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重生我的1999 > 第229章 這麼快就裝修上了

第229章 這麼快就裝修上了

    “是因為在學校起得這麼早,習慣了?”甦醒說。

    初中的生活很艱苦,四五點鐘的時候就得起來,洗漱過後去上早自習,晚上九十點鐘才能夠下晚自習。

    好一些的初中條件可能會寬松一些,但是在農村,普遍都是這個樣子。

    教育的事情真的很難讓所有人滿意,學生學習辛苦,課業繁重,有人就喊著要給學生減負,要減輕學生的壓力,不能夠讓作業壓垮了他們。

    當真的這麼做的時候,又有人會跳了出來,說是這樣做會拉大窮人和富人的差距,讓窮人家的孩子競爭力變差,減負了之後學生的成績會變差,會拉大與富人孩子之間的距離。

    一開始喊減負的人可能有這批人,後面真的減負了,喊著減負了之後會拉大窮人和富人差距的,可能還有這批人。

    這類人純粹的杠精而已,不理他吧,他在那里叫喚的厲害,煽風點火,理會他吧,他更來勁了,還拿出所謂事實和證據來駁斥你。

    可你問他應該具體怎麼做的時候,到底該減負,還是不該減負,他給不出方案。

    這類人只是藥丸黨的前身,不管國家做什麼事情,他都能夠提出反對意見,按著他的路子走,國家藥丸,按照他的路子走,國家還藥丸。

    這些人往往都是只有屁股,沒有是非,不顧現實的空談理想主義。

    “嗯,習慣了。在學校里,我早上四點半鐘就起來了,下樓之後到水井打水,洗漱了然後到教室去。”余露點頭。

    “段店中學周六的下午就得到學校去,好不容易能夠休息一個晚上,睡個懶覺,在學校里面休息不好,回來了多休息一會兒不好嗎?”甦醒說。

    “我已經睡得很好了,你家里的床比我家里的床要大,還要暖和,被子蓋在身上之後一點都不冷。”余露洗好了菜葉子,又跑到灶台邊往里面添加柴火,“在家里睡覺的時候總感覺床底下會透風,被子也薄,稍微動一下風就進來了,特別是過年那會兒,天氣冷的厲害,才睡一會兒就會醒。”

    “等你上了高中,上了大學,出了社會,這樣的情況就不會發生了,想要睡的舒服,吃的好,就得努力的學習,努力的往上走。”甦醒說,“你看我家里的這種情況,很好吧?但是實際上在幾個月之前條件也很差,大熱天睡覺的時候跑到樓上去,被蚊子咬,也還熱,冬天和你家里的情況也差不多。”

    “做了生意之後賺了一些錢,重新起了房子之後情況才好了一些,購買新的被子,床也結實,比較寬大,底下能夠墊上厚厚的棉絮。”

    “但是你也沒有上大學呀,就做到了這些,為什麼一定要等上了大學之後才能賺錢?”余露有些不明白。

    “我是特例,不能夠拿出來作為依據。”甦醒說,“你可以看看周圍的人,那些沒有上學的,是不是大多數都在農村過的很不好?但是那些上了學的,都能夠去城市,能夠較為輕松的上班賺錢。還有,上大學除了能夠提升自己賺錢的能力之外,另外一個就是能夠提升自己認知事物的能力,就像是水杯一樣,讀小學讀初中就是一個小瓷碗,只能接這麼多水,但是上了大學,你接受事物的能力就是大海碗。”

    吃了早飯,在屋里歇息了一會兒,早上九點多鐘的時候,甦醒騎著自行車,帶著余露到了鎮上,甦醒是去看屋里的裝修,余露是上學。

    車停在了小區里,上了鎖之後,甦醒到了樓上,甦昌隆,熊兵,還有三個個師傅已經在裝修了。

    “你來了正好,過來看一看,有什麼地方沒有做好的,說一說,現在還能夠改,等地上的地板磚鋪了之後,再想改就難了。”甦昌隆跟甦醒說。

    甦醒進了屋,屋里地面打掃過了,沒有多少的垃圾,水管,還有電線保護管都布置好了,水電改造是第一步,下一步就是鋪地板磚。

    客廳,廚房,衛生間,餐廳,陽台,甦醒打算用地板磚,三個房間里是實木地板。

    實木地板等家里全部弄的差不多的時候才會做,地板磚在水電弄好了之後就要安裝。

    甦醒走了一圈,又提了一點要求,在幾個位置補了一下插座,再有另外一些地方要打一些小櫃子,或者只是在牆上打一個木板,用來放幾本書,哪怕在上面擺上植物點綴一下,也都挺好的。

    “現在有沒有那種設備,可以不用手工刷漆,用機器噴漆的?”甦醒想了一下,問熊兵,“好像是叫噴涂機。”

    “機器噴漆?”熊兵搖頭,“我從來沒有听說過,機器還能夠噴漆嗎?那不是噴的到處都是,能夠噴得均勻?”

    “噴得很均勻。”甦醒點頭,“像這麼大的一個房子,半天的時間就能夠噴完,而且還能夠噴2到3層,一個人就能夠做完這些活。”

    “能這麼厲害?”熊兵產生了興趣,“哪里有這種東西賣?”

    “哪里有我也不太清楚,你是做這個的,可以留點心問一問,鄂市沒有的話,就到江城去問一問。有這種東西,往後干活就快多了。”甦醒說,“裝修講究的是時間,還有質量,兩者都要保證,這樣才能夠讓人滿意,接的活才能多。”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這點,放在哪個行業都是實用的。

    “那行,有時間我到江城去問一問,鄂市我是沒有听說過這種東西的。”熊兵點頭。

    甦醒喊了一個師傅,跟著到了樓下,走了一段距離,在一個小雜貨鋪里面買了一條煙,又買一件水,放在房間里。

    “這麼快就裝修上了?”裝修的時候,屋里很多灰,房門是開著的,才拿了東西到屋里,門口有人走了進來,左右看了看,跟甦醒說,“你這請的不是專業的裝修隊伍吧?”

    過來的這個人,甦醒見過一面,之前在售樓大廳,還想要甦醒的這個房子,甦醒沒同意,記得是叫姜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