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明朝假太監 > 第二百五十三章站隊

第二百五十三章站隊

    明朝假太監第253章站隊可以說此次遼東官員的大調動,結果有些超乎葉的預料。

    文官幾乎都走光了,武將只走了幾個無關緊要的將領,這其中就包括開原總兵馬林。

    除了走這幾個武將的親兵,幾乎沒有士兵跟著他們走,故土難離是一方面,更主要的是他們因為葉的再次返回,而看到了希望,一個能固守田園安居樂業的希望。

    文官沒有走的人也讓葉很意外,他就是遼東的巡案御史張銓。

    葉也沒弄明白張銓為什麼會留下來,不過既然留下,葉就不會虧待他,遼東經略走了,今後也不會再有這個官職,所以葉直接任命張銓為遼東巡撫。

    當然了,葉還是會給朝廷上一道奏折的,至于吏部批不批就是他們的事了,反正最後工資也得是他葉來開。

    李光榮主動要求去寬甸前線了,葉將廣寧軍隊全部調到沈陽,然後任命張起為廣寧守將,由他負責這扇遼東大門。

    朝廷的這個舉動對葉來說,是壞事也是好事,起碼不用葉自己動手清洗了。

    其實由于戰亂頻繁,文官在遼東的作用並不是很大,很多地方都是施行軍管的,所以只要軍隊站在葉這邊,就不會出大問題。

    有道是來而不往非禮也。

    在回沈陽的路上,葉就命潛伏在京城的胡久成等人散步朝廷要放棄遼東的謠言,而這還只是初級階段。

    “男兒何不帶吳鉤,收取關山五十州”

    “大好男兒去遼東,保家衛國,逞雄風”

    “莫等閑,白了少年頭...壯志饑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女真血”

    等等一大堆煽動性極強的橫幅和字畫,很快就將出現在大明京城的大街小巷。

    那個年輕人不熱血?葉相信,這些傳單和標語,肯定會給他帶來大批年輕才俊的。

    葉很清楚,在與朝廷的暗斗中,想要立于不敗之地,首先就要把輿論爭取過來,自己始終站在輿論的制高點上,把毛病都推給朝廷,再加上葉的太監身份,根本就不會讓人把他和董卓之流聯系在一起。

    事情發展到最後,朝廷也唯有捏著鼻子承認葉事實上的自立了。

    沈陽這邊百姓的迎接熱情更加高漲,但葉事情實在太多,只能辜負百姓們的好意了。

    簡單和百姓們打過招呼後,葉就把張銓請進自己的馬車。

    紅袖和花家小姐妹已經先一步進城去布置宅院了,不然葉也不會請張銓上車。

    一上馬車,張銓就苦笑道︰“葉公公,你這是把我架在火上烤啊!”

    葉正色道︰“張大人在遼東為官時間最長,當知道葉某毛病雖不少,卻是一心為國為民,可是朝廷卻如此待我,怎不讓人齒冷?”

    “有些時候,人總是會面臨一些選擇,張大人既然選擇留下,那我相信張大人也是個胸中有百姓有國家的好官,讓我們攜起手,共同為我大明、為我漢家百姓,在遼東打造一座鋼鐵長城”

    雖然張銓已經過了沖動的年齡,但還是被葉這番話所感,點頭道︰“我留下也是想真正的做點事情,公公請放心,屬下一定全力配合你”

    葉點點頭,道︰“目前首要之事,就是各地官員的任用,張大人可有什麼好對策?”

    張銓微微一笑,道︰“葉公公是當局者迷,要知道官府中真正辦事的,其實並不是那些主官,所以不管誰走,各地的政務都不會落下的,公公需要做的就是對各地的佐官加以甄別,然後重新任命,這樣新的官員不但不會再受朝廷影響,而且還會對公公感恩戴德,全身心的為公公效力的”

    這才叫一語驚醒夢中人呢,出了這件事後,別看葉好似一副不在乎的樣子,其實他嘴里都上火起泡了,現在听了張銓的話,頓時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身子靠在車廂上,長出了口氣,道︰“張大人能留下,實乃上天對葉某人最大的恩賜”

    張銓有些不好意思地擺手道︰“葉公公過獎了,我留下也是有私心的,我的俸銀可是不能少的”

    “哈哈...”

    听了張銓的話,葉不由揚天長笑,他現在什麼都缺,就是不缺銀子。

    張銓也笑了,正如他所說,他留下確實是有私心的,因為以他的級別,回到京城也不過是在督察院混日子,比他級別高資歷老的御史多了,如果沒有什麼特殊情況,混到五品也就退休了。

    可留在遼東就不一樣了,拋去巡撫這個一輩子都不敢奢望的官職不說,就是其他方面也比在京城強多了。

    放眼整個遼東,現在除了葉,也就是他的官職最大了,而葉又從不擺官威端架子,對張銓也極為恭敬,能在這樣的人手下施展自己的抱負,他還有什麼不滿足的?

    有人說權力是毒藥,吃上就上癮,這話一點都不假,尤其對男人來說,與其回京城碌碌無為地活著,還不如留在遼東拼一下呢!

    還有不到一個月就是新年了,可此刻的沈陽城里已經充滿了節日的氣氛,家家戶戶張燈結彩,當葉的車架經過時,此起彼伏的鑼鼓聲響徹街道上空。

    看著窗外的盛況,張銓也忍不住感嘆,這就是民心,用不了多長時間,遼東軍民心中怕就不會再有朝廷的影子。

    一想到這個可能,張銓心里不由一驚,偷眼看了看另一側在打開的車窗旁,不斷向百姓揮手致意的葉。

    他是太監,應該不會自立吧?如果他真的想把遼東從大明割裂出去,自己又該何去何從?

    一時間,剛才因為坐上遼東巡撫而興奮的心情,一下就低落下去,整個心也都亂了起來。

    事實上如果葉真的要搞獨立的話,張銓確實不知道該怎麼辦,因為人都是有私心的...

    心亂如麻的人又何止張銓一個,作為女真使者的李永芳,此刻就站在迎接葉的百姓中。

    因為葉去了遼陽,所以李永芳先到的沈陽,這個地方對他來說並不陌生,陌生的是這里的氣氛。

    記得當年努爾哈赤大軍打到撫順的時候,沈陽城里到處彌漫著末日的氣息,官員跑路,百姓逃難,好像這里快要變成人間地獄一般。

    再看現在,人人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神采,看向葉時那感激敬慕的眼神,足以代表這個人在他們心中的地位。

    今日的沈陽固然不是從前的沈陽,即便是作為大金都城的赫圖阿拉,不論從那方面說,現在比起沈陽來,也是遠遠不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