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重生我的1999 > 第249章 太親近了些

第249章 太親近了些

    承包食堂的事情,甦醒本不願意說出來的,但既然聊到了這里,也就稍微的提一下。

    “你要不承包食堂,我單獨賣什麼快餐?肯定繼續跟著你干。”胡娟立刻否決了,“就算你承包了食堂,如果不願意要我,我就單獨賣快餐,如果願意要我,我也是在你名下繼續賣快餐,窗口給我管理,我還是給你打工。”

    “能多賺錢,就多賺錢,拿死工資沒前途。”甦醒不攔著人賺錢。

    “那不行,人得要有良心,我一個月幾百塊錢工資的時候,是你給我開了那麼高工資,不能忘本。”胡娟拒絕。

    胡娟語氣不像開玩笑,甦醒也沒繼續勸。

    勸多了,太假。

    “行,沒問題,那這段時間抽著空,你就去考個廚師證,另外再去醫院里面體檢一下。”甦醒說。

    “還要體檢?”胡娟有點奇怪,“現在在學校外面一直開著店子賣快餐,也沒听說要體檢,到了學校里面就得要體檢?”

    “在外面不歸學校管,要求沒有那麼嚴格,倒不是說你在外面做就不體檢,只是沒有人檢查,管理不是很嚴格,但是真要追究起來,其實是不符合的。”甦醒說,“既然承包了學校的食堂,當然得走正規化,專業化的路子,這個不僅是對自己負責,也是對學校里面的師生負責,讓自己能心安的賺錢。”

    “那行,我這幾天就去檢查一下,再考個廚師證。”胡娟听了之後,沒有多反對。

    很多事情發生了一種不好的現象,不並非代表人有對壞,而是很多時候他們根本就沒有那個意識。

    就像是電動車闖紅燈,在馬路上胡亂的穿行,大多數開電動車的沒有駕照,對于交通法規,他們可能懂得紅燈停綠燈行這個道理,但是什麼是人行道,什麼是機動車道電動車應該走人行道還是走機動車道,哪些地方可以掉頭,哪些地方不能掉頭,遇到汽車打轉向燈該怎麼做,這些東西,他們不一定有認知。

    與其一直罵電動車車主不遵守交通規則,沒有素質,還不如從源頭上抓起,賣電動車的時候也得熟悉交通法規,參加考試,這樣的話,電動車亂穿行的現象肯定會好轉。

    楊文迪給甦醒打了一個電話︰“這個周末你有沒有空,我請你吃飯。”

    “怎麼了,你這是被錄取了?”甦醒笑著問道。

    “你怎麼知道?”楊文迪有點奇怪,“我打電話給你,就一定是關于招聘的事情嗎?”

    “不一定是,但是很大的概率會是。”甦醒說,“打算什麼時候從老單位辭職去新單位報道?”

    “現在正在做交接工作,下個月月初的時候應該就會去報到了。”楊文迪說,“省台台長還挺客氣的,知道我要辦理交接,給的時間還比較寬裕。只是我到現在還有一些忐忑,感覺那麼不真實,以前在學校的時候考試也不是每次都過,招聘也會弄得灰頭土臉的,但是沒想到往省台投了簡歷之後,居然就過了。”

    “不用奇怪,如果是半年之前或許沒有這麼容易,但是現在楊文迪這三個字在整個省內也算是比較有名氣的存在了,省台只要稍微有一點意識就會錄用你。”甦醒說,“好好的準備吧,換了一個天地,正好能讓你大展拳腳。”

    “我心里還是沒有底,腦袋現在一片漿糊,在這里都已經成了老油條了,換了一個新的地方,神經繃得太緊。”楊文迪還是很忐忑,“你知不知道,前些天他們給我打電話,說我被錄用的時候,我整個人都是蒙的,好幾天都沒有睡好覺,以往十點多鐘的時候就困得不行了,但是,這幾天到晚上凌晨兩點都睡不著。”

    “腦子里一直在想著,等到了省台我應該怎麼工作,能不能做好,我稍微的查了一下省台那邊一些人得資歷。發現他們幾個都是高材生,畢業的院校不是985就是211,也就只有我畢業的學校拿不出手,和他們在一起我感覺到羞愧。”

    楊文迪的這種狀況就像是遇到一個重大到會改變自己命運考試時候的心態,甦醒很能夠理解。

    之前去應聘的時候有這樣的疑慮,現在應聘上了,疑慮還是沒消。

    “放心吧,有我站在你後面,你絕對能行,你能夠成為省台的一姐。”甦醒說,“這周六吧,這個六我們見個面,周六下午的時候我給你打個電話,我們出來吃頓飯,見面的時候再細聊。”

    “好的。”楊文迪點頭。

    掛了電話之後,楊文迪房間的門推開了,楊母走了進來︰“小迪,你在和誰打電話?”

    “就是上次跟你提過的,市高級中學高一的那個學生。”楊文迪說,“我約他這周六的下午見個面,我心里對去省台一點底都沒有,找他參謀參謀。”

    “這麼大的事情,沒見你找我和你爸參謀參謀,找他參謀能有用?”楊母說。

    “找你們參謀能有什麼用?當初我想要去省台應聘的時候,就甦醒鼓勵我,說我一定能行,你和我爸全都反對。結果怎麼樣,我真的應聘上了。”楊文迪說。

    “甦醒他還只是一個學生,經驗總歸是沒有我和你爸豐富,我和你爸至少上過班,人情世故方面都比他要懂一些,還有一些人脈關系。你跟我們聊聊,說一說,我們肯定能夠給你出一點主意。”楊母說,“我給你泡了一杯牛奶,等會兒睡覺的時候喝一點,這幾天你都沒有睡好覺,這樣可不行,身體會累壞的。”

    “我覺得這個事還是找甦醒比較好,他懂得很多。”楊文迪下了床,“我先去洗澡啦,牛奶你就放在那,等會兒我洗完了會喝。”

    楊文迪拿著換洗的衣服進了洗手間,楊母將泡好的牛奶端到餐桌上,衛生間里傳來楊文迪一遍洗澡一邊唱歌的聲音,輕輕地嘆了一口氣,對坐在餐桌邊看報紙的楊父說︰“你說小迪這孩子跟那個高中生是不是太親近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