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重生我的1999 > 第231章 善意

第231章 善意

    “他請的是專業的裝修隊伍?什麼時候過來?等他屋里裝修的時候,我也去看一看,學習一下。”熊兵說。

    “我看你還是不要去學習了,你本身技術就不錯,等會兒去他那邊學習,技術說不定還變差了。”甦醒搖頭,一點不看好。

    “怎麼會?他請的是專業的裝修隊伍,裝修起來肯定更標準些。”熊兵有些疑惑,“我過去學習,怎麼還會了變差了?”

    “說是專業的裝修隊伍,但是是不是真的是專業的裝修隊伍,誰清楚?僅憑口上說的怎麼能算數。裝修圖不出,剛才還說電線直接用水泥敷進牆里,就這兩點來看,是不是專業的裝修隊伍很難說。”甦醒說,“你們還是安安心心的按照我給的裝修圖來裝修,別管其他的了。”

    在家里呆了兩天,甦醒回了學校。

    沒有先往學校去,甦醒到學校之前,先到周富貴的店里。

    “甦玉錦還要來找過你嗎?”周富貴在店里,正喝茶,甦醒坐下來之後,給自己倒了一杯,解了一下渴。

    “他沒有來找過我,但是她店里面的人來找過我,還是之前想要入股的事情,我將你之前跟我說的那些話跟她派來的這個人說了,3000萬才能夠拿40%的股份。”周富貴說,“你猜他是怎麼跟我說的?”

    “你別罵了?”甦醒笑了一下。

    “這你都能猜到。”周富貴抬頭看了一下甦醒,“你不會早就知道提了這個要求我會被罵吧?”

    “你被罵我沒有預料到,但是他們肯定會拒絕這個提意,我大概能夠猜測的到。”甦醒說,“3000萬40%的股份,他們肯定是不願意的。”

    “那個人罵我得了失心瘋,想錢想瘋了。”周富貴搖頭,“你知道他們不願意,為什麼還要出這麼高的價,因為想要用這個高價委婉的拒絕他們?”

    “委婉的拒絕是一個方面,再有一個,周記餐館值這麼多錢。”甦醒說。

    “你比我還自信,也不知道你怎麼就對我這麼有信心。我就怕拒絕了甦玉錦之後,麻煩會找上來。”周富貴嘆了一口氣,“說實話,40%的股份我也舍不得給出去,怪味鴨是我試驗了無數次才摸索出來的,就像我的孩子一樣,有了感情。甦玉錦給人的感覺又太過咄咄逼人,真要給出來40%的股份出去,說不定往後她還會逼迫著我給出更多的股份,到那個時候怪味鴨還是不是我的,都兩說了。”

    周富貴這會兒還將怪味鴨當成自己的孩子一樣,舍不得讓人參股,當初甦醒想要摻和進來的時候,周富貴還猶豫了好一陣子。

    甦醒佔的股份不多,周富貴尚且如此,甦玉錦要從他的佔了四層的股份,估摸著就像是從他孩子身上挖了一塊肉一樣,讓他心痛的緊。

    甦玉錦開口就是300萬佔40%的股份,周富貴肯定不願意。

    但是人的觀念會發生轉變,再過些年,周富貴的會想著法子的融資,只有融資了,資金才能夠膨脹起來,才能夠更好的搶佔,市場份額,拓寬市場渠道。

    到了後面,周富貴夫婦兩個人的持股比例其實也降低到差不多六七成左右,將近四成的股份都換了出去。

    “我心里現在還有一些忐忑,就怕拒絕了甦玉錦,她會搞出什麼貓膩來針對我。”周富貴心里七上八下,“這個女人絕對不好這麼糊弄。”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淡定一些,難不成她還能夠叫一批人沖到你店子里打砸?”甦醒說,“她真要那麼做,事情反而簡單了。”

    “怎麼就簡單了?她真要找人過來打砸,難道還是好事?”周富貴有點不明白,“她是有這個能耐的,也不是做不了這個事情。”

    “腦袋簡單的人使用粗暴的手段來干擾別人,的確能夠取到立竿見影的效果,但是那也只是對付沒有後台的人,這個法子,也只有最蠢的人才會去做。”甦醒說,“甦玉錦不敢這麼胡作非為的,一個女人能夠從公家手里拿到,酒店,做到這個程度,不會只是四肢發達,沒有腦子。”

    女人和男人天生就不同,身體結構不一樣,思維方式不同,這一點從女作家還有男作家寫的書里面就能夠看出來,男作家寫的書多是熱血,即便有陰謀詭計,但是彎彎腸子也不會繞的很厲害,但是女作家就不一樣了,特別是宮斗劇,婆媳劇,真的是山路十八彎。

    如果真的有上帝,人也是上帝造出來的,那麼上帝其實是公平的,給了男人強壯的身體,同時也賜予了女人精于陰謀詭計的天賦。

    在周富貴這里坐了一會兒,甦醒回了住的地方,到了樓上之後,敲了一下童望君的門,里面有回音,才推開門走了進去。

    “這兩天你沒有回去,在學校里面干了什麼?”甦醒將手里提著的東西放在桌上,“給你帶了點鴨脖,還有些鴨架。”

    “看看書,四處走一走。”童望君放下手里的書,到外面洗了一下手,回來之後拿了一個鴨脖子,慢慢的啃著。

    “學生會的事情謝謝你了。”甦醒說。

    童望君抬頭看了一下甦醒。

    “我回去之後,給你爸打了一個電話,他跟我說了這個事。如果不是你給你爸說了學生會的事情,恐怕學生會成立起來沒有這麼容易。”甦醒說,“這個事情之前你怎麼也不跟我提一句?”

    “這個有什麼好說的,我也只是回去的時候在他面前提了一句而已。”童望君吃了兩個鴨脖子,辣的直呼氣,但是沒有喝水,緩了一下之後,又拿起下一個鴨脖。

    “幸虧是我給你爸打了一個電話,他跟我說了這個事情,要是他沒說,或者是我沒有打這個電話,你做的這些不都白做了嗎?”甦醒說,“對人的好,得讓人家知道才行。”

    童望君翻了一個白眼︰“你真市儈,你就沒有听說過做好事不留名這句話?”

    “不將對別人的好說出來,別人還以為你在針對他。”甦醒說,“做好事,還是留名的好,可以不好實質的報酬,但得讓人感受到你的善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