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幣魂 > 194章 相擁!

194章 相擁!

    煤礦爆炸的過程,持續了好幾分鐘。

    如此激烈一番後,慎奪的身體猛地掉在了地上。

    此時,他的身體,衣服焦灼,本來已經夠黑的膚色,顯得更黑了。

    他猛地咳嗽了兩聲。

    從他的鼻腔口腔中,嗆出了大量黑色物質。

    那是剛剛劇烈爆炸時,他呼吸進入的有害組織。

    他緩緩睜開眼,看了下周圍的景象,已經面目全非。

    他眼中閃過一絲不甘之色,抬著頭,似乎望著蒼天,道︰“天,你一次次想阻攔我成為練氣士,想讓我放棄!我偏不!我要告訴你,我!慎奪!一定會成為最後一個練氣士!”

    誠然,他已經不是第一次在煤礦里被炸了。

    當然,原因就是他在煤礦里抽煙。

    所以他老是被炸!

    他還以為是老天在和他作對,其實不然,都是他自己在作死!

    ……

    姜明遠和夏槿小聚後,在將分別的時候,夏槿不知為何,鬼使神差的,竟然邀請姜明遠一起吃個晚飯。

    她這個邀請,卻讓姜明遠有點為難了。

    是答應呢?

    還是不答應呢?

    她邀請自己吃飯,會不會是有什麼企圖呢?

    原諒姜明遠自作多情了。

    他有時候覺得自己真的有點花心,明明都已經和安知雨在一起了,但是和夏槿在一起的時候,他總是有點飄飄然的感覺。

    自己……這是什麼情況?

    如果是病,該怎麼治?

    夏槿看到姜明遠臉上的尷尬之色,頓時發覺自己的這個邀請有點不對,自己憑什麼去邀請他吃飯?

    以什麼身份?

    她一想到這,臉上露出了一絲緋紅,神色微尬,她準備開口,將剛剛那個邀請撤回,挽回這個尷尬。

    結果就在此時,姜明遠同樣鬼使神差的點了點頭,道︰“好吧。”

    夏槿︰……

    ……

    兩人就這麼,在一種尷尬的氣氛中,前往了當地的市區。

    這里的市區,建設非常不錯,景色也相當雅致。

    姜明遠本次是和夏琳一起坐飛機來的這個市,所以並沒有開自己的車。

    但是換個角度講,和夏槿一起漫步于城市街頭,也是一種不錯的感覺。

    仔細想想,已經有很久沒有這樣了呢!

    讓姜明遠印象最為深刻的便是,初識夏槿時,那仲夏之夜,美麗的夏槿,從校門口踏夜而來,留在他心中,那難以磨滅的靚麗之影。

    回憶往事,他竟然不住想要嘆一口氣,歲月崢嶸,往事如風。

    曾經自己心中所念所想,現在看來,卻只能塵歸塵,土歸土。

    他很享受,同樣很珍惜現在。

    此時此刻。

    寒風凜冽,樹留空枝,半月眉梢,身旁有佳人,前方有飯店。

    此情此景,可謂是良辰美景。

    他忽然有點希望,這一刻能多存在一會兒。

    但是,這個想法剛冒出來,他心中便生出一種愧疚之感。

    自己這麼想,置安知雨于何地?

    自己真的是……

    他連忙端正了自己的態度,糾正了自己的思想。

    長路漫漫,終有盡頭。

    二人走到街口時,默然站立,相顧無言。

    忽然,夏槿忽然做出了一個讓姜明遠做夢都沒想到的舉動。

    她咬了咬紅唇,猛地一下撲向了姜明遠。

    姜明遠身為一名優秀的戰士,條件反射,可以說是非常迅速,但是此刻,他是真的懵了。

    他真不知道該怎麼做了。

    下一刻,一道溫柔的嬌軀,入了他的懷中。

    姜明遠的心,砰砰直跳。

    他該怎麼做?

    推開她嗎?

    還是就這麼半推半就?

    這一刻,他猶豫了。

    心中的情緒很復雜,既想就這樣呆著,感受她的溫暖。

    但是內心卻有一種愧疚感,覺得自己此刻的心中所想,對不起安知雨。

    這種感覺……

    賊難受。

    但是,就這麼讓她抱著也不是個事,畢竟作為男方,應該主動一點,于是他開口道︰“夏槿……你這是什麼情況?”

    夏槿聞言,雖然臉色通紅,卻仍然不松手。

    她說道︰“一會兒,就一會兒!”

    她雖然說出這種話很害臊,甚至,听在姜明遠的耳中,或許會覺得自己很不要臉,是個不要臉的女孩。

    但是,她仍然選擇了這樣做,因為她知道,如果再不這樣做,以後可能就沒有機會了。

    如果問她,會為今天做這個選擇後悔嗎,她會很堅定的回答,不後悔!

    姜明遠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緩緩伸出了雙手,將其擁入了懷中。

    有些人,雖然現在抱在懷中,但雙方都知道,這一抱,下一次相遇時,便可能回歸陌路人。

    一切,盡在無言中。

    時間在這一刻,似乎過的很慢,慢地似乎停留在了那一刻。

    直到永遠。

    ……

    不知道過了多久,忽然,姜明遠說可以一句煞風景的話。

    只听他道︰“那個,咱們不是出來吃飯的嗎?我有點餓了。”

    夏槿︰……

    她哼道︰“你真是不識趣!”

    姜明遠尷尬地笑了笑︰“這也不能怪我啊,今天白天打了一天,體力消耗巨大,肚子早就餓了。”

    “好吧,我們去吃飯。”夏槿今天也在比賽現場,自然知道姜明遠今天消耗特別大,雖然有點不情願,但是心里面也理解。

    只是,這短暫的相擁,便要結束了。

    她有些不舍。

    但是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有些人,錯過了,就是錯過了。

    她緩緩松開了緊抱著姜明遠的雙手,可以看見,她的手上,雖然有著衣服阻擋,但也掩蓋不住,她那顫抖的手。

    姜明遠亦有一種悵然若失的感覺,但是他隨即堅定道︰“走吧,我們去吃飯。”

    隨後,他率先走了出去。

    夏槿看著他的背影,眼神復雜。

    ……

    同一個城市,一個高樓上。

    安德魯和他的另外兩個外國人後輩,站在樓頂。

    他的兩個後輩,依然是那副年輕的模樣,只是此刻,表情冰冷的讓人心生寒意。

    感覺完全換了一個人。

    安德魯看了眼下方街道,平靜道︰“繼續監視,等待慎先生到來!像這種有可能對我們計劃造成干擾的華夏人,一個也不能放過!”

    “是!”兩個外國人後輩,同時應道。

    他們的手里,拿著高倍率望遠鏡,而他們監視的對象,不是別人,正是姜明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