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重生我的1999 > 第79章 水溝不能佔

第79章 水溝不能佔

    “不想讀書?你為什麼不想讀書?”甦醒還以為余露是因為學習困難,產生了厭學情緒才會有這樣的想法,“題目難,老師講課的內容听不懂很正常,我初中的時候也會遇到這樣的問題,而且大多數人都會踫到這樣的情況,只要下去之後好好的將這個難點攻克了,無論是詢問同學,還是找老師請教,都沒有問題,不要不好意思。” 填鴨式教育最大的弊端就是容易讓人產生厭學情緒,加上十多歲,正是處在青少年叛逆的年齡階段,很多人在這個時候退學並非是因為家里窮,更多的是因為學不進去,對上學產生了恐懼心理。 只是事情往往並非非白即黑,任何事情都有著兩面性,填鴨式教育固然有些弊端,但是也有好處,流水線式的生產固然會讓學生的自主性創新性能力變得僵硬,但是卻能夠極大的提高教育的效率。 “不是這個原因。”余露搖頭,“學習雖然困難,但是我很想要學習。” “不是因為這個原因?”甦醒奇怪了,“那是因為什麼,難道是因為學費嗎?” 初中的學費也不算多貴,余露和余潔兩個人在暑假的時候也釣龍蝦,就算沒有甦醒他賺的多,但是幾千塊錢應該還是有的,拿出幾百塊錢來報名,應該不成問題。 “我爸說女孩子讀那麼多書沒有用,不如在家里幫著干點活,洗下衣服,做個飯,比讀書要好多了,他說女孩子書讀得越多以後越不好嫁人。”余露說。 “放屁。”甦醒罵了一句髒口,“你爸這是無知,怎麼叫女孩子書讀的多了不好嫁人?書讀得越多越好嫁人,不管男女,都是如此。書讀得越多越有用,選擇的余地越多。不要听你爸的,听我的,好好讀書,能讀多高就多高,而且一定要爭取考好的大學,往後大學生遍地都是,考上好的大學,競爭力才強,找工作的時候才能夠找到更好的工作。” 讀書無用論在甦醒看來跟阿q精神差不多,不過是通過這句話來進行自我安慰罷了,用一些特例來證明讀書無用,完全不顧那些讀了書成功的人,卻只拿少數讀了書沒有成功的人佐證自己的歪理。 甚至于說連歪理都稱不上。 但凡是出了社會的人,大部分都知道讀書肯定會有用,很多沒有讀過書的人接連踫壁之後,也會認清現實,後悔當初沒有讀書。 總有一小撮人,帶著憤青或者是憤世嫉俗一般的態度宣揚讀書無用論,他自己信了也就罷了,偏巧的是這些言論可能會給那些還在學習中的人帶去錯誤的觀念,繼而影響一生。 “可是我爸說現在大學生畢業都不包分配工作了,讀了大學也沒什麼用,還得自己找工作,還不如現在就去學一門手藝,早點賺錢。”余露才十幾歲而已,不知道往後的人生該憑借些什麼,顯得很彷徨。 甦醒看著她︰“別听你爸的,他不懂,國家取消了大學生分配工作沒錯,不過這也不是什麼壞事,找工作本來就應該憑借自己的本事,只要你讀了好的大學,到時候出來找工作,照樣能夠找到好的工作。” “如果你現在就出去找工作,沒錯,的確能夠提早賺到錢,但是不會賺到很多錢,而且會非常的辛苦。你難道想要去流水線上,一天工作十二三個小時,從早上起來一直工作到晚上十點,甚至是十一點,回去洗了個澡,立刻躺下就睡覺,第二天繼續重復著同樣生活的工作?” 余露對甦醒描繪的情景還不太理解,但是本能的感到一些害怕。 甦醒說的這些,他經歷過,深刻的理解到這種痛苦,這種無奈︰“一個月就休息三四天,你的生活,你的全部,就只是在流水線上重復著單調的工作,沒有自己的人生,不能夠去旅行,不能夠去游玩,不能夠選擇自己的興趣,甚至于說,等以後有了孩子,連陪著孩子,陪著丈夫的自由時間都沒有多少。” “但是上了大學就不同了,有了學歷之後,你可選擇的余地就多了,你可以去辦公室,在辦公室里吹著空調,坐在舒適的軟椅上,對著電腦,輕輕松松,一天工作八個小時,而且是在城市里,沒有與社會脫節,有自己的時間能夠陪著家人,能夠去旅行,能夠享受人生。” “這樣的人生才能夠稱之為人生,你應該朝著這樣的人生奮斗,而不應該是在流水線上生活,不要听你爸的,听我的,你不會後悔的,而且當你的學歷提升起來之後,你遇到的人的層次也會跟著提升,對人生會有一個更清楚的認識。” 甦醒一直覺得,人對生命的認知,與知識成正比。 人活著,不該糊涂的度過一生,至少要明白自己該做什麼,想要什麼。 余露懵懵懂懂的走了,甦醒看著她的背影,嘆了一口氣,他跟余露說到這些,是他前一世經歷過的生活。 他又想起了那些無奈的日子。 仿佛就眼前。 一個普通的二本院校也就只是比沒有上過大學強上那麼一點點而已,面對生活仍舊有許多無奈,甦醒很後悔高中那會兒沒有認真學習,產生了錯誤的人生觀,導致後面大學也是混文憑度過,導致後面可選擇的余地變少了,想要獲得的理想中的生活難度變得更大了。 有了教訓,有了經歷,甦醒對學習,對學歷才會這麼看重,跟余露說的這些全都是前一世甦醒獨自在陽台上抽煙時,腦中反復思考的問題。 有些錯誤沒有改正的機會,有些錯誤在犯錯之前,可以盡量避開。 房子做的是磚混結構,平房推倒,舊磚和預制板挪開之後,就準備挖地基。 “東邊的地基得往外再擴二十公分,才能合適。”甦昌隆跟甦醒說,“邊上的這個水溝,要佔一些位置。” “佔就佔吧,水能流過去就行了。”甦醒說。 “你這說的是什麼話,水溝又不是你一家的,怎麼能說佔就佔了?”甦醒隔壁的鄰居,甦發前這天一直在邊上蹲著,似乎就防著這件事,“水溝不能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