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重生女兵︰全能軍嫂的幸福生活 > 第二百五十二章 好事將近

第二百五十二章 好事將近

    252

    陳鵬程手里正拎著兩個豬耳朵,激動地有些口不擇言了,說道︰“這是老字號的豬耳朵非常好,如果你喜歡吃,以後我經常給你買……”

    他總是想把最好的都送給紅衣,證明他的真心。

    楚依柔笑了笑,這兩個人挺有意思的,“沒想到你們第一次正式的見面,居然談論豬耳朵,真的挺有人間煙火氣的!”

    難不成听到這話看看自己手里的豬耳朵,再看看笑語嫣然的紅衣,有些不好意思了,說道︰“看到你,我有點激動了,都不知道說什麼了!”

    紅衣看到這樣笨頭笨腦的陳鵬程,笑了笑︰“那我們就進去吃飯吧,我肚子餓了!”

    “好,我們現在就去吃飯!”陳鵬程傻笑著,然後跟在紅衣的身邊,一起進學校。

    紀安國走到楚依柔的面前問道︰“知道紅衣為什麼來嗎?”

    “剛才紅衣已經解釋過了,阮家派來的那些人除了一個姓吳的,其他的全部抓起來了!”楚依柔回答,“現在紅衣是落霞小學的一名老師,準備住在學校里面,就近保護我,守株待兔,等待姓吳的自己送上門來……”

    “這也是一個好辦法!”紀安國點了點頭,看到陳鵬程那幸福的樣子她也安心了,畢竟好朋友對紅衣的心思,他非常清楚,真的希望好朋友能夠有個好的結果。

    “咱們也過去吧,不要在這邊站著了!”楚依柔說道,雖然跟紅衣不是一條道上的人,但紅衣是為了保護她,楚依柔心存感激。

    楚依柔臨走的時候,還從紀安國的手里接過來一個豬蹄膀,送給了門衛劉大爺。

    在紅衣出現的時候,劉大爺就開始不時地看向這邊,打量著紅衣,想知道紅衣的來路。

    他從紅衣身上散發出來的記憶可以推斷出來,紅衣不是一個簡單的人,但楚依柔說這是落霞小學的老師之後,微微放心。

    就算不了解紅衣,但是他了解楚依柔和紀安國,有他們擔保,那麼這個紅衣應該也不是一個壞人。

    來到宿舍里面,萌蛋蛋,吳小雨正在玩耍,翠花已經準備好了飯菜,看到紀安國和陳鵬程帶著一個女子過來,有些差異地問道︰“依柔,這個姑娘是誰呀?”

    楚依柔介紹說道︰“這是新來的小學老師,紅衣。紅衣這是我的好姐妹,好朋友苗翠花,在隔壁慈安堂工作,那個小女孩叫吳小雨,那個胖乎乎的萌萌噠噠小男孩,是我收養的兒子,萌蛋蛋。”

    苗翠花听到楚依柔的介紹,臉上露出笑容,“歡迎紅衣同志來小學當老師,我就在隔壁,如果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忙盡管說!”

    “謝謝你,苗大姐!”紅衣的來歷雖然神秘,但是她行走江湖,自然知道人情世故,所以應對這些非常自然。

    紅衣的態度不是很好,而且還從懷里拿出兩塊,雕刻成小狗小貓的墜子,遞給吳小雨一只小玉狗,“這是給小雨的見面禮!這個小貓送給蛋蛋……”

    “這太貴重了,我們怎麼好收下呢!”苗翠花詫異,只是第一面,他們根本就沒有什麼交情,這紅衣就送這麼重的禮物,讓她心里不安。

    紅衣微微皺眉,她送出去的東西是不會再收回來的。

    楚依柔見狀笑著說道︰“翠花姐紅衣不是外人,是我在京城認識的朋友,她對邊疆這邊的情況非常同情,所以才自願來邊疆,支援邊疆建設的!”

    “既然是朋友,那我就不客氣了,小雨你收下吧!”苗翠花見楚依柔都說話了,也不再拒絕,大不了以後他賺錢了,買一些貴重的東西送給紅衣。

    吳小雨也非常喜歡這個雕刻的可愛小狗狗,“謝謝紅衣阿姨!”

    萌蛋蛋也乖巧接過來,跟紅衣道謝。

    紀安國肚子餓了,看大家還在說話提醒說道︰“既然飯菜都做好了,咱們一邊吃飯一邊說話吧!”

    “是啊,光顧著說話,都忘記吃飯了!”楚依柔回答說道,“原來今天的好吃的挺多的,大家放開了吃!”

    因為有紅衣在,陳鵬程表現得非常殷勤,不停地給紅衣夾菜,紅衣,也沒有拒絕,笑著接受了。

    苗翠花作為過來人,當然看出來陳鵬程跟紅衣之間的親密。

    吃完晚飯,陳鵬程帶著紅衣出去走走,他們還有很多話要說。

    紅衣這一次沒有拒絕,每一次她都急匆匆的離開,並沒有機會跟陳鵬程詳細解釋這一次,既然留下來,那就要跟陳鵬程說清楚。

    看著紅衣跟陳鵬程走出去,苗翠花小聲問道︰“紀同志啊,陳鵬程跟紅衣是不是一對啊?”

    “是!”紀安國點了點頭,事情並不能告訴苗翠花,但是有些事情卻可以,甚至可以當做應對外人的理由,“陳鵬程因為一些事情不得不跟著我來到邊疆,紅衣放心不下,所以追過來了,也真是難得有情人了!”

    “說的對,一個女孩子願意放棄京城那樣美好的生活,來到邊疆這麼惡劣的環境,可見心里真的有陳鵬程!”苗翠花也點了點頭,“幸好陳鵬程對紅衣這姑娘也有幾分真心,真希望他們有情人終成眷屬!”

    “會的!”楚依柔贊同說道,“辛辛苦苦的努力,不就是想讓身邊的人獲得幸福嗎?”

    苗翠花笑了笑,點了點頭,“是啊,的確是這樣!今天農場那邊曉連來了一趟,說周科長對秋菊也有一點意思!”

    “周科長?”楚依柔詫異,“是農技站的周科長嗎?”

    “是啊,就是他!”苗翠花點頭,“周科長經常去農場,指導他們種植葡萄和大棗。在周科長的幫助之下,這些果苗長得非常好,而且掛果也非常多,現在長得越來越好了。這段時間秋菊跟周科長接觸的比較多,所以兩個人了解多一些,互相都有點意思。只是人的經歷都很復雜,周科長三年前喪偶,留下一個七歲的女兒,這情況咱們也知道,他們即使互相有意思,但是想走到一起都非常慎重,要經過深思熟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