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重生我的1999 > 第199章 這是我的權力

第199章 這是我的權力

    “我認識一個記者,我昨天晚上回去的時候給她打了一個電話,讓她今天過來給我們做一個專題報道。”甦醒說,“等會兒你們就到寢室去,就像你們前兩天做的一樣,勸那些吃快餐的人到學校食堂吃飯。我會讓這個記者拍一些照片,做一些正面的宣傳報道,總不能讓大家只看到壞的一面,也要看到有人在為一次性餐盒的問題努力。”

    “我們能上報紙?”王波驚叫了一聲。

    “沒錯,能上報紙。”甦醒點頭。

    “怎麼不早說,你要早說能夠上報紙,我就換一身衣服了,我連頭都沒洗。”王波用手撩了一下頭發,“我的頭發亂沒亂?”

    “你是上報紙,又不是作為模特上報紙。”甦醒笑了下,“放淡定一些。”

    “怎麼能夠淡定,長這麼大,我還是頭一次上報紙,上一次高智上了報紙,我就羨慕的不要不要的。”王波說,“等上了報紙,我一定要將報紙保存一份,留下來。”

    劉婷,駱亞婕幾個人沒有像王波這麼激動,但是臉上的神色也都比較緊張,包括之前說話做事都比較穩重的李萬輝,眼中同樣的都充滿了期待。

    這會兒獎狀還都是帶著特殊的榮耀性質,而不是只有幾毛錢的價值,紅領巾也不是小學生的代名詞,同樣的代表著榮譽。

    能夠領到一張獎狀,能夠得到老師的幾句表揚,都能使讓學生興奮許久,更何況是上報紙這樣的大事。哪怕是市台的報紙沒有多少發行量,沒有多少受眾,但是也架不住它在學生心中的分量。

    “高智上報紙那是作為反面教材上去的,我們上報紙是作為正能量上去。”甦醒說,“情況不一樣,不要混為一談。”

    “沒錯,沒錯,他是作為反面教材上了報紙,我們這次是作為榜樣上報。”王波整理了一下衣服,“你說的那個記者,還有多久過來?要不我先回寢室換套衣服,這個衣服太破了,我怕上了報紙之後給學校丟人。”

    “我覺得王波說的也有一定的道理,我們是作為……作為你說的正能量上報,還是穿統一的服裝會比較好。”李萬輝體會了甦醒的新詞,“要不我們回寢室,將校服換上,這樣會更加的震撼一些,會更加的有代表性一些。”

    甦醒琢磨了一下,李萬輝的這個建議的確很好︰“行,那你們快點回去,十分鐘之內換好衣服,馬上回來。”

    劉婷等人都往寢室跑去,準備換校服,甦醒留了下來。

    這會兒已經陸陸續續的有學生從外面拿了盒飯,回寢室吃。

    “高智。”甦醒看到了高智,走了過去,主動打招呼,“你是11班的,劉洋也是你們班上的。他前兩天應該有去你們寢室跟你們說過,讓你們配合一下,這兩周不要到外面去吃快餐吧?”

    劉洋是11班的學生,周五聚餐的時候甦醒有見過。

    “劉洋跟我說過,說你周五的時候請了一幫學生聚餐,每個班都去了一個學生,好像是說讓他們勸大家不要用一次性的餐盒。”高智提著快餐盒,看著甦醒,“你搞這個活動,有什麼意義?”

    “響應學校的號召,響應市里的號召,響應國家的號召,正能量,你說有沒有意義?”甦醒說,“上次是市台來了記者,拍了一些照片,你還上報紙了,你怎麼現在還到外面去用快餐?”

    “別提那個事,那都是你的陰謀。學校沒有強制的規定不許我們吃快餐,那麼我就有權利去吃快餐,誰都管不著。”高智說,“你不要在這里給自己戴高帽子,說得那麼冠冕堂皇,響應學校的號召,響應市的號召,響應國家的號召,你有那麼高的覺悟嗎?你無非就是想要利用這個拿到階梯自習室的鑰匙,你以為我不知道?”

    “劉洋都跟你說了?”甦醒說。

    “說了,他都說了,而且我明確的跟他說了,不可能,我不會同意不吃快餐,這是我的權利。”高智說,“沒有任何商量的余地,不管是誰來勸說都沒有用,我最討厭你們這樣打著道德的旗幟做一些惡心的事情的人了。”

    “我也不想這麼做,但是不這麼做,階梯自習室的鑰匙就拿不到手上來,同學們要自習,總不可能說讓他們到外面去自習吧,外面蚊子多,光線又不怎麼好,寢室里又比較鬧騰。”甦醒勸了一下,“听我的話,這兩三個星期不要用一次性的餐盒,你真想要吃外面的快餐,可以自己買一個飯盒到外面打快餐,其實也沒有多大的影響。”

    高智有些話,甦醒並沒有反對。

    打著道德的旗子在做惡心的事情,甦醒的確在這麼做,雖然不全然是。

    規則就是這個樣子,不樹立一面道德的旗幟,很多事情都沒法做。

    無論是殺豬割韭菜,還是做些旁的事情,總要有一個旗幟。古代造反,總得要找個理由,不敢說皇帝的不是,只能說是清君側或者是旁的一些借口,師出有名。

    “不可能,我在這里就跟你說明白了,不管是誰來勸我都沒有用,只要學校沒有下死規定,那麼我就會繼續吃快餐,繼續用一次性的餐盒,哪怕是市長來了,都沒什麼用。”高智似乎陷入了偏執之中,有點憤青,“既然外面有賣一次性盒飯的,為什麼就不允許我買?”

    “你這麼做,容易將自己搭進去。”甦醒說,“不要憤青,這事如果成了,學生會就有建立的可能,學生會是對我們學生有好處的事情,你也可以從中受益,沒必要用這樣的方式來反對。”

    “你上次坑了我,這次想讓我配合,怎麼可能?再說,我配合你,是在跟我們班主任在做對,你覺得我是會站在班主任那一邊,還是站在你這一邊?”高智也不全然是憤青,還有自己的立場,“全校這麼多學生,你們20多個人想讓大家不去吃一次性的快餐,怎麼可能?省省吧。”

    高智走了,過了一會兒,楊文迪到了,幾乎差不多同個時間點,李萬輝,駱亞婕,劉婷幾人也換好了校服,到了男生宿舍樓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