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重生我的1999 > 第90章 飯後喝水

第90章 飯後喝水

    回去的時候,甦醒帶了幾瓶飲料。 “你這樣天天去跑步,每天鍛煉,又喝碳酸飲料,鍛煉能夠起到作用嗎?”胡娟接過甦醒手里的可樂,“我听說喝碳酸飲料容易發胖,你這樣辛苦鍛煉就不起作用了。” “我又不指望成為健美先生,只要能夠保證精力充沛,鍛煉就起到了作用了。如果因為鍛煉要控制飲食,連最基本的飲料都喝不了,時時刻刻的提醒著自己什麼能吃,什麼不能吃,那生活還是生活嗎?”冰鎮的可樂的確比其它的飲料喝起來舒服一些,大熱天的,很暢快,甦醒又喝了一口。 至于說不健康,其實沒必要矯枉過正了,一天喝一兩瓶,沒有多大的關系,跑步只是為了讓自己精力充沛,不是為了成為健美先生,沒必要做到運動員那麼嚴格。 甦醒到現在還記得,小學課本里面有一篇文章介紹過,說是飯後不能夠喝過多的水,否則容易引起胃脹,甚至發生生命危險。 很長一段時間,甦醒將這篇文章當做聖旨,吃了飯,哪怕再渴也堅決不喝水,後來時間長了,嘗試著喝了一小口水,沒事,再後來,又多喝了兩口水,直至喝了半瓢,都沒什麼大問題。 甦醒差點要將寫那個文章的人找出來罵一頓。 娘希匹的,沒有這麼糊弄人的。 中國人做文字,說話都喜歡留一定的余地,給自己留條退路,你要說這篇文章說的不對,與寫這篇文章的人懟幾句,其實你是懟不贏的,因為文章里的過多並沒有固定的量,沒說是一百毫升,兩百毫升,五百毫升,還是一千毫升。 解釋權在他那,你喝半瓢,喝一瓢,哪怕喝一桶,你跟他去懟,他也能夠說這不是過多。 那麼,什麼時候才是過多呢? 喝的胃脹難受,要進醫院的時候,哎,這個時候才是過多。 看,多準確,說飯後喝水過多就會進醫院吧。 就連做飯的時候,中國的食譜也比較有意思,放鹽放糖,從來都不說放多少,而是說適量,少許,做出來了之後,放多了放少了,食譜都沒有錯,因為說的是適量。 挺有意思的。 也挺惡心的。 往好的方面說,是圓滑,靈活應變。 往壞的方面講,是奸滑,坑人無形。 喝多了碳酸飲料容易發胖,到,什麼才是多?沒有一個具體的解釋和說明。人家老外,天天吃快餐,拿快餐當作正餐,有的人吃了幾十年,一直到七八十歲還在吃,結果就是身體稍微發胖了一些,並沒有多大的毛病。 有些事,就是太過矯枉過正了。 重要的是食材的質量,而不是食材的類別。 牛奶有營養,可如果里面加了些東西,同樣也能要人命。 快餐再沒營養,可質量過硬,天天吃,活到七八十歲沒問題。 “胡姐,過幾天店里可能要裝修一下,到時候飯菜的量少做一些,早點賣完了之後好讓工人裝修。”甦醒跟胡娟說。 “裝修店子干什麼?”胡娟問道,“店子挺好的,有桌子,有椅子,沒必要花冤枉錢重新裝修,外面好多賣快餐的就只有一個推車,做了菜之後推到學校門口賣,桌椅都沒有,學生照樣的光顧。” “我裝修不是因為快餐的原因,是打算將店子一分為二。”甦醒說。 “一分為二?你的意思是說準備將這個快餐店改成兩個店子?”胡娟打了一個嗝,有些不好意思的捂住嘴。 “沒錯,的確有這樣的打算,原本想要租孫福的蛋糕店,可是現在被王大海拿過去了,就只能退一步,將手上的這家店子一分為二。”甦醒點頭,再去找店子,不好找,位置差了,甦醒不願意,時間長了,也等不起。 “那你打算做什麼?你現在這個店子也不算寬敞,不可能大改,只能稍微改一下,也做不了什麼吧?”胡娟敞開了可樂的瓶蓋,讓里面的氣冒出來,怕等會兒喝的時候又打嗝。 “喝可樂喝的就是里面的氣,沒了氣就是糖水味,還好喝嗎?”甦醒說。 “容易打嗝。”胡娟這麼說,還是听了甦醒的話,將瓶蓋又扭上了。 “我打算在學校外面開一個珍珠奶茶店,之前想要租王大海的蛋糕店就是打算做這個,現在王大海的店子租不了了,就只能將快餐店改一改,也佔不了多大的位置,劃出門口的一半位置用來做奶茶店就可以了。”甦醒說。 “奶茶店能行嗎?學校外面一家奶茶店都沒有,哪怕整個市里,也沒有幾家奶茶店,奶茶的價格那麼高,能有人買嗎?”胡娟有些擔心。 “我在萬聯邊上有個奶茶店,胡姐你也知道,生意很好。奶茶的價格早就下來了,現在三四塊錢就能夠買一杯,學生一個星期喝一兩杯還是沒有問題的。”甦醒笑著說,“而且要不了多久,鄂市的奶茶店肯定會越來越多,到時候學校外面肯定也不只有一家奶茶店,早點開,才能佔得先機。” 跟胡娟又聊了幾句,甦醒這才上樓。 童望君剛洗完澡出來,看到甦醒︰“我洗好了,你可以進去洗了。” 甦醒點頭,回屋里換了涼拖鞋,花十分鐘沖了個涼水澡,渾身立刻清涼了許多。 蚊香點上,門開著,風扇呼呼的轉悠,甦醒看了會書,十一點半左右就睡了。 精氣保留著,沒有泄過,又鍛煉,雖然只睡了七個小時不到,早上起來的時候,甦醒精神很好。 不困,不乏,渾身充滿了勁。 哪像後世,網絡發達,各種小論文,小電影讓人目不暇接,忍不住的就要消耗衛生紙,營養快線也成件的往家里拿。 身體消耗太大。 早自習的時候,駱衛軍抱著一沓試卷進了教室。 讀書的聲音一下小了下來,全班所有人的目光落在了駱衛軍的身上。 “考試的成績已經出來了,我先將英語試卷發下去。”駱衛軍將試卷展開,放在講台上。 念一個人的名字,被念到的這個同學就上去拿試卷。 “你緊張不緊張?”駱亞婕問甦醒,“已經念了二十多個人了,他是按照成績來發的試卷,最開始念的是成績最差的,越是往後面成績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