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重生我的1999 > 第37章 打包

第37章 打包

    “你明天不是不回家嗎,還有什麼事?”劉婷問道。 “一些私人的事。”甦醒沒有細說。 “神神秘秘的,弄的好像你要干什麼大事一樣,難不成你有什麼發財的路子要去做?是搶銀行還是干什麼,說都不能說。”陳偉笑著。 甦醒笑了笑,沒有作聲,轉頭看著舒雅︰“你怎麼和他們一起,你不是民族班的嗎?” “舒雅是民族班的,不過和我一個宿舍,我們宿舍就她一個人是少數民族的。”劉婷在一旁說道,“你們兩個認識嗎?” “見過幾次。”甦醒笑了笑,原來是這樣,舒雅的情況應該和唐天明一樣,兩個班級的學生混住在一起。 “我們回去吧,有認識的同學大家都打一聲招呼,明天晚上都來參加聚會。”陳偉準備走,看了一眼劉婷手里喝光的綠茶,“空杯子你還拿在手上干,什麼直接扔了吧。” “我才不扔,一塊五一杯呢,這麼快就喝完了,扔了多浪費。我要將里面的茶包拿回去,用水再沖一沖,繼續喝。”劉婷拿著喝光的空杯子,不願扔。 其他幾個學生同樣也有著和劉婷一樣的想法,都不願將手里面的空杯子扔掉。 “你們先回去吧,我在這里轉一轉,等會兒再回去。”甦醒還不想走。 “天都已經黑了,你在這里轉什麼?”劉婷問道,“跟我們一起回去吧,一個人在外面不安全。” “沒事的,你們先回去吧,不用管我。”甦醒搖頭。 “別管他了,我們現在回去,到各個寢室去問一下,統計一下段店中學過來的學生。劉婷你負責女生宿舍,我負責男生宿舍這邊。”陳偉安排著,“明天早上我們在操場踫面,綜合一下自己手里面統計的名單,確定一下哪些人願意參加聚會,好安排聚會的地方。” 一群人走了之後,甦醒站了起來,慢悠悠的又到了之前光顧過的奶茶店。 奶茶店里面忙活的就一個人,年紀不大看著也就20多歲,是個女生,看到甦醒進來也沒有多問,直接說了句想喝什麼自己看。 甦醒慢慢的看著價目表︰“你這奶茶怎麼這麼貴,是因為進口的原因,所以才這麼貴嗎?” “是的,原料都是進口的,所以才會這麼貴。”張玲點頭,看了眼甦醒,“你剛才好像跟你的同學有來過吧,要點一杯珍珠奶茶嗎?” “你還記得我?”甦醒笑了笑。 ”你們才走沒多久,怎麼會不記得。“張玲笑了笑,“要來一杯嗎?八塊錢其實也不算貴,江城同樣的奶茶賣到十塊錢一杯。” “來一杯吧。”甦醒點頭,“你在店里的原料是從江城拿的,還是直接進口的?” 張玲熟練的泡著奶茶,用邊上的半自動封口機封了口之後,搖晃了一下,取了一個吸管遞給甦醒︰“肯定是從江城拿的呀,哪能直接進口。” “從誰手上拿的,你有那個人的聯系方式嗎?”甦醒插上吸管,才喝了一口,突然像是想起什麼事來一樣,跟張玲說,“你再幫我泡三杯珍珠奶茶吧,打包,我要帶走。” “你問這個干什麼?”張玲顯得有些謹慎,看了一眼甦醒。 “隨便問問,不能說嗎?”甦醒其實不怎麼喜歡喝珍珠奶茶,還不如綠茶好喝。 點了一杯,只是為了嘗個味,順便和張玲聊下。 “沒什麼不能說的,這個事只要稍微打听一下就能夠清楚。”張玲給甦醒泡著珍珠奶茶。 “那麻煩你將那個人的聯系方式給我吧。”甦醒掏出一百塊錢,“這個是奶茶錢,你再泡一杯珍珠奶茶,我請你喝。” “不用你請,你先將錢拿著,等我泡好了之後再給我。”張玲繼續泡著手中的珍珠奶茶,等三杯珍珠奶茶全部泡好之後,放在了甦醒的面前,她才拿起甦醒按在桌子上的一百塊錢,給甦醒找了錢,“你打听這些是不是家里也準備開奶茶店?” “的確有這個想法。”甦醒沒有否認。 “準備在哪里開店,在鄂市嗎?”張鈴問道。 “嗯,就在鄂市。”甦醒點頭。 “听我的,最好勸你父母不要在鄂市開奶茶店,要開奶茶店就到江城去開。鄂市太小了,消費水平不是很高,八塊錢的珍珠奶茶對于很多人來說太貴了,好多人進店里面看到這個價格,問了聲之後就走了。”張玲說,“奶茶店看著賺錢,實際上不賺錢。這個店開了兩個月,一開始有兩個員工,後來那個人被老板辭了,再過不久恐怕我也要被辭了,這個店也會轉讓出去。” “不會吧?”甦醒有些不信。 “我騙你干什麼,我騙你又不會賺到錢。”張玲說。 甦醒有些猶豫了,不知道還要不要繼續往奶茶店的方向發展,在記憶中奶茶店是非常賺錢的,特別是學校外面的奶茶店,每次只要一放了學,里面總是擠滿了學生,人人手上一杯奶茶,一邊喝,一邊聊著天。 一個女生,捧著一杯奶茶走在校園里,絕對能增加不少印象分。 “這家店子的老板不是你?”甦醒想了一會兒,決定還是繼續做奶茶店,這是他現在能夠想到的最符合他實際情況的賺錢手段了。 記憶中關于奶茶店的情況肯定不是假的,甦醒就是伴隨著奶茶店的風靡長大的,現在這家奶茶店不賺錢,並不一定代表奶茶店不賺錢,只能說他這家不賺錢。 而不賺錢的原因有許多,就像之前甦醒從王大海手中接手的餐館,同樣是賣菜,賣飯,王大海做起來就虧本,甦醒換了一種方式立刻就賺錢了。 “我不是這家店的老板,我哪有這麼多錢,能夠盤下一個店子,店子的老板是另外一個人。”張玲說。 “那麻煩張姐你吧這家店的老板的聯系方式也寫給我吧。”甦醒說。 拿著張玲寫的紙條,提著珍珠奶茶,甦醒慢悠悠的往回走,一路上在思考著為什麼萬聯旁邊的這家奶茶店生意會那麼差? 如果他盤下了這個店,同樣還是做奶茶,能夠賺到錢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