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青空牧歌行 > 第33章

第33章

    沒過多久,錦鯉也回來了,而且居然真的找到了引火的木柴。這張甦魏很是詫異!

    “你居然真的找到了東西燒火!”甦魏看著,滿臉泥土的錦鯉說道。

    錦鯉看著劉柳,已經縫合好大半的傷口。對甦魏的態度好了許多,她不在用高人一等的語氣和甦魏說話。只是像普通朋友一樣的說︰“當然了!我運氣可是很好的!”

    甦魏翻了個白眼心想,“你要是運氣好,還會差點掛了?”

    只是甦魏不知道,要是錦鯉運氣不好,早就掛了……

    劉柳傷勢太重,沒法移動。幾人只好在這里過夜。錦鯉找到了一整顆樹木,應該是發大水的時候沖來的。李霸天去砍了一些,夠他們今晚用了。

    深谷內有霧氣,看不到陽光。也不知道時辰,最後還是甦魏說,已經到了傍晚。因為他的肚子已經餓了。

    幾人圍著篝火開始休息,劉柳的傷口已經處理好,她也已經睡去。

    看著劉柳只蓋了一件衣服,錦鯉怕她冷,又脫下了自己的給她蓋上。

    “你和她的感情倒是蠻深的!”甦魏看著錦鯉的動作對她說到。

    “嗯!”錦鯉對甦魏露出了甜甜一笑。

    錦鯉其實是個很乖巧的女孩,她那些刁蠻的脾氣,只對比她身份低的人耍耍。

    錦鯉對認可的朋友,是個極好相處的人。錦鯉覺得現在,她和甦魏已經是朋友了。自然不再像以前那樣,張口蠢貨,閉口蠢貨的。

    她想了想,笑的甜甜對甦魏說︰“你救了劉柳,以後你就是我朋友了!我允許你追求我!”

    甦魏白了她一眼說道︰“庸脂俗粉!”

    一旁的李霸天听見這話,忍不住笑了出來。

    錦鯉有些臉紅,不知道是氣的還是羞的。她惡狠狠的對甦魏說︰“你對我沒企圖,怎麼會一路上,老是找著機會,就和我套近乎!”

    听到錦鯉的問話,甦魏撓撓腦袋。尷尬的說︰“我兄弟齊越喜歡你……只是他不要臉,讓我來接近你!”

    李霸天兩手支著下巴,笑咪咪的看著。

    “齊越……喜……喜……你……瞎說什麼……”

    錦鯉听到齊越兩個字,臉更紅了,說話也有些吞吞吐吐。

    “德性!”

    甦魏懶得看她,卻又想起一件事情沒問所以只好再次對錦鯉問到︰“劉柳是怎麼回事?你知道她的身份嗎?”

    寒露已過,霜降將至。好在峽谷之內還算溫暖,

    “你知道她的身份嗎?”梁洪正在對一名斥候咆哮到。

    “報告將帥!前面有大規模獸潮!實在沒法走了!”那斥候首領抱拳行禮到。

    “唉……”

    梁洪嘆了一口氣,他也知道獸潮之下。就算是武聖來了,也沒多大的辦法。

    齊越心中也是著急,不過想到甦魏那個劍人,心中又安心不少。

    想了想他對梁洪說︰“梁將軍還是安下心,我兄弟還和錦鯉公主在一起,只要有他在,會沒事的!”

    “甦魏?”梁洪有些詫異的問。

    齊越點點頭說︰“是的!”

    這話說出,他那冷漠的臉上,難得有了些笑意。

    梁洪沉思一會,還是忍不住問到︰“不是我不相信你……只是甦公子實在……”

    梁洪沒把話說完,但意思已經說了出來。

    齊越當然懂他的意識,又難得笑著說︰“放心!他是個劍人!他的劍很厲害!”

    這話听的梁洪莫名其妙,但也沒什麼辦法,只好吩咐安營扎寨原地休息。然後又吩咐斥候輪流巡邏,只要獸潮下去就立馬啟程。

    “錦鯉!”甦魏見她不說話,又喊了一聲。

    錦鯉心中有些惴惴,不安的神情也在臉上出現。

    想了想她決定還是說實話,于是她對甦魏說︰“我當然是知道的!可柳柳絕對不是什麼邪魔!她很善良!”

    “從小都只有她對我好……她……不是邪魔。”

    說著說著已經哭了起來,眼淚如雨滴墜落大地。

    李霸天于心不忍,輕輕的拍了拍錦鯉的肩膀。錦鯉覺得委屈。順勢撲進李霸天懷里哭的更大聲了。

    甦魏看見這一幕不干了!他有過去,一把拉起錦鯉,將她從李霸天懷里拉出,並且拉到了一邊。

    錦鯉一時間沒反應過來,楞在了原地。

    甦魏坐在兩人中間,惡狠狠的對錦鯉說︰“她是我的劍!要哭也只能我鋪在她懷里哭!”說完指了指李霸天。

    錦鯉被甦魏弄懵了,一時忘記了哭,鼻涕下來了還吸溜幾下,顯得蠢極了!

    李霸天在一邊哭笑不得……

    “喂!你至于嗎?我就抱……抱姐姐哭一下!你不知道女孩子哭的時候,是需要安慰的嗎?”錦鯉反應過來,對甦魏氣急敗壞的說。

    甦魏看了錦鯉一眼,認真的說︰“她是我的劍!”說完伸手一直李霸天。

    “你知道的,我是名劍客!你見過哪個人,抱著一名劍客的劍哭,而不被砍死的?!”

    錦鯉又一楞,下意識的說到︰“姐姐那麼漂亮怎麼會是劍?再說了,你不是一名郎中嗎?還是婦科的?!”

    听到這里,李霸天實在憋不住,笑的滿地打滾。

    甦魏不想理錦鯉,不說話坐一邊烤火去了。

    李霸天笑了一會,不笑了。來到錦鯉身邊,開始和她說起自己的事情。包括剛剛甦魏是如何救她的。

    錦鯉听了之後有些臉紅,前頭她莫名其妙的就上了斷崖,現在才知道是甦魏拼了半條命才救了她。

    “甦魏!”錦鯉喊了一聲。

    他抬頭看了錦鯉一眼,沒出聲。

    “謝謝你啊!”

    甦魏擺擺手,表示不需要。

    李霸天見氣氛有些尷尬,于是開口說︰“錦鯉姑娘,柳柳小姐怎麼會傷成這樣?那任奇呢?!”

    “任奇應該叫藍夜明才對,柳柳打不過他。都怪我……”說著她低下了頭。

    “他是邪魔?”甦魏問到。

    “嗯,藍夜明說他是太玄滲透部隊,第十七支隊的,代號“貓鼬”。”

    听著錦鯉的話,甦魏皺起了眉頭。

    “長城到底怎麼了?”

    “啊?!”听到甦魏的問題,錦鯉有些不知所措。

    “哦,沒事。我們還是想想該怎麼出去吧。”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