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重生我的1999 > 第51章 過期了

第51章 過期了

    “去區里干什麼?”甦昌民有些奇怪。 “孩子說家里開個小賣部,去區里進一些東西回來賣,我一個人拿不了,你跟我過去幫著我拿些東西。”王春蘭說。 “賣什麼東西?瞎折騰,要去你們娘倆去,我不去。”無論做什麼事情,只要與村里大多數人格格不入,甦昌民就覺得丟人,不願意摻和。 “又不要你做什麼,只是幫著提下東西,回來了你要覺得不好意思,也不要你賣東西,別人來買東西了我來照看著就行。”王春蘭說。 “那說好了,我只幫著提東西,東西拿回來了我不管。”甦昌民講著條件。 “就沒見過比你還好面子的,這麼愛面子,不照樣把錢打水漂,不是給人騙了,就是拿去送人了。”王春蘭嘀咕著。 “你懂什麼,跟你說了你也不明白,人情往來這都是必須的,親戚之間就是應該多走動一下,送點東西吃不了虧。”甦昌民不願意和王春蘭多談這件事情。 吃了飯,甦醒問王春蘭︰“媽,你和爸的身份證在哪放著?” “你要身份證干什麼?”王春蘭翻出了兩個蛇皮袋,一會兒準備到區里進貨裝東西。 “家里開小賣部得要辦一個經營許可證。”甦醒說,“要用到身份證。” “我和你爸的身份證還有戶口本,都在屋里櫃子中間的那個鐵皮盒子下面壓著。”王春蘭說,“你自己去找找。” 甦醒進了屋,在鐵皮盒的下面看到了王春蘭和甦昌民兩個人的身份證。 這會兒的身份證還是第一代身份證,采用的技術比較落後,用聚酯薄膜密封,單頁卡式,十五位編碼,甚至在最初發證的時候,還有一大批身份證是用手工填寫的。 王春蘭和甦昌民兩個人的身份證有效期都只有十年,早已經過期了。 “媽,你倆的身份證都已經過期了,抽個時間到派出所辦個新的身份證吧。”甦醒看了一會兒,將身份證重新塞回去,出來跟王春蘭說。 “過期的身份證不能夠辦你說的那個什麼證?”王春蘭對這些不清楚。 “過期的身份證怎麼可能辦經營許可證,辦不了。”甦醒搖頭。 “那怎麼辦,小賣部是不是開不了了?”王春蘭看著甦醒,有些遺憾的同時,似乎也松了一口氣 王春蘭還是不怎麼希望開小賣部,但是甦醒說的那些話她又有些擔心,王春蘭處于搖擺不定的狀態。 “沒關系,村里面開小賣部,經營許可證應該沒有那麼嚴格,你和我爸什麼時候抽個時間到派出所將身份證換了,後面再補辦經營許可證就可以了。”甦醒說,他開的快餐店和奶茶店的經營許可證也還沒換。 還貼著王大海和孫中祥兩人的名字,等回去了,也要找個時間去換了。 “看好門,就在家里看電視,不要出去。”王春蘭吩咐甦然。 “我也想去。”甦然想跟著一起,卻不是對著王春蘭說,而是看向甦醒。 “我們去有事,你跟著去干什麼,就在家里看著門。”王春蘭不同意。 “想去就讓她跟著一起吧,家里的門鎖好就可以了。”甦醒說,“把鞋子換上。” 甦然立刻跑進屋,換了腳下的拖鞋,穿上涼鞋。 這涼鞋,還是甦醒暑假里用賣龍蝦的錢買的。 鎖好門,一家人準備出門到村口坐大巴。 “你們這是要到哪去?”甦昌隆從屋後的小山丘後走了過來,“醒子,回來了?” 甦昌民家里兄弟四個,甦昌隆最小,還沒有結婚,學了泥匠的活,還沒有分家,現在和甦醒的爺爺奶奶住在一起。 甦醒的大伯甦昌國因為已經不在村里面住了,在外省買了房子,有了自己的家庭,有了自己的工作,偶爾才會回來看一看,每個月都是固定的給甦醒的爺爺奶奶寄一些基本的生活費。 再如甦醒的父親甦昌民,甦醒的三叔甦昌盛,都在農村,也都成了家,每個月基本上都是拿一些米糧給甦醒的爺爺奶奶,送過去當口糧。 至于甦醒的四叔甦昌隆,因為還沒有成家,對他沒什麼要求。 不過甦昌隆做泥匠,能賺到一些辛苦錢,偶爾會去鎮上也會割上一兩斤肉回來包餃子,改善下兩個老人的伙食。 “四叔。”甦醒喊了一聲。 “你到城里上學去了,這些錢你拿著。”甦昌隆從口袋里面掏出一把錢,塞到甦醒的手上。 “你給他錢干什麼,不用給他錢,你自己攢著娶媳婦。”甦昌民訓斥道。 “就是,這錢都是你賺的辛苦錢,別給他。”王春蘭也攔著,不肯要。 甦昌隆還沒娶到媳婦,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家里太窮,姑娘看不上。 一家兄弟四個,能好過才怪了。 甦醒也推著不接︰“四叔,我身上有錢,夠用,這些錢你自己拿著吧。” “讓你拿著就拿著,這是我剛結的工錢,上次你報名的時候我不在家,沒來得及給你,現在你回來了正好,剛好我工錢也結了。城里上學花費高,你拿著。”甦昌隆有些生氣,“你再要跟我這樣拉拉扯扯,我就走了。” 甦醒無奈將錢收了︰“謝謝四叔了。” “自家人不要這麼說話。”甦昌隆不高興了,“你叔沒讀過書,就只會干這個,一天的工錢才二三十塊錢,還被人看不起,你得好好讀書,將來說不定我們甦家也能夠出一個大學生。” 這會,泥瓦匠的工資普遍都不高,而且還不容易找到活,大多數都是農村蓋新房才會有一些活,還得靠熟人介紹才能夠拿到活,一天的工資也才二三十塊錢。 十多年後,泥瓦匠工資能夠長到兩三百塊錢一天,將近十倍的漲幅,包括服務員,上班族這些崗位上人的工資,其實都有漲動,可相較于房價而言還是太低了,會給人產生一股錯覺,工資一直沒漲。 國人對土地的熱情從來都沒有減少過,只是形式換了一下,由農村的宅基地變成了城市的商品房。 這股熱情也將國人死死的套牢了。 “三哥家里要起院子,他讓我過來找你們過去幫下忙。”甦昌隆說了來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