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萬界之最強老哥 > 第二百一十二章 全面壓制

第二百一十二章 全面壓制

    有些東西,總會是有所變化,如今的千仞雪的認知早已定型,其經驗和見識都不是一般的人能夠擁有。

    為了不顯得太過突兀,所以甦余才選擇了這樣的一個身份。

    想來收徒,總得相對而言比較簡單一些。

    千仞雪面色沉思,在想著對方的身份,而一旁的蛇矛斗羅則是望著千仞雪不發一語。

    一個巔峰斗羅收徒的話,常人自然趨之若鶩,但是少主的身份卻根本就不簡單,所以這等數里老師她根本不缺。

    況且,千仞雪的爺爺還是世間僅有的三大絕世斗羅之一,無論如何,拜一個巔峰斗羅為師,總不是一個正確的決定。

    只是此時的千仞雪面色平靜,他也看不出其在想著什麼,而他的心卻是再度提了起來,因為她想起少女的傲氣,恐怕是不會有這種想法的。

    如果真的因此惹怒對方,恐怕只能拼命了!

    蛇矛斗羅的身軀往側方挪動了一些,將千仞雪的身軀隱晦地擋在身後,體內的魂力蔓延之至手掌,武魂隱而不發。

    “我總得知道你能給我帶來什麼好處,還有你出自哪里吧!只是一個名字,總歸是少了太多信息。”

    千仞雪突然面色平靜了下來,嘴角弧度帶上了一縷輕笑,卻是變得超出平常的淡定。

    “你就當是隱世宗門,好處,自然是能夠讓你達到這片大陸的最強者的地步。”

    “你的條件很誘人,但是我不缺,所以我不同意!”

    甦余搖頭笑了笑,“你的倚仗就是剛剛來到牆外頭的那人嗎,這恐怕有些不夠。”

    隨著他的話語落下,千仞雪的臉色頓時一遍,身影暴退數丈, 地一聲震天巨響。

    那青磚堆砌的院牆就化為粉碎向著院內四面八方沖擊而來,其中大部分的青磚黑瓦,卻是裹挾著呼嘯的紫色尖芒。

    這是武魂刺豚的尖銳毒刺,就是巔峰斗羅的實力也不敢隨意沾染。

    來人是听到之前動靜,感到此處的武魂殿的刺豚斗羅。

    那磚頭四飛顯露出的身影,千仞雪才安安送了一口氣。

    有個絕世斗羅爺爺的存在,其他的巔峰斗羅她哪里看的上,自然不會再度敗一另外一位老師。

    就算眼前的少年很強,還能有她的爺爺強嗎。

    不管怎麼說,眼前的少年都是阻止了她的計劃,讓她幾個月時間的準備化為無有,她怎麼可能做到毫不介懷。

    方才的詢問,也只是權宜之計,她等的就是武魂殿安排的另外一個封號斗羅護衛,刺豚斗羅。

    一位或許不敵,但兩位就有所不同了。

    刺豚斗羅直接破開牆壁偷襲而出,那一層的蛇矛斗羅也是立馬反應過來,手上的紫色光芒再度出現,青紫交間的武魂蛇矛再度現化在手掌中,其上的九道魂環相互繚繞,象征著他封號斗羅的實力。

    只是其中的強度,明顯比之前要是若上了很多。

    但有了兩位封號斗羅,那麼顯然情形有些不一樣了。

    這時的蛇矛斗羅再也不敢小視對方,一根蛇形的長矛散發出幽冷的光芒,向著對面那少年的胸膛而去。

    越到了後期,只是一級之間,也會產生很大的變化,蛇矛斗羅從未期望自己的這一擊能夠給對方造成什麼多大的傷害。

    他索要的只是為了抵擋,分散對方的注意。

    左有冰冷毒刺,右有青紫長矛,無論如何,甦余都應該都是陷入了一幕險象環生的模樣。

    甦余望著對面那冷眼旁觀的千仞雪,就知道如果不將這兩人解決,那麼當老師這種念頭還是無法行得通。

    微微嘆息了一聲,一股氣息驀然間從他的身體內陡然生出,院中的空氣突兀地一冷。

    蛇形的長矛再度崩碎,紫色的毒刺震在一邊,蛇矛斗羅和刺豚斗羅感覺自己的身體都無法動彈了。

    這一片天地的空間都仿佛受到了控制,而更讓他們感到驚駭的是,他們體內的磅礡魂力仿佛也收到了壓制,竟是依然無法調動分毫。

    魂環斂入體內,連武魂都無法調動,變得如同一個普通人一般。

    一面倒是全面壓制。

    蛇矛斗羅和刺豚斗羅的面色頓時變得無比蒼白,對方一點動作都沒有,就讓他們毫無反手之力,這到底是強橫到何種的地步?

    他們甚至連對方的武魂都沒有看到,魂技都沒有看到。

    “怎麼樣,我當你老師的話也不差吧!”

    甦余哪里感覺不到千仞雪心中那些傲意,的確,有著一個三大絕世斗羅之一的爺爺,恐怕其他人都是看不上。

    “那是領域的力量?”

    千仞雪面色微白,哪里不明白對方的強橫超出了那兩位封號斗羅的意料,甚至有可能達到絕世斗羅的地步。

    處在絕世斗羅的身前,能夠逃脫她是領域嗎,這顯然不太可能。

    不過現在她也感覺到,對方應該堵他不利的念頭。

    有些擔憂地望著那兩名站著的老者,想起之前的變化,她于是發問道。

    “這應該算得上精神力的力量,你也可以理解為領域。”

    千仞雪嘆息了一聲,“我還是不明白你為什想收我為徒?”

    “你資質很好,看得順眼,像個傳人,理由夠嗎?”

    千仞雪搖搖頭,“如果你年齡再大上個幾十歲,我才會相信。”

    一個和她年齡相仿的人,就開始尋找傳人,這本就是難以捉摸的事情。

    “這些重要嗎,方才也看到我的實力了,但我能告訴你這也只是十之一二,而且我的所學與你們有所區別,如果學習的話很快就能達到這樣的地步,你想想看,你願不願意學了。”

    如果未曾表現之前,甦余口口聲聲地說著收徒,恐怕只會被當成瘋子,有何實力在這,那麼說的話自然更具信服力。

    對方所說的差別,千仞雪不明白事怎麼回事,但根據眼下的情況老看,對方只是也是巔峰斗羅的實力。

    十幾歲的巔峰斗羅,如果在之前她只會覺得荒謬,但現在卻有個事實。

    不得不說,她的確微微有些心動,因為斗羅大陸的歷史上從未有過十幾歲的巔峰斗羅,她也自信自己遲早有一天達到那樣的地步,當絕對不會自負地認為這樣年輕的地步。

    只是她還是有些忌憚,因為未知,不過,現在似乎由不得她。

    “好,我同意。”

    千仞雪不明白對方打著什麼主意,此時此景由不得她不做這個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