    這里的人體質普遍強大,但超脫常理的也就大師兄和何金銀兩人,黑熊是很強大,但他的格斗水平依然是一個體育中心的教練水平。

    格斗可不是耐打就行,當然何金銀那種已經不是人了,要另外討論。如果像何金銀那種超脫常理,加上“金蛇纏黏手”把牛皮糖的優勢完全發揮出來,才把大師兄打到毫無脾氣。

    眼前沖向黃超的黑熊,在他眼里處處都是破綻。

    “給我死!”黑熊怒吼,龐大的身形沖到黃超身前,伸開雙臂向他抓來。

    不知道何時,周圍聚集起大量圍觀群眾,包括剛才跟何金銀“打”招呼的球隊成員,也一個不落地返回現場。他們手里拿著飲料、爆米花、薯片等食物,興致勃勃看著兩人的戰斗。

    “發生了什麼?”“黑熊打終極殺人狂!”“什麼終極殺人狂?”“剛才在體育館……”

    各種小道消息迅速傳播,黃超在運動館虐打黑熊小弟的事情也被曝光。

    黃超的感知能夠听到周圍的議論,這些人也是夠強,居然在一瞬間進入看客模式,大部分還都配上小吃零食。這種景象,也就是在搞笑片衍生世界能看到吧。

    “我也想當觀眾,我不想在這耍熊啊!”黃超心中怒吼。

    黑熊臉上猙獰的樣子在黃超眼里越放越大,連他怒吼時噴出的口水都清晰可見,五十點的感知,讓他將一切都細節都把握清楚。黑熊的力量、速度、技巧對于黃超來說都太差,他也只能作為一個大號沙包。

    兩人身形一錯,黑熊被黃超牽住手臂,黃超閃身繞到背後,借著黑熊自己的沖力,將他推在地上。

    交手瞬間,黃超全力發勁,明拳力量全部打在黑熊身上,沒有將他打飛,而是杵向地面。

    然後黃超揮手向下一拉,在黑熊摔倒在地上前,撈住了他的腳腕。

    “我的天!”“該不會……”

    圍觀群眾發出驚呼,但黃超怎麼都覺得聲音里充滿期待。

    他也不負眾望,抓住黑熊腳腕猛地向反方向一甩,黑熊偌大的身體,在黃超頭上劃過一道弧線,砸在了地面上。

    一層塵土被震動,化作浪潮模樣散開,黑熊在地上發出怒吼,他剛要反擊,黃超又往來時的方向甩了一下!

    把人當沙袋往地上砸,這需要極為雄厚的力量和發力技巧,這兩項黃超都不缺乏。這個摔法看似搞笑,但仔細想想,如果是常人受到這種打擊,那種甩勁加上與地面的踫撞,可能沒幾下就得斷氣!

    然而黑熊他只是被黃超控制住,砸了好幾次,臉上也滿是番茄醬一樣的血痕,依然活力充沛!

    在電影里,他被大師兄一拳打進牆壁,把一面牆撞塌,然後還清醒著。大師兄再一拳打在他腦袋上,黑熊的腦袋砸爛牆壁,耷拉到走廊那邊,才算是昏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