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重生我的1999 > 第329章 也不是沒得談

第329章 也不是沒得談

    到了院門外就听到里面有大嗓門在說話︰“我外甥女中專畢業,學歷高,在大城市呆過,見識也廣,家里從小就沒讓她受過委屈,吃不得苦,也不能夠下地干活。”

    “那肯定的,只要過來了就不會讓她下地干活,老四學歷沒那麼高,但是也讀過書,身上有手藝,做著泥漿的活,每個月都有些收入,肯定不會餓著她。”駱文娟在說。

    “有手藝怎麼還這麼大歲數沒找到老婆?”還是之前說話的聲音,應該是女方的舅舅吳大柱“我听說甦昌隆有四個兄弟,上面還有一個姐姐,兄弟姐妹有點多,很難辦啊。”

    “哪家不是這麼多孩子?他幾個哥哥還有姐也不會拖累他。”駱文娟說,“老大在外省,自己成家立業,幾年才回來一次,家里的地,房子他都沒要,回來的時候也就住幾天,時常還會接濟在家里。老二家里現在也挺好,起了新房,也是成家立業了,分出去住,包括老三,都是分家出去過,他姐嫁出去了,跟著那邊過。”

    甦醒和王春蘭進了院子。

    院子里放著幾張凳子,還有一張小木桌,木桌上擺著水果,干貨,還有些糖,都是甦醒到鎮上去買的。

    駱文娟,甦烈軍,甦昌隆坐在一邊,另外還有三個人,挨著桌子比較近。

    年紀大一些的婦女應該是媒人,還有一個40多歲的中年人,該是吳大柱,再有一個年輕的女人,肯定是甦昌隆的相親對象孫琴。

    孫琴長得不算特別好看,100分的滿分,能夠打七十分,在農村,也算標志。

    “這是老二家的兒子。”甦醒進來後駱文娟介紹,“還有老二家的媳婦。”

    “喊這麼多人過來干什麼?今天我和我舅就是過來看一看,又沒說一定就同意。”孫琴有點不滿。

    甦醒多看了眼孫琴,這個性子,不知是該說直,還是刻薄?

    “人多熱鬧一些,又不是外人。”駱文娟說,“你家里那邊情況怎麼樣,兄弟姐妹幾個?”

    “這些等相親成了再問不行嗎?非得今天問,搞得像審訊一樣。”孫琴嗑著瓜子,“你們村子太窮了,而且太偏,走進來花了將近半個小時,以後要到城里去多不方便。路也難走,都是泥巴。”

    甦醒差不多可以確定了,孫琴不是直,的確是刻薄。

    “哪有那麼夸張,走半個小時?那是怎麼走的,我這麼大年紀從村口過來也要不了那麼久,你年紀輕輕的,連我都不如?”甦烈君忍不住插了句話,“沒你說的那麼夸張,再有,我們家起了這房子在村里也算可以,包括鄰近幾個村,那也都是沒問題,很不錯。三層的小洋樓,里面還裝了修,外面打了院牆。”

    “不要坐井觀天,農村的房子做得再好那又怎麼樣?比不上城里。”孫琴說,“人家城里那房子才叫好,有自來水,小區外面有商場,有公園,炒菜做飯也不是用的柴火。”

    “這個沒事,想要在城里買房,等過幾年攢了錢了就在城里買房,去城里住。”駱文娟說,“過年過節的時候回來也可以住這套房子。”

    “我听說你們家在鎮上買了套房?”吳大柱問了句。

    “沒有,就家里這套房。”甦昌隆搖頭。

    “這不對啊。”吳大柱看著媒婆,“你跟我說的時候明明說他家在鎮上買了套房,就在桃源居小區,現在他說沒有,你這不是騙人?”

    “我沒騙人,我真的听人說他們在鎮上有一套房子,還裝修完了。”媒婆孫鳳英看著甦昌隆,“難道是別人說錯了?”

    “沒說錯,鎮上的確有套房子,可那房子不是我的,是我佷子的。”甦昌隆說。

    “是你佷子的?你佷子在鎮上買個房子,你怎麼連套房都沒有?”吳大柱問,“你這不是騙人嗎?之前我還以為你在鎮上有套房子,結果沒有。”

    “那是談不成了?”甦昌隆問。

    “也不是沒得談,不過你必須保證一年之內要在城里買房。”孫琴吐掉嘴里的瓜子皮,“你在村里的這套房子必須我們兩個住。”

    “我哥他們都分家了,這套房子本來也就是我和兩個老人一起住著,結婚了也還是這個樣子,不會變。”甦昌隆說。

    “我的意思是只有我們兩個,其他人都不行。”孫琴說得斬釘截鐵。

    甦昌隆眉頭皺了起來,駱文娟拉了一下,陪著笑臉跟孫琴說︰“這個是自然,只要你嫁過來,我們兩個老人就搬出去隨便找個地方住,有手有腳的,也不會礙著你們什麼事兒,等將來你們兩人有孩子,我們再過來幫著帶也行。”

    “婚都沒結,考慮那麼遠干什麼?”孫琴還是沒什麼好臉色,“真要有孩子了,那也是我帶著,是我的孩子,憑什麼給你們帶?”

    甦烈軍掉頭進到屋里,扛了把鋤頭出來︰“我去地里轉一圈。”

    氣氛有點不好了。

    “這些都是可以商量的,兩人工作,孩子不給老人帶,給誰帶?”媒婆打圓場,“不過話說回來,帶孩子也累,老人不一定帶的過來。”

    “我的孩子我自己帶,不要別人插手。”孫琴還是那樣的語氣。

    “你們走吧。”甦昌隆擺手。

    “你這什麼意思?這都還沒談好就讓我們走?彩禮,酒席,還有婚禮這些都還沒談。”吳大柱愣了下。

    “還有什麼好談的?沒得談了。”甦昌隆說,“兩個老人這麼大歲數,讓他們搬到哪里去住?他們必須和我一起,這事沒得商量。不是孩子給誰帶的問題,是必須照顧老人。”

    “走就走,你以為我稀罕?這麼大年紀了,還是一個老光棍,以為自己多有本事,想要我嫁過來陪著你一起照顧兩個老人,你將我當什麼?”孫琴脾氣也倔,站起來往外走,“我不會給人做牛做馬。”

    吳大柱想要攔著,沒攔住,轉頭跟甦昌隆說︰“你好幾個兄弟,老人怎麼就非得要跟著你一起住,輪流照看不行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