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帝國爭霸 > 第273章 苦命的公主

第273章 苦命的公主

    教導禮儀是假,開導思想才是真。

    “我知道,你肯定在埋怨李老哥,或許已經在心里把李老哥的祖宗十八代全都問候了好幾遍。”

    “李老哥……”

    李雲翔一開口就這麼說,讓白止戰很是難為情。

    他確實埋怨李雲翔,不過還沒到問候祖宗十八代的程度。

    “要不要埋怨,以及怎麼看待這件事,等我說完了,你再做決定。”

    看得出來,李雲翔的心情非常的沉重。

    白止戰沒吭聲,都到這個地步了,听李雲翔說說也無妨。

    追溯的話,此事還得從大約三十年前說起。

    當時,以梁夏帝國、迢曼帝國與忒爾帝國為核心的協約集團已經誕生。為了鞏固三個古老帝國的結盟關系,忒爾皇室首先提出搞三方聯姻,在迢曼皇室響應之後,梁夏皇室也只能答應下來。

    經過數年秘密磋商之後,三個皇室最終達成了一份密約。

    梁夏公主嫁入迢曼皇室,並且迎娶忒爾的公主,迢曼公主則嫁入忒爾皇室。

    這麼安排,原因就一個。

    梁夏皇室,當時只有兩個貨真價實的公主,也就是當今聖上的兩個親姐妹,大公主早已出嫁,小公主只有六歲。忒爾帝國的皇子當中,最小的都快二十歲了,皇太子更是一個年近五十,娶了十幾個妃子,生了幾十個兒女的老男人。再說了,忒爾帝國也不可能為了梁夏的公主而另立皇太子。

    迢曼帝國的皇太子當年九歲,年齡較合適。

    關鍵,迢曼皇帝有一個還沒有嫁出去的小妹妹,年齡跟忒爾皇太子的長子,也就是長皇孫差不多。

    反正就是,梁夏皇室吧小公主許配給了迢曼皇太子。

    當然,只是定下了這門親事。

    至于接下來發生的事情,不算是秘密。

    在迢曼帝國把公主嫁過去後不久,忒爾帝國就宣告戰敗,隨後還土崩瓦解。

    雖然迢曼皇室火速采取行動,派人去救出了受困的公主,但是跟忒爾皇室聯姻的事情已經完全沒有了意義。

    正是如此,當時正在籌備的,迎娶忒爾公主的事情就此作罷。

    至于跟迢曼皇室聯姻的事情,在大戰結束的時候也宣布告吹。

    當年應下婚事的迢曼皇帝維爾德二世,在大戰結束之後被迫流亡海外,皇太子也在逃亡途中病故。

    後來繼位的斐蒂利一世根本不是維爾德二世的後代,是一名有皇室血脈的貴族。

    雖然迢曼皇室沒有完蛋,但是也形同被取代了。

    當時,伍修蕊才十二歲。

    在此之前,帝國皇室非常的看重此事,由此造成的影響就是,小公主的聲譽肯定是保不住了。

    訂婚之後,卻沒嫁出去,那是喪門星!

    為此,在大戰結束之前,當時的聖上下了一道密旨,通過往來密切的方家,也就是方素清的家族,把小公主過繼給張家,賜名張小卿。也就是通過這層關系,張家才跟帝國皇室扯上了關系。

    此後不久,皇室就宣布,小公主死于風寒。

    按最初的安排,其實也就是出去避嫌。

    等到風波過去,皇室再通過認親的方式把小公主接回來,重新賜名與賜爵,恢復小公主的身份就是了。

    哪里想到,先皇沒有熬到那一天。

    先皇在駕崩前,握著當今聖上的手反復叮囑了此事,務必要把小公主接回皇室,確保其一生榮華富貴。

    其實,就算沒有先皇的叮囑,聖上也會這麼做。

    那可是聖上唯一的妹妹,當初過給張家的時候,還是皇太子的聖上就堅決反對,覺得就算是丟臉,也不能虧待親人。

    正是如此,在聖上繼位之後,太後就親自出面,認張小卿為義女,賜名伍修蕊,享小長公主名爵。

    因為是由太後下的懿旨,所以此事並沒有聲張。

    知道的人,也絕對不會亂說,畢竟關系到帝國皇室顏面,真要是讓皇室丟了臉,掉腦袋都是小事。

    此外,小長公主在回歸皇室之後,並沒有放棄在張家的身份。

    也是在張家那幾年,她對皇宮外面的世界有了更加全面與深入的了解,從而讓她在很多方面根本不像公主。

    大概覺得虧欠了她,不管是太後,還是當今聖上都是依著她。

    太後還專門下了道懿旨,在皇宮外面,小長公主就是張小卿,只有在皇宮里面,才是伍修蕊。

    言外之意,她不需要遵守皇室的條條框框,過得快樂幸福就行了。

    此外,當今聖上還許諾,要找一個蓋世英雄做她的郎君。

    雖然那是十多年前的一句玩笑話,但是皇帝說的話,那就是聖旨。

    “……事情大致上就是如此,我在听說的時候,也是非常的震驚。說實話,小長公主太苦了。”

    “真要是如此,恐怕會讓聖上失望了。”

    “你說的哪個方面?”說這話的時候,李雲翔打量了白止戰一番,而且目光停下時的高度還明顯偏低。

    白止戰翻了下白眼,這個李雲翔,轉過來一句話開起了玩笑,還在說正經事嗎?

    “你覺得自己不是蓋世英雄?或許現在還不是,可是將來呢?再說了,有誰生下來就是蓋世英雄?”李雲翔笑了笑,轉而說道︰“真要說,我當初的感受跟你差不多,覺得這種跟包辦沒兩樣的婚姻,沒有感情做基礎,肯定談不上幸福。可現在,你覺得我跟你嫂子過得幸福還是不幸福?”

    “李老哥……”

    “說打仗,你第一。可要說婚姻生活,你沒發言權。你要是信李老哥,你就摸著良心說一句,別人小長公主有哪點配不上你?家庭出身那是完全沒得比,你要不肯娶,想做乘龍快婿的男人,能從這里排到皇宮大門外。論年齡,你大了十歲,老牛吃嫩草。論相貌,你有相貌嗎?論家底,你也就是個少將,算你今後能干到元帥,你覺得奮斗一輩子能抵得上這座挨著皇家園林的莊園?說實話,怎麼比,你都是佔了便宜。不要跟我說,你很在乎那段連手都沒摸過的往事!”

    “肯定不在乎,只是……”

    “那你還只是個啥?”

    白止戰使勁撓了撓頭皮,李雲翔都把話說到這個程度了,他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介紹你們認識的時候,我跟你說過,不知道你有沒有忘記。”

    “什麼?”

    “劉家一直在找人提親。”

    白止戰愣了下,不大相信的朝李雲翔看了過去。

    “我可沒有開玩笑,就在前幾天,劉家的老頭子以拜年為由,進宮去覲見聖上,又提了此事。我听說,是劉長河的長子,今年就三十五了,一直對小長公主愛慕有加,懇請聖上成全了這段佳話。”

    白止戰沒接話,李雲翔要沒亂說,那真由不得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