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幣魂 > 156章 我可不會上當!

156章 我可不會上當!

    矮黑男子走到紅色轎車前,在車頭上用力地拍了一拍,發出了“啪啪啪”的聲響。

    他回過頭笑著說道︰“這就是我的車,100萬買的,怎麼樣?要不要來拍拍,感覺很爽哦!”

    安母和安二姨都是眼中帶著艷羨,連忙搖了搖頭︰“這麼好的車,拍壞了就不好了。”

    矮黑男子笑個笑︰“哪里的話,車子買了就是用來拍的,要是這麼輕易就拍壞了,造車的公司不如倒閉算了。”

    他話雖這麼說,但是安母和安二姨仍然不敢上去拍他的車。

    此時,姜明遠果斷站了出來。

    不是正好要裝一波比嗎?

    這種時候,怎麼能少了自己?

    不是有種寫作手法就叫做先抑後揚嗎?

    自己現在,要秀的就是這種操作!

    他裝作小白一般,問道︰“這個車子,真的能拍嗎?”

    矮黑男子看了他一眼,見正是那個讓他不怎麼喜歡的家伙,于是輕蔑一笑,道︰“當然可以拍!”

    “是嗎?”姜明遠心里憋著壞,暗藏笑意地走到紅色轎車面前。

    他似乎似乎有些膽怯,又有些不確定地問了句︰“這個真的能拍嗎?萬一真拍壞了你不會找我賠錢吧?”

    身後的安知雨,听到姜明遠的話,臉龐緊繃著,強忍住發自內心的笑意。

    姜明遠是什麼人她還不知道嗎?

    在驚悚島的時候,他的表現,可是讓人感覺到有點恐懼。

    他的處事能力,以及他表現出來的冷酷,還有那冰冷的弩箭,無一不讓人覺得他是一個非常厲害的人。

    只是這些東西,並不能拿到台面上來,不能讓自己的父母知曉,只有自己知道。

    總之,她知道,姜明遠,絕對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

    矮黑男子听到姜明遠得話,輕蔑一笑,道︰“當然不會。”

    姜明遠這才放心的點了點,然後他微低著頭,臉上帶著壞壞的笑意,在右手掌上使力,猛地一掌拍在了紅色轎車的車頭上。

    “啪”的一聲巨響。

    听的在場的人心中都是一顫。

    下一刻,矮黑男子臉色劇變,因為他看見,在姜明遠手掌與車頭相交接的地方,車身竟然出現了一個凹陷!

    雖然並不算太大,但真真切切,確確實實,是一個凹陷!

    一個人的力量,竟然能將鋼鐵所制作車頭砸凹陷,這怎麼可能?

    雖然听上去有點不可思議,但是卻真真切切發生在自己眼前,實在是讓人有點震驚。

    矮黑男子看到這高興,心里面越發難受,雖然修復這個凹陷並不需要花多少錢,但是看著這個凹陷,他感覺自己的尊嚴受到了挑戰。

    他表情陰沉,上前一步,怒目直視著姜明遠。

    姜明遠連忙後退了一步,帶著笑意道︰“你剛剛不是說的,砸壞了不找我賠嗎?你現在這是什麼情況?”

    矮黑男子臉色陰沉,冷道︰“你小子這是在耍我嗎?”

    姜明遠笑了笑,說道︰“你不是要炫耀你這個車嗎?我給你一個機會好好炫耀一下,怎麼,不該感謝一下我嗎?”

    矮黑男子︰“你小子,知道我這個車價值多少錢嗎?就算是把你賣了,也賠不起!”

    姜明遠淡然一笑︰“那可不一定。”

    安母看到姜明遠砸了矮黑男子的車,頓時臉色都變了,她急道︰“姓姜的,你這個人真的是無可救藥!窮就算了,竟然還這麼沒有志氣,眼紅別人的車就算了,竟然還砸別人的車,我就直接告訴你吧,我們家知雨是不可能跟你在一起的,你就死了這條心吧,鄉巴佬!”

    姜明遠听著她的話,心里面對這個中年女人真的是厭惡到了極點,他以前從未想過,竟然有人會如此勢利,他今天算是開了眼界。

    正當他準備反駁的時候,接下來發生的一幕,卻令他愣在了當場。

    只見安知雨一下站了出來,臉色通紅,她含憤道︰“媽,你別在說了!”

    安母一愣,她臉色微變,欲訓斥安知雨,可是還沒等她說出話來,安知雨又開口了。

    只听她又開口道︰“你根本就不了解姜明遠,你憑什麼這麼說他?他是我看中的人,憑什麼要你們來決定?媽,從今天回來開始我就一直在忍你,我希望你可以意識到自己這麼做是有問題的,呵呵,可你呢?變本加厲,越來越過分!我對你真的好失望!”

    “知雨……”安父想說什麼,但是此刻他心中再多的話語,都只剩下了一聲嘆息。

    安母看著安知雨,眼中閃過一絲不可思議,似乎是第一次認識女兒一般,她從未想過女兒有一天會說出這種話。

    安二姨亦非常驚訝,她自然知道自己這姐姐的什麼秉性,安母對自己的女兒有什麼期待,她自然也知曉一些。

    不過她並不覺得有何不妥,她反而覺得,給女兒找一個有錢的夫婿,不是害她,而是為她未來著想。

    畢竟她自己就是這樣教育女兒的。

    除了上述人等,悠悠和矮黑男子,他們二人自然也非常驚訝。

    至于姜明遠,則是真的有點意外了。

    他和安知雨接觸這麼久,對她的性格也有一點了解了。

    其實她,其非常畏懼她的母親的。

    她的心里,一直潛移默化的受到母親的影響。

    乃至于曾經的她,也想過以後是不是要找一個有錢的人了結此生。

    比如曾經她覬覦過的歐宇。

    當然,她這種不端正的思想,在遇到姜明遠後,就徹底改變了。

    現在的她,觀念變得跟母親不一樣了,她認為真正的幸福,不是靠金錢來獲得的,而是相互之間的愉悅感,過的舒心,安逸,才是最重要的。

    不過,即使她現在是這種想法,但是她對母親,還是有著本能的畏懼,這是多年來的積壓所致。

    就連姜明遠也未想到,今天,安知雨竟然會爆發了,正面與自己母親對抗,而且是為了自己。

    老實講,姜明遠有點感動。

    這種情況下,一顆心是熱的的人,自然會感動,但是總有人,卻總是要一意孤行,堅持己見。

    比如安母。

    在安知雨說了這麼長一番話後,安母卻繼續對姜明遠罵道︰“好啊你小子,到底給我們知雨灌了什麼迷魂湯?讓她在這里胡言亂語?你這個小子,真的奸詐的很!我女兒會上當,我可不會上當!趁早滾出我的家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