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重生我的1999 > 第232章 大聲喊出來

第232章 大聲喊出來

    “你這些都是什麼歪理?”童望君嗤之以鼻,“如果做好事是為了留名,那還是做好事嗎?”

    “什麼叫作做好事?是能夠給對方以幫助的,這才叫好事,至于你的本心是什麼,其實沒有多大的關系。無論是為了名氣,還是為了獲得更大的利益,只要對方沒有產生威脅,給對方帶去了便利,讓對方得到實質性的好處,這就是能算是好事。”甦醒說,“如果做了好事不留名,這些正能量的東西就會不為人所知。你對他的好,你要是不說,很可能別人以為你是在害他。”

    經歷的多了,踫到的事情多了,便很能夠明白有些事情只存在于理論之上,現實生活中真要按照理論上的去做,得到的結果不一定是好結果。無論是對自身還是對旁人,或者是對社會而言,不顧實際的做事,只按照理論去做事,很可能會跑偏了。

    很簡單的一個道理,新人剛入職的時候,很多人會給新人講到了公司好好的干活,不要害怕吃虧,你努力的干活,老板肯定會知道的。

    實際上真的如此嗎?屁的。

    你努力干活的時候,老板不在,看不見,其他的員工更不可能主動的去跟老板說,老板就不知道。

    真以為公司老板看的是你努力不努力?小公司,老板和員工一起辦公,或許如此,但在大公司,不可能如此,老板看的是結果。

    你不向老板表達一下你干的活多麼辛苦,多麼累,多麼艱難,老板還以為壓在你手上的活對你而言非常的輕松,會再給一些活你。

    至于是器重,想要鍛煉你,還是覺得你手上的活太少了,鬼知道。

    如果老板某一天突然到下面來巡查,你手上的活正好干完了,休息一下,沒有注意到老板的到來,但是別的員工眼觀六路,耳听八方,早就看到了老板,立刻關掉視頻,關掉游戲,拿出文件,奮筆疾書,苦思冥想。

    在辦公室的人中就你反應遲鈍,還在那里喝的咖啡,稍作休息。

    這個時候老板看到了,或許他不說什麼,但是心里肯定會留下一個疙瘩。你卻還想著自己平常努力工作,就這麼一會兒被老板看見了在休息,沒什麼關系,而且自己喝咖啡是為了緩解,後面還要繼續工作。

    不是在休息,只是為了更好的工作,老板知道了一定會重用自己,也不用刻意的去跟老板解釋,他肯定看得到,更何況這麼多同事都在,他們肯定也能夠看得到,只要有一個同事稍微的像老板提一下,老板也能知道。

    可往往事情的發展會事與願違,到最後發現升職加薪的時候,沒有自己的份兒,那些平常吊兒郎當,什麼事情都往外推的人,反而獲得了這個機會。

    這樣的事情甦醒踫的太多了,見得多了,一開始的時候還會奇怪,會憤怒,到了後面也就漸漸的看開了,有些雞湯喝下去能夠振奮人心,但是有些雞湯不過是食利者遞過來的毒雞湯。

    不一定要毒死你,只是為了榨干你身體的每一份潛能,最後等你有所頓悟的時候,整個人生觀很可能都會被顛覆掉。

    胡娟炒了幾個菜,還有一大碗蓮藕排骨湯,土灶陶瓷煨的湯,味道很足,湯的顏色都成了褐色,甦醒喝了兩大碗才滿足。

    “附近有個店子又轉出去了。”胡娟說,“听說是要開一家快餐店,樓上樓下兩層。”

    “學校外面都已經有兩家快餐店了,還有那麼多推著板車過來賣快餐的,還有人想要做快餐生意?”甦醒說,“是不是那家原本賣服裝的店子轉出去了?”

    “就是那一家服裝店,一兩年前那家賣衣服的店子店門口就貼著店鋪要轉讓,清倉大甩賣的信息,到了現在終于算是轉讓出去了。”胡娟說,“那個位置比王大海的店子還要稍微遠一些,離著學校門口有一百多米的距離,真要開了快餐,生意應該也比不過我們吧?”

    “不好說。”甦醒搖頭,“那個地方店鋪的位置是遠一些,但是面積也要更大一些,上下有兩層,每一層的面積比我們店子都要大一些。雖說我們的店子有一定的距離優勢,但是並不是說有這麼點距離優勢就萬事大吉了。”

    這種情況就好比小區門口的雜貨店和數百米遠的超市之間的區別,平常買個煙酒到雜貨店里你就行,但是如果有了時間,或者說是要買其他的東西,肯定還是願意多走幾步路到超市逛逛。

    “對了,那個店子的老板你知不知道是什麼人?”甦醒問了一句。

    “听他們說,那個店的老板好像在鄂市開了一家大酒店,玉錦隆大酒店就是她開的,那麼大一家大酒店,整個鄂市都非常有名,她為什麼還會跑到學校外面來開一個快餐店,跟我們搶生意?”胡娟有些不理解。

    胡娟不清楚甦玉錦為什麼會到學校外面突然開一家快餐店,甦醒卻能夠了解原因,只是不知道為什麼甦玉錦不在周記餐館旁邊開一個餐館,或者說開一個鹵味店,為什麼偏偏要找到學校外面來開一家快餐店,找他的麻煩?

    “剩下的這點藕湯,明天早上下面條吃吧。”還有些藕湯沒有吃完,甦醒跟胡娟說,“明天早上就吃面條了。”

    “行,明天早上起來我給你們下面條。”胡娟點頭,“里面的這些骨頭要不要挑出來扔了?”

    “不扔,骨頭里面有骨髓,下面條的時候煮出來了,味道更香。”甦醒搖頭,“挑出來也麻煩,明天一起下了,還能夠吸一下骨頭。”

    吃過了飯,甦醒和童望君兩個人拿了幾本書,往學校里走。

    學校里面的地上有一些落葉,起了一些風,大多數學生都穿著外套,只有兩三個估摸著還沒感受到冷意,又或者說是嫌麻煩,仍舊穿著短袖,凍得直打哆嗦。

    到了自習室的時候,甦醒發現丁鋼在,而且正在和劉婷爭論。

    “這個學習方法很有用,你就讓我在這里大聲的喊出來,講這個法子傳授給大家行不行?”丁鋼跟劉婷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