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重生我的1999 > 第375章 听我的

第375章 听我的

    “你真會聯想。”甦醒笑著說,“你是不是對我有意見,處處針對我?”

    “幾乎次次月考第一,利用一些手段讓原本屬于學校的食堂承包出去,而且是落進你的腰包,成立學生會,促成元旦晚會的舉辦。能夠做成這麼多事情說明你實力很強,不光是學習的實力,包括社會能力也很強。”石蕊說,“我怎麼會針對你?只是你的這些行為處處透著商業氣息,成立學生會,舉辦元旦晚會,包括一次性餐盒的問題都帶著個人目的,而不單單如校長所說的那樣是為了學校,為了學生好,所以我覺得應該監督你。”

    “帶有自己的目的和為了學校好,為了學生好其實並不沖突。”甦醒說,“沒必要過于苛刻了。”

    “你說的沒錯,的確沒必要太過于苛刻,但兩者之間應該有一個比重。”石蕊點頭,“涂杉真的沒有跟你聯系?”

    “你還是不相信我。”甦醒嘆了口氣,“今年我就沒和涂杉見過面,怎麼和他有聯系?他家里的人有聯系到沒,問一問他是不是回家了,還是到哪個朋友家里去了。”

    “都聯系過了。”石蕊有些擔心,“正是因為聯系過涂杉家里,問過他可能去的朋友,都沒發現他的人,所以我才會到教室來說,包括其他老師,也都到班里去通知了。”

    “要不要發動學生去找?”甦醒問,“特別是江邊,還有其他一些危險的地方,都得要多注意注意。劉權說的話太重了,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他對涂杉說這樣的話。去年還沒放寒假的時候,張啟學從我們班上轉到劉權班里,那個時候劉權對涂杉也說了重話,將原本屬于涂杉的座位讓張啟學坐。”

    “劉權老師太過于重視學習成績了。”石蕊皺了一下眉頭,“這件事情我還是第一次听說,你讓人到江邊去找,是擔心發生什麼意外,涂杉有可能想不開?”

    “學校現在不也有這種擔心,所以才會到教室里來問我們,看我們知不知道涂杉的去向?”甦醒點頭,“高中生才十五六歲,社會經歷不多,自尊心很強,又帶著一些憤青的精神,對一些不公的現象很看不慣,但這種不公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時候他無力去改變,所能走的可能就是極端。應該安排人到江邊去找一找,包括市里其他危險的地方,都要去找。”

    “不能夠發動學生,涂杉已經不見了,再要發動學生,萬一出了別的事情,就更不好。”石蕊說,“你看著班上的學生,不要讓他們出去,我去找校長,讓校長發動老師到附近找一找。”

    石蕊正準備出去的時候,教室外面傳來驚呼聲。

    “有人要跳樓了。”

    石蕊到窗戶邊看了一下,什麼都沒有看到,立刻跑出教室。

    “這怎麼回事,是不是涂杉?”

    班上立刻變得嘈雜。

    甦醒到窗戶邊往外看去,十幾個老師的身影正在往宿舍那邊跑。

    甦醒站到講台上︰“學生會的成員現在立刻到每個班級去通知學生會的人,讓他們寢室將被褥扔下樓。”

    班上十多個人立刻跑出教室。

    “甦醒,你讓他們回寢室拿被褥干什麼,是擔心涂杉要跳樓,將被褥扔到地上做緩沖嗎?”陳文靜說。

    “的確擔心會發生這種情況。”甦醒點頭,“你們也別愣著了,都回寢室,將被褥扔下樓。”

    說完這話,甦醒立刻出了教室,往宿舍樓跑去在路上遇到劉婷,徐恆,李萬輝等人。

    陳文靜听從甦醒的話,跟著出了教室。

    還有幾個人也跟著一起出去,但多數人還在教室待著。

    “涂杉要跳樓?”劉婷問甦醒。

    “現在還不知道,不過做好準備總比沒準備要強,你們現在就組織人將被褥扔下樓。”甦醒說。

    “真要跳樓扔被褥有什麼用?應該報警。”張啟學也出了教室,听到甦醒的話。

    甦醒看了他一眼,掏出手機給120打了一個電話。

    “你跟120打電話有什麼用?應該跟警察打電話,警察有氣墊,讓他們過來。”張啟學听到甦醒打電話的內容。

    “給120打電話他們自然會報警。”幾句話的功夫而已,甦醒幾人已經到了宿舍樓下,樓頂上真的有一個人影。

    甦醒心里咯 了一下,預料到涂杉可能會走極端,真看到他走極端,心里還是有些緊張。

    “張啟學,你們幾個怎麼回事?我不是讓你們在教室里呆著嗎,跑過來干什麼?趕緊回去。”劉權看到張啟學,吼了聲。

    “甦醒也在。”張啟學指著甦醒。

    “都回去,這里的事情跟你們沒有關系,在教室里呆著。”劉權又看了眼甦醒。

    甦醒沒理他,吩咐劉婷和徐恆︰“你們到寢室去組織,將被褥扔下來,樓下也留些人,鋪好被褥。”

    劉權又吼了幾句,張啟學幾人不敢多呆,轉身回了教室。

    包括後面過來的高智,陳偉,還有一些旁的學生,在老師的呵斥中全都回了教室。

    甦醒沒有走。

    學生會其他的學生有猶豫的,甦醒沉聲道︰“別管他們的話,听我的,都回寢室,將被褥扔下來,準備救人。”

    劉權還有其他幾個老師在說話,想要讓學生室,沒人听。

    學生會里面的學生得到甦醒的指令,無視了老師的話。

    石蕊也在一旁,這一幕她看見了,心里的沖擊很大,盯著甦醒看了好一會兒。

    從小學到初中,到高中,乃至到了大學,學生听老師的似乎天經地義,哪怕有些地方老師說的沒有道理,學生心里不服氣,但是還會按照老師的要求去做。

    包括石蕊上的大學,往前面幾十年可能因為時代的原因學生不一定听從老師的話,可時代的背景過去,社會穩定後,老師的話仍舊具有很大的威信。

    從來沒有听說學生會听從另外一個學生的話,卻將老師的話置若罔聞,更何況是幾百名學生不將老師的話放在耳中,而是听甦醒的指揮。

    甦醒,他的能耐居然這麼大,超過了學校的老師?11

    ()